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琼霄重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昏沉迷糊,不知世事,不知岁月,但琼霄娘娘还仅有一丝意识,她心中还未放下“我”。

这难道是一缕魂魄上了封神榜的感觉?

大约姜尚还没有完成襄助武王伐纣的大业,所以她还没有成就神道,正式成为天庭玉帝、王母的手下吧。

(死后一缕魂上封神榜受到其辖制,封神之后就成“神道”,仙道比这种神道更高级。所以封神大战时,阐截两教教主都不想让修为强的弟子上榜,只有凡人无缘仙道,成就神道也是个前途。)

阐教十二金仙修行一千五百年未斩三尸,命犯杀劫,又逢周兴商灭之天道气数,她们三霄姐妹开始时也谨守师尊让他们闭门研究《黄庭经》的命令。

琼霄知道姜子牙一派是主角,认为师父通天教主已下达如此严肃的警告,门人应当能避过此劫。

兄长赵公明来她们的道场借宝贝,大姐和她都拒绝了,没有想到小妹碧霄却偷偷借宝贝金蛟剪给赵公明。

赵公明带着宝贝去找姜子牙复仇,结果被陆压道人给咒死了。

她们与兄长素来感情深笃,赵公明惨死消息传来,三姐妹顾不得碧霄偷借宝贝的事,也顾不得师尊通天教主的警告。

三姐妹怒摆九曲黄河阵,阐教十二金仙被削顶上三花,散去千年修为,竟然引得老子、元始两位圣人师伯亲自上阵。如此不要脸地以大欺小,她们三姐妹如何是对手?

在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之前的电光石火间,她想了两件事:

一、好后悔在现代时大学读的是经济系——读经济学的去神魔世界能干啥?她也没有完整精读过《封神演义》。如果她细细品读,是不是能避开这个死劫?谁让《封神演义》不是中学必读书呢?坑死她了!

二、天道气数是个厉害的东西,神仙也是扛不住的。须知,气数之下,连仙二代圣人女娲娘娘都不敢造次直接杀了冒犯她的纣王。她一个仙三代不应该作死去挑衅天道气数。

琼霄来不及想更多的事,就被元始天尊的“三宝玉如意”击在头顶,打开天灵,香消玉殒。

……

大夏崇德三十年冬,贾代善病逝,留有遗命,要他在家丁忧守大功,不得外出。

在崇德三十一年春,皇帝下旨废太子,震惊朝野。

朝会上皇帝列数太子轩辕泽罪状:“专擅权威、行止凶戾、鸠聚党羽,窥视朕躬”,以及纵容东宫下属、太子奶公等党羽“横行乡里、巧取豪夺、卖官鬻爵,敛财无忌”,诸如此类。

太子被废,贾赦不顾孝期丁忧,出来积极奔走,为救太子而对朝中大臣好话说尽,只盼他们为太子出面,在皇帝面前分辨太子清白,让皇帝宽容一二。

此事被皇帝知道,贾赦被皇帝口谕训斥,让他回家老实守孝并且闭门思过。若非皇帝念在先故荣国公贾代善公忠体国,一生南征北伐立下赫赫功勋,只怕对贾赦的惩罚更重。

皇帝未登基时,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贾代善就慧眼识主,一直是皇帝心腹,此后又曾两次救驾有功,也因为救驾受过重伤,死前几年一直受旧伤折磨,影响寿数。

