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把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京城接连几日的小雨下的人心中烦躁,沈姝这几日无法出门,于是每日都缠着林执教自己医术。

林执总是会耐心教她。

只是她若是学会了还好,若是学不会,他便会用之前的法子,一遍一遍的去询问她,直至沈姝哭着背出来为止。

沈姝实在是被逗弄的怕了,于是在林执每次教完自己后,都捧着书去努力的背,背的比高考的时候还努力。

此时,林执瞧她努力去背书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弯起一个弧度,随后起了身,去找长宁。

长宁刚从药田回来,身上沾了许多药叶,他将手中的草药递给林执。

林执接过,悉数检查了一番后,转过身子。

随后,长宁有些面色复杂的看向林执的背影,又垂下眸子去看自己衣服上沾的药叶。

他也精通药理,自然知道这些药都是用来做什么的……

有点烦。

偏巧在他烦的时候,长生又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出来了,抬起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长宁,你一天到晚怎么总出去啊?”

“我在为王爷办事。”

“我怎么不知道王爷竟然有那么多事,长宁,你可别骗我啊。”

长宁皱了皱眉,看着这表面嘻嘻哈哈,实际上在不停试探的小废物,并不打算和他多说话。

越是废物,废话就越多,越对别人充满了好奇。

……

林执拿了药材进了屋后,直接坐在沈姝的对面去摆弄那些药材。

他鲜少在沈姝面前摆弄这些,沈姝只知道他很厉害,却不知道厉害到了什么地方,于是忍不住上前,去坐在了林执的怀中。

林执将她搂住了,把头搁在她的肩膀上,将呼吸打在她的脖颈处,又继续垂眸专心去摆弄那些草药。

他修长的手指动作优美的穿梭在那些草药之中,随后将它们洗干净,又捣碎。

沈姝看了好一会儿,才问他,“你要做什么?”

“药。”他回答的言简意赅,手指继续去摆弄那些草药。

“什么药?”沈姝十分好奇,忍不住问他。

“很重要的药。”

沈姝抿了抿唇,试探性的问道,“该不会又是毒药吧?”

“不是。”他回答的十分肯定,又怕沈姝多想,继续开口,“是给你的。”

“给我的?什么药?”沈姝忍不住问。

林执却并不准备答,只开口,“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沈姝于是越发好奇,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制药,那些草药,她认识一些,也知道它们的药性,却并不懂它们组合在一起,能制成什么药。

她越是好奇,就越是想看,林执也让她看,顺便教她一些知识,沈姝学的认真,直到三日后,那药被治好了。

是一个漆黑的药丸,又大又圆,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沈姝还想再去探究,林执却拿了过来,细心的找了一张纸将它包好,随后去找了一块绿色的绸布来,拿了针,去绣小锦囊。

沈姝又去看他绣小锦囊,林执绣的认真,她看的也认真,他绣了半个时辰才绣好,沈姝仔细一看,上面绣了一株百合花。

林执又拿起药丸,将那药丸放入锦囊中,亲手交给了沈姝,随后嘱咐她,“以后我叫你吃你再吃,不要弄丢了。”

沈姝连忙点头,林执轻笑了一声,随后抬起头去吻了吻她的脸后抬起手来把了把她的脉搏。

这次依然没有动静,他面上却并没失落,只笑道,“阿娆这几日身体好了许多呢。”

沈姝“嗯”了一声,怕他再难过,于是开口,“阿执,你教我把脉吧,这样若是我以后有了孩子,自己便能把出来了。”

林执呆愣了一下,随后开口答,“好。”

他去握了沈姝的左手和右胳膊,将她左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三个手指放到她脉搏的位置,开口,“把脉,是把这里。”

沈姝跟着他的动作认真的去学,很快便感受到了自己脉搏所在的位置,欣喜的开口,“我感受到了!”

林执“嗯”了一声,又耐心的去教她,“喜脉,脉象往来流利,如同珠滚玉盘之状。同时还可以感觉到脉搏跳动速度较快,少阴脉的脉动加强,就像有一排气泡在血管中游过,依次经过无名指、中指和食指且不会停止。”

他说的十分晦涩,沈姝努力去思考了一下,却并不能想象到。

林执知让她现在学会很难,又开口,“怀孕初期会伴有恶心、呕吐,嗜睡、犯困、胸口胀痛等症状……”

他挨个给沈姝讲完,沈姝却并不能太理解。

林执觉得有些难办,这东西并不是从前的法子可以教会的,于是他思索片刻,将沈姝拦腰抱起,运起轻功来,带她来到了一处医馆内。

医馆中有许多人,林执拉着沈姝的手,将她带到一个大夫眼前,那大夫并未抬头,只问,“什么症状?”

“本王要一个孕妇。”林执皱了眉头开口。

那大夫刚想骂神经病,便一抬眼看到了大名鼎鼎的北安王兼毒王站在自己的面前,吓得连腿肚子都哆嗦,连忙问,“王爷要孕妇做什么?”

“研究。”林执讨厌这人的话多,却还是忍着不耐烦解释。

却未想到,他这样一解释,对方怕的更厉害了,传闻毒王最喜欢拿老弱妇孺试毒……这研究,该不会就是试毒吧?

他小心的去瞧了一眼林执,发现对方面上已露出了几分不耐烦,思索片刻后,还是觉得:我不入地狱,谁爱入谁入!

于是他连忙站起身,去为林执找了个孕妇过来,那孕妇怀孕六个月,她挺着大肚子看着眼前的毒王,害怕到瑟瑟发抖,险些直接给对方跪下磕头。

周围的人见此,也为那孕妇和自己捏了一把汗,谁知道毒王毒死这孕妇后,会不会再来毒死自己?

林执见众人如此,忍不住将眉头皱的更紧,许是在沈姝身上花的耐心太多了,他对其他人总是不耐烦,他对那孕妇开口,“把手伸出来。”

沈姝见他如此,忍不住去碰了碰他的胳膊,“人家还怀孕呢,你不要吓到人家。”

这女人!敢去训斥毒王!众人皆为她擦了一把汗,祈祷她不要尸骨无存。

却未曾想,毒王转头望她的时候却忽然换了一副温柔的眉目,尽量压着自己的不耐,对她说了一句,“好。”

那孕妇虽害怕的厉害,思考了一下忤逆林执的下场之后,也还是颤颤巍巍的将手伸了出来。

下一刻,林执抓过她的手,将沈姝的手指搭了上去,又转头问她,“感受到了吗?”

沈姝摇了摇头。

林执又耐心的去教,重新给她讲。

这一下午,医馆的人就这样硬生生的看着那高冷暴戾的毒王,垂下眸子,去一遍一遍的教身旁的女子如何把喜脉,硬生生教了一下午……

所以,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玄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