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天谴(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头翁,白头翁,前方120公里,出现没有识别信号的飞行物。无线电警告,命令它在指定机场降落接受检查。如果拒不服从,随时可以开火。”

“大鸠大鸠,白头翁收到,无线电联络中。”

两架f-2战斗机组成的编队飞行在四国的上空。在全境遭遇自然灾害的时候,航空自卫队派出了战斗机编队沿着国境线巡逻,以防别国的飞机趁机进入日本领空。

果然在四国边境巡逻的编队发现了未知飞行物,长机“大鸠”命令僚机“白头翁”发出无线电警告,自己则联络基地,让地对空导弹做好准备。

“前方飞行物注意了,前方飞行物注意了!我们是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战斗机群。你已经进入日本领空,必须在我方监督下降落接受检查,如果拒绝将遭受攻击。重复一遍,如果拒绝将遭受攻击。”白头翁一边警告一边在雷达上观察那个飞行物。虽然驾驶的是僚机,可他也是资深机师,但以他的经验还是无法判定对方的身份。速度极快,很可能是超音速战斗机,看起来目标极小,可能是隐形做得很好。隐形和高速性能都那么好的战斗机,世界上应该只有美国的f-22,但驻日美军和航空自卫队共享了通信频道,美军的f-22怎么会没有识别信号?

大鸠解除了空对空导弹的安全锁。按说他们是两机编队,对方只有一架飞机,这里又是日本领空,有地基导弹在支援他们,他们占据绝对的优势。可对方飞行物给他一种幽灵般的感觉,大鸠隐隐地有些不安。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笔直地冲向他们。

“警告!警告!前方飞行物,停止你的挑衅行为!否则将发射导弹!”大鸠发出最后的警告,同时雷达锁定了对方。

依然没有收到答复,对方不仅没有作出回避动作,反而加速跨越了音障。这边f-2的飞行物也接近音速,双方以音速对冲,预计30秒后就会相撞。

再不容大鸠和白头翁犹豫,四枚麻雀导弹从机翼的挂架脱离,在夜空中拉出四道明亮的火线,围攻那个身份不明的飞行物。同理大鸠拉起而白头翁俯冲,回避的同时也准备夹击对方。

麻雀导弹虽然算不上最先进的空对空导弹,但价格也不低廉,通常情况下没有必要花费四枚导弹去攻击同一个目标。但不知为什么,大鸠觉得骨头里发寒,在现在的距离上他根本看不到对方,那个沉默的飞行物好像不是飞机,而是飞行的恶鬼之类的东西。

空对空导弹的速度远高于飞机,12秒钟之后就命中了目标,火光照亮了天空的一角。大鸠刚刚松了口气,驾驶舱中就响起了警报。

“回避!回避!距离过近!距离……”机械女声被打断了。

根本没有回避的时间,火光中射出了火红的影子,正面撞击在大鸠上。麻雀导弹不仅没有摧毁它,甚至不能阻挡它,它基本上是沿着原先的飞行轨迹,笔直地撞上了大鸠,如同火红的利刃切开了大鸠的金属蒙皮。

在大鸠爆炸之前,那个火红的影子已经掠过,白头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物理攻击!对方飞行器竟然用物理攻击摧毁了大鸠,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这种航空武器。

唯有在动画片中才会出现高达手持光束军刀砍开敌人的护甲这种扯淡的设定,现代空战基本上都是超视距攻击,我还没有看见你,但我的导弹已经打了出去。

可违背常识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的眼前,那个火红色的影子摧毁了大鸠后,做出匪夷所思的机动动作,隐没在漆黑的雨云中。

“熊谷基地!熊谷基地!大鸠被摧毁!重复一遍,大鸠被摧毁!目标从我的雷达上消失了!无法攻击!无法攻击!正在撤离战场!请求地面支持!”白头翁一边呼叫一边快速拉升。

跟大鸠一样,僚机飞行员也被某种不祥的感觉包围了,他想那东西也许根本不是战斗机,而是某种无法用常识来理解的东西,ufo一类的东西,鬼神一类的东西!白头翁上还有导弹和机炮,但他对击落那东西根本就没把握,他选择了立刻撤出作战空域。f-2的原型机是美国的f-16,高空高速性能很不错,拉升到一定高度之后它能以两倍音速飞行,比起更新一代的战斗机也差不了多少,只要不被导弹锁定,那么它是有机会脱离战场的。

“回避!回避!距离过近!距离过近!”警报声再度响起,机械女声不断重复。

白头翁简直疯了,系统显示某个飞行物距离他很近,但他透过座舱玻璃往外看去,却根本看不到对方。难道真是幽灵么?人类怎么能战胜那种东西?

