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打脸僧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夫人和贾元春上了水月庵拜“假观音”, 却不知这个“水月观音像”其实是假的,是警幻仙子的神像,神像背后掩盖着她的身份和法印。

警幻知道了她们的心愿, 可是她此时根本没有办法将琼、瑶、玥三女的名字改回来。这一切都源于贾琼根本不在她的掌控之中。薄命司上的人物人设都对不上了,又怎么走向那结局呢?

灌愁海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薄命司中的《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的两页自燃, 差点引得其它书面都一起烧着了。

【子系中山狼, 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 一载赴黄梁。】这一页已经全烧成灰了。

【勘破三春景不长, 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这一将也烧得还剩一点纸屑。

警幻发现及时,连忙扑灭了火,否则这“星星之火”很快“燎原”,要将她的《金陵十二钗》正册烧毁。

警幻谋算不可谓不大,费心布局, 可是她没有料到冯氏不是生出一个女儿,而是生了两个。

那多出来的一个女儿, 却并不是她所知的下凡仙子, 她算不出她的路数。因为她不便在人间行走,只能和供奉她的庙宇有些联系。

人间善男信女都去月老庙求姻缘, 不会供奉她警幻仙子。但是她人间的弟子巧将她的开光的神像混作观音, 由此她也得到了很多香火。

警幻已寻了一条蛇妖, 赐下真武癸水旗,想让蛇妖先吃了那乱她棋局的贾盼春。

警幻觉得反正蛇妖承受了大部分因果, 自己惹上的那一点业障,将来她有更大的力量了也不会顶不住。

可是黑蛇妖失败了,对了,还有一个大变数, 就是皇长孙轩辕起。她对这位身负王气、千年功德和千年煞气的人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

贾琼的攒下的财物和妹妹的值钱东西都被那天杀的公孙白都给薅走了,这时她不知他在哪里,也就要不回东西。

她倘若用一身本事去无端偷盗抢劫人类,极不利于修仙,否则她倒不会如此在意那些宝贝了。

她一直认为自己是能拯救妹妹脱离贪婪狡诈的奶嬷嬷欺辱的女侠,结果自己比原来的迎春奶嬷嬷拿走更多。贾琼脸上委实是挂不住的,只能暂时瞒着。

贾玥过来同住的日子,贾琼每天晚上和上午练一练功夫,画一画符,下午小憩后就陪陪妹妹们读书、写字、画画、弹琴。

这日下午,贾敬却上门来上她,贾琼只得舍下妹妹们,在花厅招待他吃茶。贾敬诚心请教炼丹修道之术。

贾琼喝了一口茶,说:“丹术流传于人间,其实多学其表不知其里,所以每每有道士自己中丹毒而死。人家的炼丹炉虽然用火,但不是用火瞎烧,有时是为了调整丹药中的阴阳二气。除了火之外更重要的是,往丹里引入必要的灵气,或者糅和多种药材的药性。你用一些凡人常用的药材,只知用炉子瞎烧,肯定是不成功的。”

贾敬笑道:“既然琼儿对此道所知甚多,就指点伯父一二。”

贾琼将茶杯放下,叹道:“仙道看的是缘分,哪那么容易求得?姜子牙乃天命之人,是元始老(贼)……元始天尊的弟子,法力不错,可只得人间富贵,无缘仙道。你若无缘,你懂得内丹术和炼丹术,你也修不成仙的。”

姜子牙通览道藏,法术水平也不低,手握打神鞭,风头一时无两。可是他最终也只得人间富贵,当上齐侯,无缘仙道。

贾敬叹道:“我既然还未探其门径,又怎知无缘呢?琼儿有真本事指点我一二,我还是不成,那是真无缘。”

贾琼沉默,盘算了一会儿,说:“你不试试也不会死心,你不愿掺和朝廷的事,专注修身养性练气,延年益寿倒也是好事。倘若无缘,你莫要疯魔强求。”

