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族3:黑月之潮(下) > 第15章 真红之土(2)

我的书架

第15章 真红之土(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常见矿石中只有赤铁矿是红色的,南美洲就有一条赤红色的河流,河水里都是赤铁矿的矿渣……可与其说是铁质的红色,更像是黏稠的血。

  他转而去检查钻头,这下子真的被吓到了。钻头扭曲变形,满是伤痕,这种程度的损坏下它已经变成了一根废铁,难怪钻探受阻。可什么样的东西能伤到硬质合金制造的钻头?而且这种损伤不像是磨损,倒像是……被什么东西疯狂地咬过!地下有什么东西把钻头咬坏了?

  巨大的恐惧感涌入樱井雅彦的脑海,这时他听见了惊叹声。

  银蓝色的光点随着红色的水流冲出地面,成百上千,成千上万,它们在黑色的夜空中分散,如同繁星般美丽。光点落在防护头盔的面罩上,每个光点都是一条银蓝色的小鱼,它们身躯短小而尾部细长,嶙峋的尾椎骨在薄薄的鳞片下清晰可见。小鱼的鳞片上带有胶水般的黏液,贴在面罩上笨拙地扭动。地下河中有生物并不奇怪,有名的“盲鱼”就是典型的地下河生物,它们终生不见阳光,所以眼睛慢慢地退化掉了。可赤鬼川的深度大约是300米,如此深的地下河中生活着如此大量的鱼类,绝对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施工人员从面罩上抓下小鱼塞进玻璃瓶里,想留作标本,这时小鱼们张开了嘴……巨大的嘴,嘴里吐出冰晶般的利齿,它们在一瞬间化为狂怒的小蛇!

  一名施工人员被它恶心的外表吓到了,刚想撒手,掌心忽然剧痛,再看手心里就只剩下摇摆的长尾了,小鱼咬破防护服钻进了他的手掌。另一条小鱼隔着钢化玻璃的面罩跟施工人员对视了几秒钟,忽然从面罩上方开始撕咬,钻进了头盔,接着钻进了施工人员的鼻孔。十几秒钟里,几十条小鱼钻进了防护服,还有些细长的尾巴在裂缝外抖动。

  “救救我!救救我!”施工人员惨叫着,跌跌撞撞地奔跑。

  更多光点从天而降,血红色的水里积满了小鱼,每一条都在疯狂地跳动。

  “急救箱!急救箱在哪里?”工程指挥声嘶力竭。

  “急救箱已经没用了,你看不出他们已经是死人了么?”樱井雅彦冷冷地说,“那东西跟瘟疫一样,只要沾上就是死人。我们能做的只是烧尸体,拿燃油来!”

  “樱井君你这么做是杀人!他们可都是我们的同事!”工程指挥大惊。

  眼看一名施工人员就要逃出警戒圈外,队医冲上去想要搀扶他。樱井雅彦忽然从工作服中抽出格洛克手枪,一枪命中了施工人员的额心,施工人员跌跌撞撞地蹿前两步,扑倒在队医脚下。

  所有人都惊呆了,谁也不敢相信温文尔雅的樱井博士竟然会带着手枪,枪法更是凌厉,那一枪洞穿了施工人员的颅骨,直接破坏大脑。

  樱井雅彦用枪指着工程指挥的太阳穴:“照我说的做!拿燃油来!快!”

  倒在血泊中的施工人员忽然抽动起来。

  “闪开!”樱井雅彦大吼。

  他是在提醒那名吓傻了的队医,但已经来不及了。银蓝色的光点从尸体的后脑上弹跳起来,钻进队医的嘴里,队医倒在地上痛苦地打滚,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更多小鱼摆着尾巴从防护服里钻出来,像是归巢的蜂群那样进入队医体内,队医全身上下都是细小的伤口。樱井雅彦抬手一枪,打穿了队医的太阳穴。这反而是最慈悲的做法,减少痛苦,任何人只要沾上这种小鱼就是死人,因为它们是鬼齿龙蝰……

  龙之行刑者,鬼齿龙蝰。

  这种生物本该在上万年之前灭绝。但迪里亚斯特号潜入高天原,发现了鬼齿龙蝰在海沟深处的巢穴。此刻它们却出现在赤鬼川里,毁掉钻头的就是鬼齿龙蝰,它们在吃那硬质合金的钻头!虽说只是体型微小的龙族亚种,可鬼齿龙蝰是最疯狂的嗜血者,它们锋利的牙齿能咬碎钢铁。钻进猎物的身体之后它们并不急于杀死猎物,而是尽情地撕咬猎物的脏器,在猎物身体里打出纵横的通道,猎物的皮囊依旧完好,可皮囊里填充的都是这种嗜血的小鱼。