他的呼吸急促,肾上腺素快速分泌,心跳得像是擂鼓。他把发动机的推力开到最大,想着赶紧穿透云层去往平流层,在那里他能达到两倍音速,把追逐他的东西甩开。

但那东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那白色的,似龙似蛇的东西从机头下方爬了上来,一边用锋利的爪子撕裂金属蒙皮,一边接近驾驶舱。那怪物竟然有着人一样的面孔,它大笑着,瞳孔中闪动着金色的火。

白头翁终于明白为何他看不到对方了,敌人依附在机腹下,无论他飞得多快都无法甩掉这东西。它不是幽灵,但它比幽灵更可怕!

白色的利爪突破座舱玻璃,洞穿了飞行员的心脏,它把飞行员的尸体拉出机舱,随手抛向大地。

失去控制的白头翁旋转着坠向地面,最终它也没能突破云层。

熊谷基地收到的最后信息是飞行员的惊叫:“龙!龙!龙!”恰似当年日本人进攻珍珠港的暗号:“虎!虎!虎!”

那白色的、伟大的生物悬浮在云层底部,以云层为掩护,偶尔白紫色的电光照亮它那身白色的鳞片,背后的双翼缓缓地扇动狂风。就像龙形死侍那样,它的双腿已经被蟒蛇般的长尾取代,那根修长有力的长尾舒缓地扭动着,带着妖冶性感的气息,让人联想起脱衣舞娘那款款扭动的腰肢。它的形象那么扭曲却又那么美艳,混合了圣洁和邪恶的元素,即使魔鬼学的导师也很难想象出这种东西来。

龙王,龙王赫尔佐格!

它欣喜若狂地感觉着体内涨潮般的力量,自己的一呼一吸之间,似乎天和地也被迫一吸一张,仅凭意识它就能在地底掀动岩浆的大潮。日本四岛的地理结构自然而然地在它脑海中成形,每一处地壳缺陷、每一条岩浆通道都那么清晰,这是随着血液传输的先代记忆,它继承了八岐大蛇的一切,力量、血统,甚至于记忆,却保留了自己的意识。

不,他继承的不是八岐大蛇,而是那神圣、伟大、古老的王!它继承的是白王的权与力。这不是白王的借尸还魂,而是它取代白王登上了世界的王座!从今天起,它就是新的白王!

它俯瞰这个即将属于它的世界,能看见元素的流动了,红色的火、蓝色的水、黑色的地和白色的天空,在天空和大地上剧烈地流动着,紊乱的元素风暴导致了风雨和海啸,改变着整个环境。

原来这就是龙族的力量,它们能直接看到世界的本质,也就能通过控制元素来控制世界。这也是炼金术的极致,用意志控制元素的无上秘法,那秘法不可学习,只随血统传递。

不登上世界的巅峰怎么会知道力量的美?不杀戮众生怎能把新王的旗帜染红?它像指挥家那样强有力地挥舞双臂,火山群自东而西喷出炽热的烟柱,烟柱中裹着赤红色的火山灰,就象是黑龙身上赤色的鳞片。

这就对了!这是全新的时代!接下来将是万龙升空的时代。群龙都将苏醒,但是匍匐在它的王座这之下。在这个没有黑龙的时代,白龙就是龙族之首。从亚细亚到欧罗巴,世界的版图上将竖起龙王赫尔佐格的白色旗帜,它会像波斯王那样乘坐黄金的大辇,被奴隶们扛在肩上穿越整个大陆,它经过的土地都属于它所有,身后被反抗者的鲜血染红。

它俯仰它狂笑,笑那些曾经试图阻挠它、反抗它的人,邦达列夫、源稚生、源稚女……这些人最终都变成了它的食物,吃了他们的价值它才能茁壮如此,最终君临天下!