贾敬大喜,便想邀请贾琼上玄真观教他炼丹,传授道术。

贾琼还收着蛇妖骨、皮、筋,肉也还剩下一些,正欲将蛇骨制成好的膏药,也炼一些丹药。贾敬能提供场所、工具和一些药材,给她省了好一笔钱。

贾琼提了一些需要的东西,贾敬一一记下。不一会儿,一身官袍的贾赦回来了,七月初的天正热,贾赦出一身热汗,花厅中冰镇着西瓜,拿起就吃。

那是贾琼的西瓜,她当回凡人,如今没有结丹,身子也未长成,不但不辟谷,反而十分贪嘴。

贾琼觉得在这个灵力这样稀的世界修仙,八/九岁就辟谷,营养不良,只怕会成为“天山童姥”。

前世的琼霄娘娘本是祥云,一化形就是一个成年人身体的女仙,不用考虑身高发育问题。

贾赦一早就跟百官去奉旨巡边宣抚的长孙殿下及属官离京,朝廷仪式感极重,但是他这种打酱油的官员就可苦了。

凌晨进宫后就一直没吃东西、没有喝水,还骑马送皇长孙及扈从军出了城,看着他带了四千京营骑兵北巡。焦大和赵三两个老仆身子骨还硬朗,跟着他去了。

贾赦吃完两块西瓜舒了一口气,才用帕子擦了擦嘴,看着一身道袍的贾敬,说:“敬大哥倒是逍遥,不用跟我一样折腾。”

贾敬现在身上无实职,连爵位都传给贾珍了,除非朝廷再起用他,他当然不用参加那些。

贾敬道:“如此事也办了,忠义亲王暂时没有什么事了,我想请侄女上玄真观去。”

“这怎么成?玄真观中又没有女子,多不方便?”

贾敬却道:“让她带着丫鬟婆子一起住着,我绝不让道童打扰。“

贾赦沉默了一会儿,说:“敬大哥,殿下正值用人之际,你就不要修道了。”

贾琼眼皮子一跳,又听贾敬道:“赦弟,我知劝不动你,可你也不要劝我了。我跟着琼丫头修道,不但可以了我夙愿,也可以为贾家留条后路。皇家的事儿,胜算再大,可是走错一步就万劫不覆。”

贾琼原来答应去玄真观炼丹,仅仅是想把蛇骨用起来,现在考虑了一下,自己无法说清楚皇家的事就劝不了贾赦,这恐怕也是天数使然。

真不如带上贾敬好好修道,将来有些事还可让贾敬出面,她可以暂时躲在背后。贾赦要是被天数坑了,将来她和贾敬到底能保住她今生的亲人。

“爹爹,从龙之事素有风险,总要留条后路。”倘若贾赦这选择是天数,她妄言干扰,只会换一个更惨的结果。在她所知的原著前八十回,至少别的王爷上位后相当长时间里,贾家还没有倒下的。

贾赦知道贾琼早慧,也不避她,说:“难不成你想让你敬大伯帮着三王爷和五王爷吗?可他们会相信你敬大伯吗?”

贾赦以为他们说的后路是要背后投效另外两王,贾赦是绝不认同的。

贾琼笑道:“非也,非也。魏征是建成太子旧部,李世民当皇帝,他照样当了千古名臣。爹爹没有魏征的才能,若有个万一,你怎么办呢?我和敬大伯要是有别人没有能耐,将来就算是忠义亲王的敌人坐上高位,他还是有求于你。”

贾赦听贾琼说“爹爹没有魏征的才能”,脸上有几分挂不住,可又反驳不了。

“我知你是有通阴阳的能耐,可是敬大哥不是那块料。”

贾敬反驳:“没试过怎么知道?”

贾琼盘算了一下,道:“敬大伯跟我学道,不能长生不老,但只要心诚,张天师后人那几下子是能学会的。”

贾赦沉默许久,终是同意了。他虽然看好忠义亲王,但若真有个万一,贾家被牵连获罪可就不妙了。

女儿有这个本事能保贾家,可是她一个女儿家,有些时候不便出面。人人都知贾敬修道,他又精于官场交往,这真可作为贾家的一张底牌。

……

贾敬命人收拾准备,过得五天,贾琼带着绛雪、绯月和两个粗使婆子就跟着贾敬上玄真观去了。

玄真观本是宁府建造的道观,贾敬就是观主,玄真观不大,里头有十几个小道童,原都是宁府的家生子。

贾敬让人收拾了玄真观中西边一个清静小院给贾琼居住。平时由两个大丫头和婆子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贾琼一到玄真观,就见观中供奉着三清神像。贾琼对老子和元始老贼当然没有好感,可是为了小命,她还是忍住了让人将老子和元始神像扔粪坑去的冲动。

但是贾琼跟贾敬说:“我师父青莲真人是上清圣人门下,咱们玄真观就是上清派了,敬大伯觉得呢?”

