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黛玉进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黛玉此次进京与原著中跟着几个三等仆妇来荣府时不同, 一路有通天本领的贾琼陪伴。每到一地,贾琼总是能信手拈来,讲起一地的历史故事、民俗民风或者特产。

贾琼穿越前虽然对“封神”原著不熟悉, 可是她也算得是一个小学霸。黛玉本就信服于她, 听她说的有趣,便解了一半乡愁。

从码头乘车半日进了都中,贾琼掀起窗布往外看去,黛玉见街市繁华、人烟阜盛, 非别处可比拟的。

过了许久,忽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正门不开, 只东西两角门有人出入;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大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

黛玉问道:“那是外祖的长房吧?”

盼春微笑道:“不错。玥妹妹就是那府里的大姑娘, 敬大伯现在把爵位传给了珍大哥,跟我修道,如今在炼丹上有几分能耐了。”

贾敬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人最怕的就是“较真儿”, 他本就是进士的底子,对玄门道法痴迷起来,这劲头花在上面,总能学到些东西的。

黛玉暗道:不知这瑶姐姐和玥妹妹是怎生人物, 是否和英华姐姐一样好相处。外祖长房的敬大舅舅尚要跟着英华姐姐修道,英华姐姐又是大舅舅的得意掌珠,看来英华姐姐在外祖家地位非凡。

黛玉这样一想便有了主心骨,正想着就到了荣府大门外了, 和宁府一样是三间大门。

马车停了,王嬷嬷、徐嬷嬷及丫鬟们先下了车来,层层把牢四周,免得闺中千金就被市井之徒窥视了去。

贾琼先下了车,贾琏已下了马来了,贾琼见三门大门紧闭,便让贾琏去支使下人开了右间的大门。那正中央的大门自然是迎接上官所开,按当下礼节也不用为黛玉大开中门。

贾琏道:“西角门已有仆妇来迎了。”

贾琼却道:“我是荣府国嫡支真正的大姑娘,虽未在府里住着,也万没有现在让我远道回府时从角门进的。”

贾琏连忙答应去了,过不半盏荣功夫,荣府开了右间的大门。

黛玉想道:原来英华姐姐在府里也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琏二哥在她跟前效劳,侍奉得比当儿子的还尽心。

黛玉骨子里本有促狭性子,否则也无法调侃宝玉,更无法叫刘姥姥“母蝗虫”。这一路与贾琼为伴,多少更被带坏了一分。她暗自好笑,又自责不该这么想表哥。

贾琼才带着黛玉换乘小轿被几个眉清目秀的小厮抬进门去,余下丫鬟、嬷嬷都随行在后,一房跟来的下人都由一个管事的安排歇息去处。

在垂花门前停了轿,这会儿早得消息的邢夫人、贾瑶、凤姐、贾玥都已候在垂门前了。她们身上所穿衣物用料虽然不凡,但是色泽却都偏向素雅,以天青色、水色、杏色为主。

凤姐尚不知贾琏离京几个月曾做过一件对不住她的事,只双目含着水光看着贾琏。贾琏几月来被贾琼吓着了,便有欲念也不敢碰女色,这会儿见着妻子,心头却不由得一热。

“二爷……”

夫妻两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便亲热,贾琏只拉了她的手问道:“家里一切都好?”

贾琏一见她身子丰腴,道:“凤儿倒胖了些。”

贾琼正下轿来,听了他的话就往凤姐身上一看,笑道:“嫂嫂这哪里是胖了?这是有了身子,哥哥要当爹了。嫂嫂怎么不休息反而亲自迎出来呢?”

邢夫人上前来:“凤儿这胎已坐稳了,接到消息你们要回来,劝也劝不住,定要同我们一道儿。”

贾琏面上喜不自胜,握着凤姐的手,叫她的名儿,实不像是个会出轨的渣男。

贾琼这时顾不上他们夫妻,朝邢夫人福了福身:“太太,这里风大,您也不该到这儿来呀。”

这长幼有序,以她的身份,在屋门口迎接也就是了。

邢夫人笑道:“你们离家多时,外甥女又远道而来,我等不及要见见了。”邢夫人除了在荣府里脸面不足之外,她的地位倒是比原著中要稳些。

她有贾瑶傍身,东院里的事儿,贾赦总是要吩咐她来办。贾赦虽不爱她,可是他疼爱贾瑶就不可能不顾邢氏的脸面。

贾瑶、贾玥已经朝她围过来,想让她讲一路见过的风物,这时黛玉在雪雁和朱鹮的搀扶下过来了。

贾琼介绍道:“这是大太太。”