它在云中狂舞,纵情地挥洒着力量,它遥遥地向着大海画出空虚的线条,黑色的潮峰就在那里形成,新一轮的海啸向着东京推进,雨云裹着它旋转,一座巍峨的云山出现在东京的上空,底部低得像是压在摩天大楼的顶上,顶部却直通平流层。

狂风、暴雨、狂潮、烈焰……全都来吧!它想要更多更多,就当这些是新王即位的礼炮声!

它停止了狂暴热烈的虚空之舞,鼓动着双翼翱翔于云层之上,体内澎湃的力量之潮略略退去。作为新生的王,它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身体和输出力量的技巧,觉得有些疲倦。

不过这不算什么,它还有时间,它的生命不可计算,这个世界之后的时间都是它的。它只需要再猎杀几个目标,在休闲娱乐中等待力量回复就可以了。正好赶来救援的战斗机群接近了,那些人类制造的可笑作战机器放出了麻雀导弹。真是太可笑了,麻雀怎么能与龙为敌?

它猛地收拢双翼,垂直地切割云层,向着攀升的f-2战斗机群冲去,麻雀导弹跟不上它的速度,在后面爆出一连串的火球,它却如大鹰那样旋转着重,再度撕裂了战斗机的外壳。

“熊谷基地呼叫木更津基地!我们已经损失了四架f-2战斗机!但我们甚至没有捕捉到对方飞行物的形态!”熊谷基地的值班军官也疯了,不得不向附近的木更津基地救援。

“木更津基地所属的中队损失两架f-2战斗机,我们同样没有捕捉到对方飞行物的形态,从卡美雷达上看,那东西比人类大不了多少!”木更津基地的值班军官还算镇静,但语气里隐隐透出不祥的意味。

那东西超越了他们的认知范围,对付那东西他们根本就没有预案。他们的地基导弹、战斗机群和高射炮系统都是为了打击战斗机或者轰炸机而设计的,他们根本没有合适的武器去攻击那东西。

是ufo么?或者是幽灵?或者是其他超自然的东西?那东西会反过来发动攻击么?每个人心里都生出这样的疑问。

放任不管是不可能的,但派出更多的f-2战斗机,也不过是把更多的飞行员送上死路而已。从那此战斗机坠毁的经过分析,它们的机动性跟未知飞行物没法比。现代空战中,首先是要尾随对方,这样才能锁定和攻击对方,要么就只能在视距外用导弹进攻。但f-2战斗机的超视距武器无法摧毁对方,近战机动性又比不过对方,只能沦为被逐个猎杀的目标。

“它太快,而且机动性太强,f-2跟它至少有一代的差距。”木更津基地的值班军官说,他还是尽力把那东西当作飞机来看待,所以会说出“差一代”这种话来。

“能否请求冲绳基地派出f-22?美国人不是在冲绳驻扎了f-22的中队么?f-22比f-2领先一代,f-22的话也许能跟它作战!”熊谷基地说。

“很遗憾,首先我们无权调用美军的f-22,其次f-22中队的驻扎是临时性行为,从飞行记录看,现在它们已经离开了冲绳基地。”木更津基地说。

“难道整个日本就没有武器能够对付那东西?”

“倒是有一架……心神也许可以,但那东西只有一架原型机!”木更津基地说,“而且唯一会操作它的试飞员在半小时前失去联络了!”

东京都西郊,防卫厅技术研究本部,关东基地。

日本境内最大的风洞实验室就位于这里,风洞实验室的主要用途是测试新式飞机的流体动力学稳定性,因此日本的新式战斗机研发也在这里进行。

此外这里还有一个秘密,就是它的机库里藏着心神战机的唯一一架原型机。这架由三菱重工负责研发、想要赶超f-22的日本国产战斗机宣称2014年才会首次试飞,但它的原型机其实早已造了出来,甚至已经到了能够负载武器的地步。夜深人静的时候,它会开着超音速从东京到冲绳进行试飞。能够操纵它的试飞员目前只有空佐东城步,因为电脑操作系统尚未成熟,只有靠资深机师自己去适应飞机。

“滚开滚开!现在是抢劫飞机的时间!都把头放在脑袋上谁也不准给我按警铃!大爷我抢到飞机就走,不伤人命!”