太子轩辕泽当年有四位伴读,贾赦是其中之一。轩辕泽伴读中只有贾赦是个没有读书天赋和毅力的纨绔,吃喝玩乐,无所不至。

但是太子却最为宠爱他,二人甚至常有促膝而眠之时。除了贾赦长着一张好看的脸之外,他对太子倒是一片忠心。他虽然圣贤书读得差些,胸中却甚有谋略。

因深受皇宠的三王爷、五王爷为首的人处处针对太子,朝堂两王势力大增,贾赦少不得又暗中为太子拉拢勋贵,以及当年父亲帐下旧部,当初太子一派堪堪能保住储君位置。

东宫倒台,贾赦被皇帝严厉训斥,贾府内的权力更迭也随着朝廷局势急转。

崇德三十一年——太子被废当年夏天,贾赦四岁长子贾瑚突然落水而亡。

贾赦之妻李氏(注1)在荣国公去世前就有六七个月的身孕。荣国公去逝,因为大丧太过操劳,生次子贾琏时大出血,去了半条命,养了一年也一直缠绵病榻。

李氏再因贾瑚之死刺激,伤心过度,撒手人寰。

三年内,原本天之骄子的贾赦,倒霉到了:主子落难、父亡、子夭、妻丧之悲惨命运,若他知道后世有个叫“祥林嫂”的人,一定会觉得有缘。

办完妻儿的丧事后,贾赦之母贾史氏做主,让二房太太当家,又对贾赦晓以大义,说他现在身份惹嫌,有碍荣府和族人的安危前程,且他没有了太太,诺大府邸总要有个当家的太太。

贾赦只得向现实和孝道妥协,此后府中往来皆由二房出面。

贾母又以年事以高,需人进孝侍奉之名,令二房贾政夫妻住进了荣禧堂,而贾母自己,早一年就因贾代善之逝迁居荣庆堂。

贾赦原是荣府继承人住在东院,此时倒不用麻烦了,他只要在东院当个安分守己的大老爷就可以了。

贾大老爷被打断了脊梁骨了,无所是事,好在府中还不缺米粮,他便终日把玩些金石古玩,古扇名画,享用些丫鬟美人,再不问府内外的俗事。

东院没有了主母,好在当初李氏的陪嫁大丫鬟千雪被开了脸,被抬为姨娘,下人称“冯姨娘”,贾赦让她暂管东院之庶务。

数年后,到了崇德三十七年正月二十六日,冯姨娘难产,生下二女。

可冯姨娘生产后虚弱之极,缠绵病床不到半月就撒手人寰了。

贾赦并没有多爱重冯姨娘,那毕竟不是原配妻子,只是一个妾。可人非草木,好歹多年细心照料他,给他管着院中之事,又是妻子身边的旧人,他还能听得她良言相劝。

冯姨娘一死,身边唯一一个能说说话的人都没有了,贾赦只觉自己是命犯孤星。

两个女儿的出生,再给他添一桩“丧妾”的倒霉事,他心中竟然对两个女儿生出牵怒。

贾母看他如此不成样,将孩子抱去荣庆堂养,他也没有丝毫不舍,当然他也没有理由阻止,东院现在是连个管后院的人都没有了。

双生女儿出生两个多月,贾赦也没有去看一眼,府里又是这样迎高踩低的环境,下人们更加漠视两个女婴了。

……

“你看,二姑娘睁开眼睛了1

“哎哟,可吓死我了,这一摔要是有个好歹,我们也吃不了兜着走1王嬷嬷拍了拍胸脯,她刚才摔了一跤,将怀中的二姑娘都扔了出去,摔在了地上,也没听到她哭。

“王姐姐,你也不用这么紧张,哪个孩子小时候没有摔着磕着的?”

另一个崔嬷嬷道:“李妹妹,你说的是下人家里的孩子,这能和府里姑娘比吗?”

那李嬷嬷自恃是如今当家太太身边的人,在王、崔二人面前很有优越感,心中有些不以为然,但话又不能那样说。

于是李嬷嬷和她们唠嗑:“其实呀,这二姑娘和三姑娘也是可怜,大太太早没了,姨娘也没了,大老爷哪里是会管她们的。也就是老太太让抱了来,但老太太对着大爷和大姑娘都疼不过来呢,哪管得了这许多?也就你这么真心疼爱了。”

王嬷嬷、崔嬷嬷是刚从庄子里来的,但李嬷嬷是王夫人身边的老人了。

王嬷嬷心想她知道的东西要多些。这种情况对她来说也是半喜半忧,姑娘不受重视,她当奶娘的也没有多有脸面,要是太受重视了,她这回没有照料好,就要受主子责罚了。

一时之间,她倒说不清是什么心情了。

琼霄一直在混沌中沉沉浮浮,意识不清,只有一丝执念在不断重复着自己被元始老贼打开天灵时的噩梦。

这时突然从噩梦中醒来,她还全身一个激淋,这才发现这并不是武王伐纣时的战常

她的身子隐隐作痛反而让她更加清醒。

武王伐纣结束了?所以,她被封神了?她被封了个什么神呀?

她睁着眼睛看到古色古香的屋子。

难道是分给她的庙?

这种配置,当她琼霄娘娘的庙是不是太寒酸了,此处灵气又如此稀薄,显然不是什么灵脉宝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