黛玉福身:“大舅母。”

邢夫人上前拉住她的手,笑着称赞黛玉钟灵毓秀。她虽然小门小户,但是几月前还进过王府,那王妃是如何夸奖女孩子的,就学了几分。

邢夫人才介绍贾瑶和贾玥:“这是你三表姐,这是你五表妹。”

黛玉一一叫了人,凤姐才舍开久别重逢的贾琏凑过来笑道:“我尽是怠慢了远客。”

黛玉已知她是谁,忙又叫了人,凤姐笑道:“这样标致的人儿,果真是咱家的亲妹子!”

凤姐知道琼瑶姐妹在贾赦心中的份量,贾琼又是一尊“真佛”,凤姐的话儿也不同了。

贾琏笑道:“咱们一家人团聚自是喜事,只不该将表妹堵在这儿说话,万一表妹吹着了风,如何是好?”

凤姐笑道:“多亏二爷提醒,实在是我疏漏了。妹妹快随我们进去见老太太吧。”

邢夫人携着黛玉走在前头,贾琏、凤姐相携随后,贾琼这会儿落在后头,贾瑶、贾玥围在她身边。

贾瑶轻声道:“姐姐一去这么久,我可想你了。下回再出远门,好歹带上我。“

贾玥笑道:“只怕还得带上我爹爹,他从玄真观回来便是问我知不知姐姐几时回来。“

贾琼关切:“玄真观这几月怎么样了?“

贾玥道:“我曾去过观里几回,天天有百姓去观里进香,还有几家王孙公子去观里求药,爹爹却不敢答应。倒是哥哥往来的人多了,有回哥哥就为朋友向爹爹求药,被爹爹轰了出去。”

贾琼暗道:这贾珍还真是一个隐患,虽不至于在外头欺男霸女,可他真是一个淫/荡无耻之徒。古代男子真是十个男子九个放荡,男权制度下,但凡有钱有势,他们就不用节制自己。妻子想要限制他们“播种”就是善妒。贾赦、贾琏也有这个毛病,现在就是被她影响才节制了一些。

贾琼这样一想,对男权时代的礼法更加厌恶。

已经到了荣庆堂,正面五间上房,皆是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雀鸟。台阶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鬟。

老太太跟前的丫鬟是满府最尊贵的下人,跟皇帝身边的近身太监似的。她们知道老太太并不喜欢贾琼,贾琏在老太太这儿也没有多尊贵,所以兄妹出远门回来时,这些丫头也没有向他们问安。

他们只朝邢夫人和黛玉迎来:“刚才老太太还念诵呢,可巧就来了!”

于是三四人争着为黛玉打帘子,一面听得人说:“林姑娘来了!”

贾琼看着黛玉、邢夫人、凤姐、贾琏都进屋去,她自个儿就在屋外顿了脚步。

贾瑶拉了拉她的袖子,一双妙目看着她:“姐姐,怎么不进屋去了?”

贾琼微笑道:“这会儿老太太顾不上我,里头也不缺人照看。待会儿我进去问个安,便带林妹妹去爹爹那儿见见。”

贾玥睨着她:“以姐姐的本事,在老太太那讨个巧儿,老太太怎么会不疼你呢?”

贾琼只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因为这话只能自己明白却不能遇人就明说。

原来贾琼想道:倘若我去老太太那讨好,她也未必像疼宝玉一样重我,也许她会把戏做足了。待她对我的本事进一步了解后,反而会以情挟制我用本事为二房谋取利益,孝道情份压着,将更加棘手,那反而不如将情份弄淡些。这也是她在人间大家族中的处世之法,可以最大减少麻烦事。

贾琼等人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就有丫鬟出来唤她们,三姐妹才进屋去。这时贾母拉着黛玉坐在身边,

王夫人、李纨坐在右手边的椅子上,邢夫人、贾琏、凤姐坐在左手边椅子上。

贾琼站在中间,贾瑶站在左边。贾玥站在右边,朝贾母福了福身:“给老太太请安。”