这灵宝天尊是封神之后通天教主的分/身(注1),法力远远不如通天教主本尊,但是好歹有关系。

贾敬笑道:“一切都由琼儿说了算。”

贾琼道:“那明日选了吉时,咱们全观就正式换个门庭吧,这神像位置也换一换,不是这么排的。”

贾琼在玄真观让人忙碌一通,她再刻了师尊真正身份的牌位,又将师尊的青莲法印符咒打入神像。这样她在人间开派,气运留给师尊,别便宜了爱敲人脑瓜子的元始老贼。

这日,贾琼在三清大殿上带着贾敬做了早课,给他讲了截教真经,贾敬只觉颠覆了从前建立的道家三观。真经博大精深,他感慨自己十几年修行都修到狗身上去了。

忽听观外有人悠悠唱道:“世人都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道神仙好,唯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贾敬一听,不由得一个激淋,喃喃:“是老神仙来了……”

贾琼眼中精芒一闪:“什么老神仙?”

贾敬道:“当年太子被废,我正准备修道,两位老神仙曾显身点化于我,传我丹符书册……”

贾琼冷笑一声:“原来如此!正好,我会会他们。好教你知道谁是真道,谁是假道!”

且不管贾珠是个假正经的好色之徒,但是渺渺真人点化荷妖,绝对不怀好意。贾敬对修道这么虔诚,原也是他们两个在做鬼!

贾琼将两张风符打在贾敬的腿上,又递了三张符给贾敬:“带着身上保命。你且随我出去看看。”

贾琼抓住贾敬的手腕,几下子就飞出观外,让道童见了不由提瞪大眼睛,交头接耳。

贾敬发现脚下空空,身子飘飘,也惊道:“我……我能飞了。”

贾琼道:“既然自己能飞,就自己飞吧,时效有限。”

说着,贾琼放开了他的手,贾敬吓了一跳:“啊!!!”

可是他的腿一挣扎,全身轻飘飘的,脚下生风,居然赶上了贾琼。

不过多时,贾琼和贾敬就见到一僧一道站在一棵松树下,衣衫褴褛,一个癞头、一个跛脚,正是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

贾琼不先打招呼,反而用方才他们唱《好了歌》的调子唱道:“世人都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青史留名何曾了?世人都道神仙好,唯有金银忘不了;一朝若无金银护,无衣无食命没了。世人都道神仙好,只有情爱忘不了;坚贞女子何其多,男子何曾忠贞了?世人都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倘若父母不爱儿;华夏一族都没了!”

贾琼听到《好了歌》中的【世人都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这一句时,心中颇为不屑。这时代大部分女子终身只有一个男人,可是男人何曾从一而终?

连吃软饭的男人都会用老婆的嫁妆纳妾或收妻子的丫鬟为通房,男人又不记得妻子对他的恩情了?

男人还恨自己死了之后,女人为了生活没有终身不再嫁,此为耿耿于怀才编得出那一句来。封建男子的劣根性如此丑陋!

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见到贾琼这飞身而来的本事已然吃惊,听她一唱这歌,不由得脑子有些蒙了。

茫茫大士施一佛礼:“阿咪陀佛!施主有礼!”

渺渺真人施了道礼:“度人无量天尊!贫道见过施主。”

贾琼仔细看了看他们,笑道:“我道是何高人?你们这癞头的癞头,跛脚的跛脚,应该是没有成功渡劫修成正果,还被业障反噬了吧。这不在山中好好修炼,跑出来装什么高人呢?我还以为是三清圣人亲临呢!”

