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八零:带空间种田致富 > 第68章 颠倒黑白,忘恩负义

我的书架

第68章 颠倒黑白,忘恩负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余家坳就那么大,一家挨着一家,谁家有点什么动静,别的人家很快就会知道。
早有那跟苗金凤臭味相投的人,跑去隔壁的苗家寨通风报信了。
两个村子,就距离两三里路程,山里人一路小跑,花不了多少功夫。
不到五分钟,余婉玲的小诊所,就围满了人。
这都是村里的人,有好心的,有看热闹的,也有想要搞事的。
想要搞事的,自然是跟余婉玲家不对付的人,或者眼红她的人。
眼红她一个外地来的孤女,竟然可以嫁给各方面都很不错的彭栋梁,过上有人疼有人爱、没有饿过肚子的好日子。
这世上,笑人无,恨人有的小人,哪里都少不了。
就有人不怀好意的问:“金凤啊,你婆婆为什么要把你挂在树上啊?”
余婉玲的脸色很难看,想要反驳,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虽然,不是她把人挂上去的,可是小梨是为了维护长风,这才对那不要脸的泼妇出手的。小梨把人挂上去,跟她把人挂上去,本质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而且,她也不可能把小梨推出去,摘清自己。
不然,她成什么人了?
“怎么?无话可说了吧?我说余婉玲啊,你可真是歹毒啊,对自己的儿媳妇也能这么狠心!过去,你的善良温柔,你对儿媳妇的好,难不成都是骗人的,都是装出来的?!”
“就是啊,余婉玲,也不知道栋梁哥回来之后,会不会把你给休了赶出家门!”说这话的人,是对彭栋梁贼心不死的女人。
“哼!要我看,这样的毒妇,必须休了!必须赶出余家坳,反正她也不是余家坳的人,原本也没有资格落户余家坳!”说这话的人,是嫉恨彭栋梁长的好看,又有本事的男人。
“何止她一个人啊?整个彭家的人,都是外来人!这一大家子,都没有资格留在咱们村!”
“就是啊,我听我爷爷说彭家的人是三几年的时候,才来到咱们村安家落户的。那个时候,外面乱的很,也是咱们村里的人心善收留了这家人。
可是,五八年大家都饿肚子的时候,这家人上山打的猎物,十次有六七次都会藏起来不分给村里的,自家人吃独食。你们看看他们家生了那么多的儿女都养住了就知道,这家人在旱灾那三年吃了多少独食,实在是可恨哇!”
众说纷纭,原本起码有一多半的人,是向着余婉玲一家的。
可是,被这几个人这么一挑唆,风向渐渐的就变了。
“好啊!你个余婉玲,当年你家但凡少吃一次独食,从手指缝里漏一点出来,我那可怜的小孙子也不会饿死!”
“就是啊,就是啊!要是这家人不那么自私,我娘或许也可以活下来,不会因为从自己的嘴里省一点吃的给小孙子,而把自己给饿死了!”
……
在场众人议论纷纷,说着说着,都歪楼了,竟然把矛头都指向了彭家的人。
围拢来的人,那是越来越多,一人一声指责,都足矣让余婉玲乱了阵脚,慌了心神;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余婉玲给淹没。
“不是这样的,不是……”她好几次张嘴,想要为自己辩解,都是才刚说了几个字,就被强行打断,蛮横打断。
再加上,苗金凤在树枝上吱哇乱叫,一个劲的给余婉玲泼污水。添油加醋,煽风点火,这波骚操作,把那些原本站余婉玲这边的人,又煽走了不少。
所以,余婉玲想要为自己辩解,洗刷冤屈这一条路,压力重重。
就在这个时候,苗家二十几口人,浩浩荡荡的闯进了小院。
苗金凤的大哥张嘴就来:“你可别想着为自己狡辩,你说啥都是白说,都是扯谎!你个无情无义的毒妇,当年一家人能吃独食,对自己村里的人都能见死不救,可见是一家子都是心肠狠毒的恶人!恶人说的话,哪里能信啊?一点都不可信!”
“就是,恶人说的话,做不得数啊!”苗老二也跳脚附和,声音扯的老高,估计半个村子的人都能听到。
这声音就跟打雷似的,把在树枝上荡漾的苗金凤,都给吓的差点松手。
不过,这也是个奇葩。
身处险境,这人第一时间不是想着让自家几个哥哥把她救下来,反而跟着胡言乱语:“就是啊,就是啊,这家人好歹毒啊!”
余婉玲本就是个文明人,失忆前失忆后,都不擅长跟人吵架。
跟这些胡搅蛮缠的人对上,就只有被压制的份。
此时此刻,她的脸色白的厉害,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自己家的人,怎么就成恶人了?!
“你们,你们这些人,无理也要搅三分!旱灾那三年,我家上山打的野猪,十次起码有七次,都无偿给了村里,分给每家每户。也就是平日里,打的山鸡野兔,这才会十次有六七次留着自家吃,或者大老远跑去县里,卖点钱换点盐跟必须的日用品。
再说了,余家坳的人,还有这十里八村的人,哪一户人家有个头疼脑热的,没有从我这里免费看诊、白白拿药?这些年以来,又有多少人家,受过我的救命大恩?!

今天,今天你们颠倒黑白,忘恩负义,也不怕会遭报应!”
她倚靠在贺长风的身上,挣扎着努力把话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奶奶!”贺长风心痛如绞,目赤欲裂,悔恨不已。
刚才,他就不该听奶奶的话。就应该一开始就站出来阻止,一开始就应该动用雷霆手段,把这些人震慑住!
奶奶与人为善,说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跟村里人闹翻。不然,彭家的人日后在这村里,就会被处处针对,就会寸步难行。
只是,连奶奶也没有想到,这些人会这么的无耻,如此的颠倒黑白,如此的忘恩负义!
余婉玲的这一番话,震耳发聩,说的在场好些的人都不禁羞愧难当。
再一看,竟然把人给逼得吐血了,昏迷过去了。
大家都被吓的不轻,现场很快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苗金凤更是吓得松了手,从树枝上往地上坠落。
“啊啊啊!救命啊!谁能救救我啊!”
眼看这人,头就要往青石板的地上砸下来,小梨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这人的衣领。
只听得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苗金凤的花衬衫被一撕两半,她一头栽倒在地上的时候,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跨栏的小背心。
“啊啊啊!我不活了,我没脸见人了!”
刺耳的声音,十分夸张的,穿透了整个小村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