贾母点了点头,叫起,再朝贾琼看去,只三个多月不见,她出落得更加清丽不可方物,超逸风流,旁人难及。

贾母暗恼贾琼是个没心没肺的白眼狼,可是这会儿也不能发作。

贾母已知她们姐妹在外间已经厮认过了,只道:“二丫头这回亲自去接了你林妹妹来,总算做了一件合我心意的事儿。望你在家时能多想一想行事分寸,万不要累及妹妹们的名声。”

贾琼只淡淡道:“谢老太太教诲。”

于是,又坐下喝茶吃点,叙些贾敏如何病重,如何延医服药,如何送死发丧,免不得贾母又伤感起来。

凤姐见了,也道:“可怜妹妹这么命苦,怎么姑妈偏就这么去世了呢!”

黛玉听了也不由得红了眼眶,贾琏一见忙拉了拉凤姐:“表妹近一月才缓过来,咱们怎又多提此事?况还惹得老太太这般伤心。”

凤姐道:“我一见妹妹就喜欢,又想姑妈来。我三四岁时也曾见过姑妈,那眉眼宛然便如林妹妹这般风雅标致。我竟忘了老太太了,该打,该打。”

邢夫人、王夫人忙又劝贾母止了泪,王夫人才又看了泪红了眼睛的黛玉。

见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貌弱不胜衣,却有一段风流态度,便觉她有不足之症;因问道:“常服何药?为何不治好了?”(注1)

黛玉不及回答,眼睛倒瞧了贾琼一眼,贾琼果然笑道:“二婶,林妹妹没病。只不过妹妹跟老太太的嫡亲女儿、我的亲姑妈一样天生丽质,让人一见就觉有‘西子之美’。这弱不胜衣也是妹妹因姑妈的事伤心,才多了‘西子之愁’。二婶怕是因此联想到妹妹应有‘西子之病’。妹妹待姑妈至纯至孝,姑妈要是见了定也要心疼,如今到了老太太膝下,有老太太疼着,身子总能养回来。”

黛玉听贾琼说过,家里除了贾赦、贾敬、贾瑶、贾琏了解她的本事,如凤姐、贾玥是一知半解,老太太、二房的人均是不知。如今贾琼给她驱了身上的阴气,为她炼药调养,黛玉也不便透露别人都没有透露的事,只温柔不语。

贾母反而笑道:“这二丫头难得出说这话来。你林妹妹确实宛若当年你姑妈的样子。”

贾琼笑道:“所以我在扬州时才奇了。林妹妹果真是我们的亲妹妹,她叫黛玉,我是赤玉、妹妹是白玉、玥妹妹是珠玉,加上宝玉,我们就是‘五个玉’了。”

贾母这时倒没有想到贾琼这话就冲淡了“两个玉儿”的独特性,只笑道:“二丫头倒是会说话起来了。”

因凤姐这时还未插手荣府内的管家权,有些话不便说了,贾琏才关心起来问起刚刚进屋的丫鬟:“表妹的东西都搬进来了?随行来的一房人可按置了?”

那丫鬟道:“正要禀报太太,林姑娘的东西不少,安置在何处。”

王夫人心头不悦,只道:“老太太定是将外甥女养在膝前的,荣庆堂收不了这些人,让陪来的下人住外间下人的屋子里吧。”

黛玉忽道:“给舅母添麻烦了。但他们也只今日暂时歇一歇,到了明日就去打扫出林家在京的房子,回去看着院子。”

贾母、王夫人都面露讶异之色,贾琼朝贾琏悄悄使了一个眼色,贾琏会其意,笑道:“我们在扬州见了姑父,姑父身子已大好。我听人说姑父在四王爷巡查两淮时倒还得用,许将来还能调进京来。姑父打发一房下人来京看着房子,将来万一进京,一切也方便。”

在场的主子下人的目光果然更加不同了,原先待黛玉热情是看着老太太心疼外孙女,现在想起人家是有爹的,她爹的官位已然不小,还有可能进京来为官。

贾琏没有说他会升官,下人这样误解,也不敢再随意刻薄怠慢了黛玉。只不过贾母更想让黛玉配了宝玉。不但自己外孙女让她称心,而且林家只有黛玉一女,得林家的巨额家产,宝玉将来更加富贵。