贾琼现在的肉身功力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是她有两件“捡来的”法宝护身。

不能用法术对付凡人,那金簪和癸水旗自然也不能用来对付凡人,对付来寻衅的他们倒是极好。

琼霄这种封神前的神仙最擅长使用法宝了,如封神时各个仙人做了打架之外,就是比拼法宝,否则赵公明也不会上门来借金姣剪。

所以,有宝贝和没有宝贝的实力是天差地别的。

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被她一语道破,不由得更加吃惊。

茫茫大士修佛,先镇定下来,道:“施主既是修道之人,何故干扰人间之事。”

贾琼笑道:“只因人间欺世盗名的假和尚、假道士太多,我只好自个儿来振兴玄门,免得被不肖之徒毁了我玄门的名声。”

渺眇真人不禁恼怒,因为有所依仗,所以放下对她的忌惮,道:“你小小后辈,便是有几分能耐,也不要猖狂!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贾琼道:“尔等寻上门来,不就是想寻我晦气吗?你们何曾客气过?我倒想问渺渺真人,你在我贾府点化荷妖,意欲何为?我母亲、兄长原是大气运之人,又是何人敢下此毒手?”

贾琼说到这里,忽然产生怀疑,李惠娘和贾瑚都是大气运之人,被那样镇压还没有魂飞魄散,也没有变成不可挽回的厉鬼。

那么忠义亲王坏事后,贾府显然另有生机,不然就自相矛盾了。

忠义亲王虽然坏了事,难道继位的也不是三王和五王?所以能容得下贾家,贾元春还封了妃,新皇要稳定朝堂,如果贾瑚长大后极具才干,那么中兴贾家也不是没有可能。

贾琼身在贾家的局中,她的望气本事是一点用都没有,天机都被掩盖,只能这么猜测。

渺渺真人被揭露干的事儿,不由得脸色大变。

茫茫大士说:“真人不过是一片慈悲之心才点化于它。至于施主说的什么大气运之人,恕贫僧直言,令母令兄都是福薄之人,却生在钟鸣鼎食之家,因无福消受,这才早逝。”

贾琼喝道:“荒唐!他们死后被人扰乱轮回,极残忍恶毒地压制,尚能保持神智不失。除了有功德气运相护之外,没有第二个可能。你是怎么算出他们是福薄之人的?”

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哪里会信,警幻仙子早有仙谕,天上不少仙子要下凡历劫悟道。以免他们贪恋红尘,过不了修炼的瓶颈,所以要给她们制造劫难,将来警幻仙子和各位仙人都不会忘掉他们的功劳。

李惠娘和贾瑚不过是干扰众仙历劫的凡人,镇压些时候,等众仙历完劫之后,自然会放他们出来的。

渺渺真人道:“你才是妖言惑众扰乱天数,今日贫道就降了你,免得你为祸人间!”

渺渺真人提剑就上来,由于跛脚,所以他采用瞬移之术。贾琼取出贾赦给她买的宝剑,那宝剑上被她加了阴阳降魔符咒法术,和普通宝剑不同。

两人宝剑相交,渺渺真人的功力自然要高于她,但是他毕竟不是白起那种逆天战神的元神,交战经验也没有可比性。

贾琼宝剑将他的力道卸去,飞速一划,剑法快捷伶俐,削了他半截袖子。

渺渺真人大吃一惊,不想她这样小的女孩,剑法如此了得。茫茫大士忙飞身上天,从空中飞下来,一双肉掌朝她的头顶拍:“看我的大手印!”

一股强大的法力笼罩贾琼头顶,贾琼见是大法术,取出金簪,口中念诀,金簪散发着耀眼的光茫,冲向茫茫大士的“大手印”。

金簪像是刺破气球一样,那“大手印”的法力瞬间被破,金簪继续攻向茫茫大士。

茫茫大士惊叫:“不好!”他忙要收功后退,可是金簪像闪电一样迅疾,已经刺破了他的手掌。

金簪钉在茫茫大士的左掌上,顿时鲜血淋漓,渺渺真人惊道:“茫茫道友!可恶!”

贾琼冷笑道:“二位不是仙人吗?怎么又动嗔了呢?自个儿还这么有得失之心,却非得逼别人放下所有,岂不可笑?”

贾琼一边说,一边收回金簪,说:“今日贫道就替天行道,降了你们!”