一辆阿斯顿·马丁跑车撞破停机坪附近的铁丝网,笔直地冲向保存原型机的机库。副驾驶座上的外国男子嚷嚷着半通不通的日语,同时挥舞着战术霰弹枪连射,丝毫感觉不出他“不伤人命”的慈悲心来。

不过看起来他枪法着实有够烂的,连发那么多枪愣是没能打中人,白瞎了那猛将冲关的声势。

跟他相比,那个驾驶座上的金发少女才是真正的杀手范儿。阿斯顿·马丁在她手中简直是一条高速扑击的毒蛇,负责警戒的吉普车扫射着靠近她,却被她以精湛的车技逼翻在壕沟里。

关东基地的防卫措施不可谓不严格,全部都是自动控制,一旦有不明身份的人冲进基地,红外线感应器被激发,高速机枪和反坦克炮的弹雨就会自动覆盖目标,别说阿斯顿·马丁,坦克群也没用。

可坏就坏在这自动化防卫系统上,因为它坏掉了。分明这两个武装暴徒已经冲到基地最核心的区域了,可架设在高处的机枪和反坦克炮丝毫不为所动,无论他们激发了多少红外线感应器,系统都认为那是有身份认证的内部人员。换句话说,无论他们掀翻了多少辆吉普车怎么用霰弹枪开道,系统都觉得他们是自己人。

阿斯顿·马丁在机库前甩尾停下,魁梧的男人一个旋转,这一枪倒是打得分毫不差,把最后一辆吉普车的两只前轮都给打爆了。

“快快快!女王殿下!开门!”男人大吼。

女孩已经在机库的密码锁上忙碌了,但无论她怎么键入密码,门始终没有反应。

“密码失效了,他们把机库设置为全封闭了,在全封闭的状态下任何密码都打不开它。”零微微皱眉,“也许我们只用炸弹。”

“不不,我们是智慧型的劫匪,把机库炸开什么的太粗鲁了,我来试试。”芬格尔把手中的霰弹枪扔给零,开始着手破解密码锁。

驻防的士兵被这两个疯子的行径吓到了,不敢立刻逼近,而是原地待命,等着装甲车过来。他们并不担心机库的密码锁被攻破,也不担心机库被爆破,心神原型机的机库能够抵御轻型坦克炮的正面射击。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个疯子居然想要劫持这架仅有一个人能驾驶的原型机,他们根本不可能知道座舱里数以百计的按钮是干什么用的,设计师自己来都开不走这架飞机。

这给了芬格尔足够的时间,他取出自带的外接键盘接入密码锁,看似粗大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灵敏精密,各种零无法阅读的机器语言在屏幕上翻滚,半分钟之后门发出“嘟”的一声,上方的灯由红变绿。

虽然不知道芬格尔做了什么,但是感觉打开这扇门对他来说并不太难。

零冷冷地看着芬格尔,芬格尔得意洋洋,比着“女士优先”的手势。

“仅凭这一点你也不会是f级吧?”零说,“你这么多年来不断地自我降级,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一直留在学院里。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做?”

“这种时候不去气象局报到,而是直接跑到这里来劫持飞机。然后恰恰好只有这架飞机能试着和天上的那东西作战,你知道得很多啊。你又是谁?”芬格尔嬉皮笑脸的。

零没有回答,她打开阿斯顿·马丁的后备箱,从里面拎出一个神色惊恐的中年男人来,一瘸一拐地走进机库之后重新封闭机库门。现在这座坚固的机库又会反过来阻挡驻防士兵了。

“长得真丑!像只乌鸦!”芬格尔评价。

照明灯分全开之后,那架黑色的原型机显出了颇具进攻性的外形,跟外界流传的照片不同,修长的机头确实让它看起来很像一只乌鸦,一只黑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