否则,宝玉毕竟是二房次子,待她百年之后,二房只得搬出府去;二房的家产将来又大半是贾珠的,宝玉得的好处又更少了。

凤姐不管家,王夫人也没有亲婆婆似的派头来指使她管家扛事了。不一会儿,茶果已撤,贾母让两个老嬷嬷带着黛玉去瞧两个舅舅。

贾琏、贾琼起身,因道他们远道回来,也正要去拜见父亲,就顺道带着表妹一起去了。

于是大家一家大小并贾玥簇拥着黛玉一起去了,贾母瞧着他们退出,瞬间觉得这堂上有些冷清。

探春也偷偷瞧了瞧他们一家子热闹,可她一个二房庶女,有个面上慈善的嫡母在,父亲又远不及大伯一样重女儿,她想去凑热闹也不成。

小厮拉来了几辆翠幄清油车来,贾琏、凤姐自是同乘一辆。

黛玉、贾瑶、贾玥都想跟贾琼同车。黛玉尚对府里生疏,跟贾琼在一块儿才有安全感;贾瑶、贾玥则和姐姐久别重逢,便想一起亲香亲香。

邢夫人笑道:“你们自家小姐妹亲近,便挤一挤也无妨!”

姐妹几个遂先后上了车去,这时黛玉才看清,贾琼和双胞胎妹妹贾瑶的五官极像,细节不同,身材和眼神的区别就更大了。

贾琼比贾瑶要高了一些,身姿总有一种昂扬的生机勃勃,而贾瑶温柔可亲。

贾瑶发现黛玉的目光,笑道:“妹妹可是在瞧我与姐姐像不像?”

黛玉微笑道:“我在扬州时就常听英华姐姐惦念两位姐姐,心下好奇。”

“英华姐姐?”贾瑶、贾玥不解。

贾琼才一本正经地说:“我也算是仗剑江湖了一回,这大侠在外行走时无字会很尴尬的,我就自个儿取了小字‘英华’。不成想一路也没有什么人会叫,只好让林妹妹叫。”

贾瑶和贾玥都哈哈大笑,贾玥笑道:“姐姐问过大叔叔没有,瞧他同不同意。大叔叔若不同意,姐姐贸然诓骗了林姐姐叫习惯了,到时林姐姐改不过来怎么办?”

贾琼笑道:“那便让敬大伯劝爹爹同意……哎哟,妹妹,我离京前爹爹还生我的气来着,现在还恼我吗?”

贾瑶道:“你在时,爹爹怨你,你不在时,他一见我就念叨‘你姐姐不知到扬州没有?’‘你姐姐不知接了你表妹出发回来没有?’”

贾琼不由感慨,这果真是凡人亲爹,正邪两赋集于他一身,总不能只要好的,丢了坏的。

“爹爹近来忙些什么?”

贾瑶才道:“有时在自个儿屋里赏玩些古董、扇子;时不时上一趟亲王府或者去玄真观上香,同敬大伯在一块儿;有时又和珍大哥一块儿喝酒听戏。近日常与珍大哥一起,因着蓉儿在娶亲的年纪,珍大哥找他商议蓉儿的婚事。”

贾蓉的年纪虽然大,可是她们的辈份高,可直呼他的名儿。

贾琼心下才不由得一突,贾蓉比贾琏小一两岁,但是古人早娶,这时十五岁的贾蓉也到定亲的年纪了。今年定了亲,明年就可以迎娶了。

莫不是又要娶了秦可卿进门来?秦可卿到底是不是忠义亲王的私生女?

“给蓉儿相看了哪家姑娘?”

贾瑶掩嘴笑道:“我可不知,你不如问问玥儿。”

贾玥却对贾珍有几分嫌弃:“我素不问大哥的事。”

贾琼才说:“蓉儿是将来两府下一代的族长,这贾家下一代宗妇何等要事……我明日得找敬大伯商议一下。”

说话间已到了东院仪门附近,大家下了车,进入院中。过了三层仪门,黛玉心下好奇,抬眼看了看,就见正房、厢房、游廊小巧别致,不如荣府轩峻壮丽;且院中随处之树木山石皆好。

这会子东院并无艳妆丽服的姬妾丫鬟,贾赦虽还有两个俏丽丫鬟服侍起居,但因为李惠娘、贾瑚都还在玄真观未去转世,又有贾琼在,贾赦必会收敛一些。

邢夫人带着坐儿女在正室坐着,就听外面丫鬟报道:“大老爷来了!”