  这种东西必须被毁灭,哪怕有一条流入人类世界也会导致可怕的后果。

  在樱井雅彦的逼迫下,施工人员扛来一桶桶的燃油。值得庆幸的是钻洞在一块洼地的中央,越来越多的龙蝰在钻洞周围堆积,但暂时还无法离开那处洼地,它们在猩红色的水中弹跳,洼地好像变成了鳝鱼养殖池。燃油被倒进洼地里,有人负责用长工具把靠近警戒圈的“被感染者”推回洼地里。

  警戒圈里的人们一直哀号,却始终没有断气。这是龙蝰最可怕的地方,它们嗜吃含有大量血液的内脏,而且一边吞吃内脏一边分泌类似肾上腺素的东西保持猎物活着。它们不喜欢吃死的东西,所以被感染者虽然千疮百孔,可就是没法立刻死去。樱井雅彦瞄准那些人连续开枪,枪枪爆头。一旦猎物死了龙蝰群就从猎物身体里撤离,鱼群像是银蓝色的水那样从防护服的缝隙里“流”出来。

  “更多的燃油!燃油必须把它们浸没!”樱井雅彦大喊。

  龙蝰的弱点和尸守类似,它们的脂肪都是极好的燃料,一旦脂肪被点燃,就会烧到骨骼灰化,但如果燃油不能把它们浸透,那么被压在下面的龙蝰就会因为缺氧而不能烧着。樱井雅彦不能允许任何龙蝰活着离开这个洼地,如果有雌雄成对的龙蝰进入日本的大小河流,那会是有史以来最恐怖的生物灾难,这些小东西会高速地繁殖,最后把一切东西都吃掉,包括堤坝。只有龙族知道克制它们的办法,但如今那个办法和龙族文明一起被遗忘了。

  “鱼跳上来了!”工程指挥大吼。

  龙蝰群正弹跳着跃向高处,它们的身体细小,但肌肉极其强劲,弹跳起来就像是银蓝色的弹珠。无数银蓝色的弹珠在岩石上跃动,美丽至极,但看到的人只觉得恐惧。

  工程指挥刚把一桶燃油倒进洼地里,忽然丢下油桶往回跑。樱井雅彦想也不想一枪打穿了工程指挥的眉心,跟上去一脚把尸体踢进洼地里,这时一条银蓝色的尾巴在工程指挥的嘴里一闪而没。

  工程指挥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算是樱井雅彦的前辈,自樱井雅彦进入研究所以来一直很照顾他,雅彦管他叫大哥。他本不至于漠视这样一位前辈的生命,但樱井雅彦不能允许龙蝰借助工程指挥的身体逃离。这是人类和龙类战争的一个战场,就是眼下,就在这个洼地里,战场上不容任何软弱和犹疑。本家的每个干部都受过类似的训练,有朝一日对上了龙族,他们会不择手段,不惜动用一切暴力。因为那是龙族,是世界上最大也唯一的魔鬼,你不尽全力,不以最大的残忍,根本无法战胜它们!而你的背后就是人类,你必须守住这一关!

  银蓝色的小鱼已经跳到了洼地边缘,好似银蓝色的酒要溢出杯口。

  “点火!”樱井雅彦下令,再不点火就来不及了。

  没人敢上前点火,仅剩的几名施工人员远远地点燃打火机向洼地里扔,但在狂风暴雨里火种瞬间就熄灭了。来不及了,没时间去找防风喷枪了,樱井雅彦扛起一桶汽油,笔直地冲向洼地。在同事眼里这位年轻的研究员一直都彬彬有礼温文尔雅,手无缚鸡之力,可今晚他先是掏出手枪变成了暴徒,又变身为彪悍的运动健将。樱井雅彦迈着大步踩踏那些跳出洼地的龙蝰,银蓝色的血浆四溅。龙蝰最可怕的武器是坚硬的牙齿和强大的咬合力,可它们自己的身体却没有多坚韧,樱井雅彦的体重足够压碎它们的五脏六腑。

