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摄政王家的撩人精,得拿命宠! > 第10章 竟然有些舍不得了

我的书架

第10章 竟然有些舍不得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到一家人快要讨论完,已经是下午了,林执看戏看累了,顺手拿起手旁已经凉了的茶,刚要喝,便看到一旁的沈姝正看着自己。

沈姝抬起手来,用两只手去握住林执拿杯子的那只手,他的手有些凉,她皱了皱眉,心中不高兴。

都这样冷了还要去喝冷茶吗?

于是,她一根一根的将林执的手指扒开。

林执起先还挣扎了一下,她又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他思索片刻,也乖乖给她扒了。

随后,她将那茶杯拿在手里,拿的离他远了些。

不给他喝了。

林执笑了,他随便收养的,竟还是一只管家猫。

沈姝又去让人给他重新烧了水,泡了热茶递给他。

林执端着沈姝新递给他的茶杯,悠然的吹了吹上面的茶沫。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杯茶,好像比之前那一杯还好喝。

不远处的沈骁一直面色阴沉的看着沈姝与林执的动作,眼中是浓浓的郁。

不过并没有多少人关注他,就在此时,一家人总算是讨论完了,此时已经快要夕阳西下,沈姝和林执也要走了。

她站起了身子开口,“爹,娘,姐姐,阿骁,我先随王爷回去了。”

景宁候张了张嘴,他是想要将女儿留在府里的,北安王口碑也并不好,他并不是很放心。

只是自己女儿也没开口,他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开口,只默默送了沈姝与林执出了去。

到分别之时,一家人全部沉默的很,将沈姝与林执一直送到门外才转头回了去。

之前在府内,沈姝怕家人担心,没敢去求林执,此时出了府上了马车,她才软软的去搂住林执的腰,坐在他腿上,“王爷。”

林执挑了挑眉。

“王爷,我想回去单独和我爹娘说几句话,求求王爷成全我好不好?”

她抬起头来盈盈的看着他,胸前的柔软也不自觉的蹭着他的胸膛。

林执垂眸看着面前撒娇的人,忽然有些不高兴。

这是她今天第几次跟他撒娇来着?

“不成。”话虽是如此说,他的手却不自觉的搂上她的细腰,“你今日这一招,用了太多了。”

啧,勾引人都不知道换着花样来的吗?

沈姝眼前一亮,那就是说,用别的招就可以了?

她思索了片刻,去抬起头来,去对上林执的眼睛。

四目相对,林执忽然觉得对方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好似有些迷离,他好整以暇的等待着对方要做什么。

下一刻,沈姝的唇碰上了他的唇。

不知为何,他忽然有些紧张,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白紧张了。

这个吻一触即分。

没有缠缠绵绵,也没有任何交织,更没有暧昧横生。

若是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个吻,那就是敷衍。

敷衍的想让他狠狠的打她的屁股。

无情的小猫,只顾自己的利益,从不想管他。

偏偏她还觉得自己付出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去紧紧拽着他的衣服,期待的问他,“王爷,可以了吗?”

林执忽然觉得索然无味,抬了眼,“去吧。”

沈姝得了命令,欢欢喜喜的下了马车回去找自己家人去了。

林执瞧着她高兴到跳起来的样子,心中更是郁闷。

小猫来找她的时候,都或是紧张到睫毛微微颤抖,或是平静的如同一滩水,还从没有过如此开心的时刻。

一股失落油然而生,他张了张嘴,很想让马车夫赶车回王府。

不粘人也不撩人的小猫,就应该先丢了,她在外面吃过了苦,才知道只有抱紧他的大腿才能活下去,然后哭着回来求他。

只是命令已经到了嘴边,却怎么也出不了声。

许久之后,他终是抬起了手,去摸了摸刚才沈姝碰过的唇。

那温温软软的触感仿佛还流连在唇上,他伸出舌舔了舔,总感觉唇上还带了些别的味道,和他以前尝过的任何味道都不一样。

竟然……

有些舍不得了。

行吧,那他就再逗逗这小猫几天,再扔。

……

沈姝飞快的跑回景宁侯府,一家人还没散,看到沈姝回来又惊又喜。

“王爷刚刚准许我回来与你们说几句话。”

景宁候听到女儿跟自己说几句话还需要别人准,心中难受,“阿娆放心,爹爹以前是太安逸了,等到爹爹在朝中恢复了地位,定然要把你从王府之中接回来!”

沈姝原名就叫沈娆,这名字用到七岁的时候,有个道士路过景宁侯府,说她长相妖娆,若是再用“娆”这个名字不太好,不如改成“姝”。

于是景宁侯府便为她改了名,不过私下里,家里人还是一直叫她“阿娆”。

这也是她和原主唯一的共同点,她也是小时候叫沈饶,改名叫沈姝,她猜测,或许她穿越到这本书,就是这个原因。

“就算爹爹朝中地位恢复了,估计也不行。”沈姝抿唇开口,“就算恢复,爹爹也不可能和太子斗,朝中唯一能和太子斗的人,只有北安王爷。”

“可是王爷他身子那样弱,我都怕他……”沈瓷担忧的开口,就算没继续说,那意思已经溢于言表。

“王爷四年内都不会死的。”沈姝十分肯定的开口。

不仅如此,在陛下驾崩之后他还会成为摄政王,成为太子的掣肘,成为朝中权势最滔天的人。

这些沈家人自然不懂,她回来只是为了让家人安心,“爹娘放心,王爷待我极好。”

沈瓷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又咽下去了。

沈姝又看向景宁候道,“除此之外,我还要单独问父亲一件事。”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成了这个家的主心,景宁候竟然随她去了,两人一起来到无人的角落,沈姝问道。

“爹爹可有什么隐藏的秘密,那种能让景宁侯府覆灭的秘密?”

“这很重要,爹爹一定要告诉我,因为太子若是要对付我们,必然会从这种事情入手,爹爹早告诉我,我们便可以早些准备。”

景宁候抿了抿唇,思索片刻之后回道,“没有。”

沈姝呼吸一窒,那原书里,景宁侯府真的就那样被太子直接扳倒了?

那太子的势力,怕是远在她想象之上。

她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转过了头准备回去,却没见,景宁候忽然皱着眉头,将目光望向沈骁。

话说完了,此时真的到了告别的时候,沈姝转头就要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声叫唤,“姐姐!”

竟是才不过十二岁的沈骁跑来拽了她的裙子,说了他今天的第一句话,“姐,你不要走好不好?”

“不要去找那北安王,那北安王不是什么好人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