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八零:带空间种田致富 > 第67章 完全无用武之地啊!

我的书架

第67章 完全无用武之地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贺长风嗤笑一声:“他当然知道,朝夕相处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为了哄娇妻开心,就只能做个睁眼瞎,对我爸的悲惨处境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别人可怜我爸,问起这事,他为了帮那女人遮掩,甚至还往我爸头上泼脏水!”
“可恶!可恶!实在可恶!”余婉玲情绪很激动,接连说了好几个可恶之后,一口鲜血喷出来,昏迷了过去。
“奶奶!你怎么啦?!”贺长风大惊失色,连忙眼疾手快的把人给扶住,这才避免了老太太一头扎在青石板地上的悲剧。
小梨也被吓了一大跳,连忙快步上前,掏出自己的小水壶,刚想要喂老太太喝一口掺了灵泉水的凉白开。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冲进来两个人。
“娘,你怎么啦?你们是谁,对我娘做了什么?!”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妇人,二话不说,就给了贺长风一记耳光。
打了人,还不依不饶,叉腰怒骂:“你们害我娘吐血,必须多给点钱补偿,不然休想走出这个村子!”
贺长风正扶着老太太,冷不防被人打了,脸色冷的可怕。
看来,他跟小梨这是遇上泼妇了!也难怪,廖老师会说,余家坳的人无论男女,都没有几个善茬。
但是,作为人民公安,他又不好对百姓轻易动手。
小梨却没有这个顾忌,出手如电,狠狠的给了那女人两个大耳光:“我贺大哥,也是你可以打的?!不知所谓的东西,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就随便打人!再说了,去照照镜子吧,你的眼里心里,哪里有半点担心老太太的样子?你的言行举止,无一不在告诉大家,你就是想要讹诈!”
“你这个贱人,我跟你拼了!”那女人挨了打,又被骂的一愣一愣的,却很快反应过来,一手去揪小梨的头发,一手直接往小梨的眼睛上插。
好家伙,这是要把人弄成瞎子的节奏!
小梨顿时就怒不可遏,这也太过狠毒了!
她火速往右移了一步,避开这来势汹汹的伤害,那女人扑了个空,直往前扑了过去。
因为用力不是很猛,倒也没有摔倒,只是踉跄了一下。
还没等对方站稳脚跟,小梨抬脚对着她的屁股,狠狠的来了一下。
“扑通”一声,那个张牙舞爪的女人,就被踢的飞上了一棵高大的柚子树上。
慌乱中,那女人倒是运气挺好的,抓住了一根树枝。摇摇欲坠的,挂在了半空中,吓得魂飞魄散。
“啊啊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山里的女人,基本上都会爬树,这女人也是如此。
然而,会爬树在这一刻,完全无用武之地啊!
像荡秋千一样,在半空中荡来荡去,刺激又销魂。
跟着她一起进来的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顿时就被吓懵了。
刚才,继母二话不说就去打人,她已经是不知所措了。
现在,继母被人踢得飞上了树枝荡秋千,她更是吓得目瞪口呆。
心里又震惊,又惶恐,也有难以语言的兴奋跟窃喜。
苗金凤,平日里你仗着娘家有十个亲兄弟,欺负这人,欺负那人,嚣张的很,谁也奈何不了你。
然而,这下你终于踢到铁板吧?!
此时,小梨已经趁机喂余婉玲喝了几口加了灵泉水的凉白开,眼看着她的气色好了起来,人也清醒了过来。
见孙女傻愣愣的样子,余婉玲挣扎着坐了起来,喊道:“小竹,过来奶奶这里!”
小竹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含泪扑了过去:“奶奶,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吐血了?”
她虽然不算多聪明,却也不是个傻子,明白这两个衣着、气度都不凡的陌生人,不太可能伤害自己的奶奶。
“没事,奶奶就是太激动了。”余婉玲虚弱的笑着,伸手安抚的摸了摸孙女的小脑袋。
她这个孙女的命苦啊,遇上那么一个糟心的继母。
这回有了大孙子撑腰,她说啥也不再退让、不再忍让了!
那泼妇有十个兄弟,那又如何?她的大孙子,可是市里的刑警大队长,她再也不用憋屈的忍气吞声了!
“真的,奶奶你真的没事?”小竹很是担心,抽噎着问道。
“是的,奶奶自己就是医生,说没事就没事!奶奶之前一直抑郁在心,这口血吐出去,心里反而松快多了!”
余婉玲笑着安抚,又跟她介绍:“来,认识一下,这是你大伯的长子,你得叫大哥!这是你大哥的朋友,也是廖怀远老师的女儿,你要叫一声小梨姐姐!”
“大、大伯?”小竹吃了一惊,都口吃了:“奶,奶奶,你是说,我嫡亲的大伯,就是在山野里不见了的大伯?”
“是的呢,就是那个大伯!”余婉玲的笑容很灿烂,跟她解释:“奶奶就是因为听了你大伯的消息,一时间过于激动,这才吐血的。所以,别担心奶奶,快叫大哥、快叫小梨姐姐啊!”
“大哥好!小梨姐姐好!”小竹连忙抬起袖子擦了一把眼泪,很有礼貌的跟二人打招呼。

贺长风对她点点头,算是回礼了。
“好!小竹妹妹好!”小梨连忙热情的掏出一对蝴蝶发夹,算是见面礼,顺手用发夹帮小竹把凌乱的刘海夹了起来,露出光洁好看的额头。
整个人,顿时就秀气了许多,也阳光了许多。
贺长风见状,也默默的从背包里,摸出一扎铅笔,一个文具盒:“初次见面,妹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礼物,还是在半路上,路过一个供销社的时候,小梨提议去买的。
小竹不安的看向自己的奶奶。
余婉玲笑着点头:“收下吧,这是你大哥跟小梨姐姐的一片心意,等他们回城的时候,你把你自己晒的香菇,送一些给他们作为回礼!”
“好的,奶奶我知道了。”小姑娘这才欢喜的接过文具盒跟铅笔,又伸手摸了摸头上的发夹,笑的小脸上露出了两个好看的小酒窝。
那泼妇见状,再次气坏了。
也顾不得自己如今随时都有从高空坠地的危险,一边荡漾着,一边破口大骂:“余婉玲,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给我等着,看我十个哥哥不把你家给拆了,不把你两个腿给打断!老不死的,臭不要脸的东西!”
话音未落,一阵强劲的山风吹过,树枝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仿佛随时都会断裂。
“啊啊啊!救命啊!大哥二哥三哥…..十哥,快来救救金凤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