  这一刻樱井雅彦的背影如此高大,同事们都忘了他开枪杀人的时候是何等残忍,在他们眼里现在就只有樱井雅彦能力挽狂澜。

  樱井雅彦确实能,因为他是混血种!他身体里就流动着龙的血液!他踩碎这些小恶魔,好像是踩碎在满地蠕动的蚕,发出啪啪的破碎声。

  他把油桶举过头项,用尽全力投掷出去。油桶划过一道弧线坠向洼地中央,那里积了数百吨猩红色的水,水面上浮着厚厚的一层燃油,成千上万的小鱼在水面上跳跃。

  樱井雅彦举起手枪连续发射,子弹打在油桶表面溅起了点点火花,忽然间这桶油凌空化作熊熊烈焰,烈焰和水面碰撞,蓝色的火苗四下蔓延,熊熊大火冲天而起。

  “樱井君!快回来!”同事中有人高呼。

  此刻他们对樱井雅彦的恐惧已经荡然无存了。樱井雅彦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绝非用枪逼着别人卖命的懦夫,而是敢于顶着箭雨往上冲的战士。

  樱井雅彦没有回答,他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事们,嘴里银蓝色的尾巴一闪而没……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鬼齿龙蝰在瞬间就吃掉了他的舌头,包括舌头里的软骨。

  他并没有回来的打算,他是混血种,但不是战斗型,做这种英雄的事本非他所擅长。但他仍旧是蛇岐八家的人,蛇岐八家已经守护了日本数千年,数千年来无数的牺牲,他们从未退缩。所以他们才会骄傲地自认是日本的守护者,这里是他们的家园。他一步步地走向洼地,鲜血滴在岩石上,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龙蝰,小鱼蹦跳着落到他的身上,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身体里,上百条小鱼在他身体里咬噬,把他咬得千疮百孔,在疼痛摧毁他的意志之前,他跃入了燃烧的洼地,以自己的身体为囚笼,把逃离洼地的龙蝰们带回了地狱。

  巨大的风声从天而降,黑色的直升机悬停在他们头顶,扛着火焰喷射器的黑衣人腰间带着速降索,落地就喷出七八米长的火流,把跳出洼地的龙蝰们往回赶,另一些人则持枪控制了施工人员。

  钻洞中涌出赤红色水流的时候樱井雅彦就用短信向本家汇报了,橘政宗在山中小镇下令出动直升飞机,夜叉紧急受命带队起飞赶往多摩川,他们赶上了处理现场,但已经来不及救樱井雅彦了,樱井雅彦尽到了他作为樱井家子弟的责任,以一个文职人员的身份守住地狱的出口,守了十五分钟。

  樱井雅彦的身体已经化作了骨骸,在火海中烧得像是铜一样发亮,夜叉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安息吧我的兄弟!你已经找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

  宫本志雄推开厚重的黑色木门,踏入醒神寺。

  名为醒神寺,其实是隐藏在源氏重工大厦高处的一处露台,头顶是阴云密布的天空,脚下是粗糙的青石地板,四周围绕着潺潺流水,朱红色的鸟居下摆着一张黑色石桌,除了离家出走的上杉绘梨衣,蛇岐八家诸姓家主尽数在此。时间是早晨六点半,距离宫本志雄接到开会的消息只有十五分钟,他在地下船坞中彻夜工作,研究那些死侍的尸骸,忽然秘书的电话进来,通知他级别最高的家族会议将在醒神寺中召开,只有最高层有资格出席。

  已经过了日出时间,但是阳光照不透厚重的积雨云,天空发出微微的惨白色的光芒,浩荡的风从东京湾上空吹来,空气中有浓重的海腥味。

  除了身穿实验服的宫本志雄,其他人都穿着西装,美貌的女家主樱井七海穿着考究的和服,新任大家长源稚生坐在首座,他的亲信臣属夜叉、乌鸦和樱穿着执行局的黑色长风衣站在他身后,双手背在身后,组成坚不可摧的人墙。宫本志雄为自己的迟到道歉之后,迅速地坐在空位上。

  他预感到这个会议的意义非比寻常,家主们脸上的神情介乎惊惧和欣喜之间,无声地交换着眼神。

  源稚生点燃一支柔和七星,缓缓地吐出烟雾,环顾众人:“我想我们找到了神。”

  宫本志雄震惊了。作为最高技术负责人,他知道家族一直在日本各地进行勘探,试图发掘出深埋在地下的神代遗迹,但这项工作几十年都没有进展,难道忽然间传回了好消息?