贾琼忽将金簪一掷,那仙家好法宝,金光闪闪,弄得玄真观附近都祥光笼罩。

金簪就要刺死渺渺真人时,天空忽然出现一团灰红的雾气,金簪去势一滞,接着竟然朝那团灰红雾气飞去。

贾琼一见就知有人在施展收回金簪的法术,谁会这个法术谁就是将贾瑚魂魄钉在荷塘里的人。

贾琼也一边念咒要收回法宝,那金簪停顿在空中,贾琼的法力指令和对方的指令就让金簪在空中滞住,不知服从那一道好。

冒险出来亲自动手的警幻不由得震惊,她没有想到人间居然会有人知道如何使用金簪,她得到这宝贝也近千年了。

警幻念咒召唤宝贝的能力和贾琼差不多,但是她毕竟是仙身,所以念咒之余行动上比贾琼快,就驾云飞向金簪,欲拿回宝贝。

贾琼见状先与她僵持,警幻一靠近,她陡然变了法诀,金簪光茫大作,飞刺向近在直尺的警幻仙子。

警幻仙子这时本也要收回金簪,她的召唤咒和贾琼的攻击咒两重法力相加,金簪飞刺的速度和力道更强。

警幻大惊,幸好她也是得道的女仙,千钧一发之际施展一个瞬移大法,这才没有被法宝刺穿身体。

“可恶!”警幻怒斥一声。

贾琼趁她瞬移的时候就已经收回了法宝,笑道:“君赐金簪,不敢相辞,只有谢过了!”

警幻隐在灰雾之中,不现真身,但是惊于贾琼的能耐。

警幻知道在人间斗法不可长久,否则便是她也有灾殃,于是放柔了声音,说:“你小小年纪有此法力,必有来历。既是仙门同道,何以为难我呢?众仙下凡历劫,你若阻止,将来你可受得住因果?”

贾琼偏偏不是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那种见识,哪那么容易忽悠?

“倘若是正经神仙历劫,哪有像你这么藏头露尾的?你且拿出玉帝法旨,我还能抗旨不成?便是那些神仙的地位不足以让玉帝下旨,天上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你但凡请一位现身与我说情,我必不插手此事。”

警幻虽有来历,法力也不低,可是她此时正被罚在离恨天灌愁海思过千年,哪有正神会听她的话出面做这种事?

“你究竟是何人?”

“你猜呀。”

警幻见金簪在她手上,只怕还有数种杀招,这又是人间,自己再施展大法术,定然会提前引来大劫。

她现在还没完成计划,无法成功渡劫。

警幻暗道只怕是除不掉她了:“你胆敢干扰众仙历劫,将来必不得好死!咱们走着瞧!”

贾琼拿着金簪,道:“假惺惺!你能杀我早杀了!还会在这里跟我废话?”

贾琼法宝在手,天下我有。

她素手一挥,金簪上发出一道金色法力打向天空中灰红色的云雾,云雾被法力打散一半,里面一位女仙曼妙的身影若隐若现。

警幻被这一击,差点跌下云头,既忌惮她手里的法宝,又不便在这里长留,只有走为上策。

警幻散下两根红绳,系住了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拉他们上了云雾之中,化为一道虹消失在空中。

贾琼现在却没有能力追上去,凡人的肉人怎么追得上化虹的神仙呢?

贾琼看看手中的金簪,幸亏有它,不然就要丧生在这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神仙手中了。

这金簪与师尊的先天灵宝金凤簪相似,法力要次一级,不然她也不能拿到手就使得这么顺。

作者有话要说:  注1:道教三清和《封神》中的三清是有区别的,此话为作者私设,怕误导读者,特此说明。

明天更新会比较迟。

一直忘了推荐完结旧文了。

1、《[快穿]女配在线挖坑》:建议从第二个故事“战神惨侧妃”开始看,第一个把还没有历练的主角起点写得太平凡。

2、《[快穿]女主路线不对》:建议第三个故事“状元原配”看,第一个故事可能适何年纪稍大的人。

3、《[快穿]白月光不易做》:建议从第三个“楚留香”世界李红袖同人开始看,第一个故事主角太能忍,不符合喜爱爽文的读者。

4、《[快穿]书中游》:有兴趣的从“重生复仇穿越女——隔壁”看吧。前头的故事时代久远,需要大修才行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