贾赦得到贾琼、贾琏带了黛玉回府的消息就等着了,当初再生贾琼的气,到底是他的亲生女儿,是十分神通、给他长脸的女儿,平常她虽然顽劣,可也是孝顺的。

在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贾赦径自往上首一坐,贾琏和贾琼率先过去请安。

贾赦抬头一见儿子女儿,虽只三四个月未见,两人竟然像是长大不少了。

贾琏也才十六岁的年纪,男孩这时候仍然能长高,再则他经历过大起大落,见识了轩辕清巡查时的排场,再不是一个毛小子了。贾琏的眼神气质都成熟起来,他不像从前一样俊美得有形无神,身上的膏粱脓包样儿消散不少。

贾琼则长高了许多,初有少女风姿,贾赦暗道:这样标致的人儿,夸得老爷我才生得出来。可惜了将来如何找得到配得上我女儿的男子?小殿下那儿的亲事又被她亲手毁了。

贾赦不忙跟他们说话,贾琼牵了黛玉的手,说:“爹爹,这就是表妹黛玉。”

贾赦看向一个弱不胜衣的女孩儿,暗想:还是我女儿胜过妹夫的女儿。(当爹的迷之自信)

贾赦转又想起贾敏,她小时在府里嬉闹的画面宛然就出现在眼前。

因为当年贾赦不常在府里,贾敏却自小和贾政一起读书,与贾政才更为亲近。可贾赦对那位嫡亲的漂亮亲妹子自然甚为顾念。

想到贾敏当初的花样年华,也就念起他风华正茂、意气风发、鲜衣怒马的少年时光。

追悼逝去的贾敏,也追悼他逝去的青春,只觉人生变幻无常,几十年弹指一挥间,贾赦眼眶不由湿了。

“好孩子,一路上可是累着你了。你这么小,妹妹就没了,竟跟你哥哥、姐姐一样可怜。当爹的都是粗心大意,当年我就是那样,妹夫比我更加公务繁忙也顾不上你。如今到了家里见舅如见娘,就不必伤怀想家,若有什么想吃的、玩的,就跟我说,若有缺的只管找你舅母。家里兄长姐妹嫂子也都当自己嫡亲的。”

黛玉听到“见舅如见娘”,又不禁心头一酸,泪如泉涌。

贾瑶过去轻轻拍了拍黛玉的背,扶着她回去坐下,道:“林妹妹在老太太那已哭过好一会儿,爹爹怎么又惹她哭了?”

贾赦咂咂嘴,在女儿面前,总是软上三分:“好好,我便不说了,我回书房去。你说些开心的事儿哄哄你妹妹。”

贾赦到了门边,又让贾瑶和邢夫人好生招待黛玉,命贾琼、贾琏随他去书房。

黛玉再坐一刻,便告辞,邢夫人、贾瑶、凤姐皆想留饭去,黛玉却因要再去拜见贾政婉辞。

大家亲送她到仪门前上了马车,这会儿只有林家带来的王嬷嬷、徐嬷嬷、雪雁、朱鹮及贾母派来的两个嬷嬷陪着,黛玉只觉寂寞了许多。

黛玉再去荣禧堂,不但未见着去斋戒了的贾政,王夫人还跟她说了一些意味深长的话。黛玉心比比干多一窍,便知王夫人不想让她亲近宝玉。

黛玉想着大舅舅只让她将兄长姐妹当自家的,多多亲近,自己若有什么事儿都告诉他们;更别提大舅舅还派最有本事的二姐姐和表哥亲自长途跋涉南下接她。

偏二舅母的态度就截然相反,两位舅舅家里谁待她真心谁、谁是面子情就窥其一斑了。

黛玉本就和贾琼亲厚些,她又崇敬贾琼于她家的大恩德,所以心中有了偏倚,这会子更心向往大房了。

作者有话要说:  原来的书名虽然更贴切说明本文男女主角的情况,可是受众不知道我那是啥意思,收藏也上不去。

所以改成中规中矩的《[红楼]贾赦长女》。今天要换个封面,大家可能将来又不认识马甲了,所以说明一下。

注1:本章有许多源于原著之处,不过情况都变了,各人心态也变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