  夜叉把黑漆盒子放在每位家主的面前,每个盒子里都是三件东西,两个石英瓶子和一枚信封。一个石英瓶子中盛着深红色的水,宫本志雄晃了晃那个瓶子,发现瓶中的液体颇为粘稠。另一个石英瓶子里则是银蓝色的小鱼,它处在脱水的状态,但仍旧未死,偶尔剧烈地挣扎几下,露出满嘴冰晶般的利齿。

  龙之行刑者,鬼齿龙蝰。如果不是隔着高硬度的石英玻璃,这条小鱼已经钻进宫本志雄的身体恣意撕咬了。

  “昨天夜里,在多摩川附近工作的钻探队传来了消息,他们在赤鬼川中发现了数量惊人的鬼齿龙蝰,还有那天地下河的河水赤红如血。”源稚生低声说,“信封里是水样的分析报告,赤鬼川中确实含有血液成分,宫本家主可以详细地看一下。根据检测结果,多摩川的下方流淌着一条血河,而这条河的化学成分,类似胎血,龙的胎血。”

  “我的……天呐!”宫本志雄快速地查看那份检测报告,声音扭曲变形。

  任何生物在胚胎状态下的血液跟出生后的血液都是不同的,胚胎消耗巨量的养分快速生长,血液要为它输送更多的养分和激素,在胚胎阶段血液的活性也最高。胎血的出现意味着某个胚胎位于多摩川的地下,而胎血的数量之大甚至混入一条河流都能被检测出来,可想而知那是多大的一个胚胎,一枚孕育在血河中的巨型胚胎!

  “难道神呈现出的身躯……真的是神话中八岐大蛇那种超巨型生物?”樱井七海努力克制,但声音仍微微颤抖。

  “没人知道,但神话似乎被进一步证实了。”源稚生说。

  “家族从近百年前就开始资助地质机构,希望通过地质勘探找到龙族遗迹的线索,却始终一无所获,忽然获得如此巨大的突破,直接定位了神的胚胎,这未免太过巧合了。”宫本志雄说。

  “这件事政宗先生想必可以解释。”源稚生看向右手边的橘政宗。

  橘政宗裹着纱布的手放在桌上,任谁都能看出纱布下的那只手已经失去了所有手指。切指是家族从古至今都在使用的谢罪方式,可一次性切去五指的事情非常罕见,那意味着何等大罪,没有人清楚。众所周知橘政宗在跟源稚生单独面谈之后失去了五根手指,被迅速送往医院止血治疗,由此看来前任大家长有重大的错误被现任大家长觉察,施以毫不留情的处罚。通过这件事更可以看出源稚生已经掌握了家族的大权,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刚从执行局局长升上来的年轻人迅速地展现出作为强权者的一面,对刻意栽培自己的政宗先生都施以狠手。

  不愧是皇,看起来是人类,身体里却流动着近乎纯粹的龙血,龙的暴戾在他身上展现无疑。在此之前对他的质疑全都消散了,即便各家家主在他面前也会战战兢兢。

  “我只是修改了钻探的深度,在那之前我们通常认为龙族遗迹位于几十米深的地层中,但根据最新的研究资料,在一万年中,日本四岛曾经几次被海水淹没,海水带来了大量沙砾。据此推测神代遗迹位于很深的地层中,所以我们把钻探深度从100米增加到了300米,终于获得了巨大的突破。”橘政宗的陈述仿佛止水无波,这一切似乎尽在他的掌握中。

  “请问这项深度钻探的工作进行了多久?”宫本志雄问。

  “十年。十年来我们找到了各种各样的证据,比如富含铜和锡的地下河,神秘改道的地下河,我们还曾在地下河中找到骨殖碎片,经过分析那确实是混血种的遗骨。这些证据都在说明一件事,日本的地层中掩埋着一个辉煌的古代文明,从今天的东京都到岛根县,都有这个文明的遗迹,那是由我们的祖先建造的。他们用石粉和金属混合烧制的砖块建造城市,用青铜制品装饰它,用含铁的特殊金属来制造巨塔。如今那些遗迹在地层深处被地下河冲刷,河水在昔日的街道上奔流。综合这些情报我们绘制了一份地图,神代文明的地图。”橘政宗向乌鸦示意。

  乌鸦在桌上展开一轴长卷,用细铅笔绘制的地图,一个沿着赤石山脉延伸的古国,如一条黑色的龙俯卧在山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