首页 > 高阳 > 第二十七章 从独夫到主 再中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从独夫到主 再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百二十位冥国王者啊……”

  周虞惊叹说道,“背叛祂的人竟如此之多,老实说,我很吃惊。”

  花令主叹息说道:“某种意义上而言,背叛祂和想让祂死,是两个概念。”

  “想让祂死,还不算背叛?”

  “不算。”花令主认真说道,“背叛,是对信仰的重新判断,然后得出的否定的结论,而想让祂死,却不代表否定。”

  “信仰祂,认同祂,并且希望祂去死。”周虞明白了一些,但还不够彻底,“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想成为祂,或者单纯只是想看一看,祂究竟会不会死。”

  周虞:“……我觉得都是活得太久,闲得蛋疼,没事找事。”

  花令主摇头,沉声说道:“万物的终点是神明,祂大约可以认为是神明级数的存在,那么,神明的归宿又是什么呢?

  很多人都想知道,可自己不是,也注定成不了神明,

  那么就想办法,让算得上是神明的祂去死一死,然后大家便能知道,神明的归宿究竟是什么。”

  “……”

  一百二十名冥国的王者,

  以娲皇骨为载体,登录进来。

  想要杀死祂,

  或者说,想要从此刻开始,启动杀死祂的行动。

  这个行动的第一步,就从这一次的任务世界开始,而第一步应该会分为两件事——

  首先,杀死祂从真实世界降临进来的“答案”,

  其次,杀死这个世界还未成为主的祂。

  那一百二十名王者,不需要任何指令和配合,

  登录后便立即动手,

  围杀那尊星球一般磅礴伟大的巨人。

  ……

  “那么,我想问题又回到了早先那个问题。”在周虞的识海中,他的灵魂之火起伏波动,在星光中凝为文字,“在克莱因壶中,跨越时空维度的壶嘴再回来,从壶嘴里回来的水还是原来的水吗?”

  “你觉得呢?”

  狗系统不出意料地卖弄玄虚。

  “我们还是谈得直接一点,”周虞无意与对方周旋,“杀死这个世界的周独夫,对真实世界的冥国神主会有影响吗?”

  “有。”

  “祂也会死?”

  “那不会。”

  “为什么?”

  “我回答过你。”

  “什么时候?”周虞疑问道。

  “不久之前。”

  于是,当周虞的眼中呈现一场震荡整个恒星系的大搏杀时,他开始努力回忆,然后想起来,在不久之前,他和狗系统曾有过的另一场对答——

  “……这位独夫,是冥国那位至高无上的神主吗?”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

  “就是差不多,大体上。”

  “那我换一个问法,祂是赵暖暖的爹吗?”

  “这个比较容易回答,不是。”

  “赵暖暖不是冥国的公主殿下,是那位至高无上的神主之女吗?”

  “是啊。”

  “祂,这位蓝星文明的大议长,狗独夫,算是……大体上差不多也就是那位冥国神主,而冥国神主是赵暖暖的爹,祂却不是?

  是我理解能力不足还是怎么回事?”

  “这事有点复杂,不好说太细啊……一时间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留给时间慢慢解决,所以我们还是以后再说这个事吧。

  再见。”

  “滚吧。”

  ——周虞仔细地将上一次的对答回忆数次,逐渐得出一个模糊的结论:“你的意思是,对于真实世界中的冥国神主而言——今日之祂已非往日之祂?”

  “你这样理解也可以。”狗系统的语气充满嘲弄,“更何况,就算祂没有改变,也不可能通过这种方式杀死真实的祂,否则的话,我岂不是可以弄死祂无数次?”

  周虞恍然:“有道理。”

  “但至少会对祂产生一些影响,尤其是对于此刻的祂来说。”

  “此刻的祂怎么了?”周虞抓准机会,立即发问。

  “此刻的祂啊,付出了祂应付的代价。”

  “什么代价?”

  “以后再说吧。”

  “操!”

  周虞放弃了继续追问,

  然后他看见,

  一名王者在那星球般的巨人反手一击之下,碎为齑粉。

  巨人发出悠长的声音:“我很失望。”

交流好书 关注vx公众号 【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 可领现金红包!

  粉碎的王者如烟云散去,祂登录进来的灵魂化为虚无,从此不复存在,彻底死亡。

  星球般的巨人,那位冥国神主投入此间的答案,将登录至此的王者灵魂击杀,意味着在真实世界的这名王者也随之魂飞魄散,为之消亡。

  付出性命的代价!

  暗红色的一截娲皇骨暴露出来,飞向花令主。

  这一截娲皇骨落在花令主当头,花令主脸色惨淡,颓然跪下,恭敬请罪:“花族七代令主有罪——”

  砰!

  那截娲皇骨在她头顶轻轻一击。

  花令主便张口吐血,神色黯淡一分。

  然后,那截娲皇骨一个翻滚,落在一旁的花羞公主手中。

  花羞公主短暂的迷惑后,忽地明悟过来,登时惊骇叫道:“娘……”

  花令主平静说道:“一切命定,我儿从之即可。”

  花羞公主泪如雨下,

  她心下明白了,

  当娲皇骨全部归位,当代花妖一族的令主便承受全部之罪,然后失职丧命,百二十节娲皇骨将重组归位,传入她的手中,

  她便将是下一代花妖一族之令主。

  一切命定,

  从之即可。

  第二位、第三位……一尊尊强大的冥国王者,祂们之中,有一些是继承着冥国神子之位的,甚至还有如太宇王一般的初代神子,是存活了数亿年的古老存在,

  也在此次行动中,陨落于自己信奉的主的手中。

  为了信仰,也是为了否定信仰,选择赴死。

  祂们前赴后继,

  一一陨落。

  一截截娲皇骨归来,将罪孽加于花令主之身,然后落入花羞公主手中。

  而每一尊王者在死亡之前,

  都只会对那尊星球般的巨人造成一星半点的损伤。

  看起来卑微又可笑,

  像蝼蚁抬起脚,想绊倒巨象,

  愚蠢而又令人动容。

  直到还有最后一尊王者,

  那尊仿佛来自莽荒时代,野性霸气的王者。

  祂赤裸着上身,腰间缠绕着皮毛,

  伟岸如古老雄山的体魄,那一座座如沙丘般的筋肉,以及祂手中提着的滔天巨蛇。

  是三坨王。

  祂开口说道:“主,

  你猜,

  我的真身此刻在何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