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痛彻心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梨收到父亲的书信,让她关照一下老校长的大孙子,广茂一中高二一班的向前进。
看完父亲的信,她不禁很是无语。
向前进连温饱都解决不了,老校长却在那里穷大方,打肿脸充胖子。
哎!说他啥好呢?
说好听点,就是大公无私,高风亮节。
说难听点,其实就是自私自利,为了成全他的信仰跟荣誉,而置家人于不顾。
做人做事,就不能有分寸一点么?
如果她是向家的人,恐怕心理也无法保持平衡。
父亲说,出钱请向前进周末去兜售衣服帽子,或者去村里干活。来干活的时候,给吃好一点,补一补身体。
小梨自然是从善如流了。
周六中午放学后,小江骑着自行车,奉命去了一中,把向前进请到了锣鼓巷。
小梨对他的第一印象不错。
中等身材,有点瘦,憨厚老实又不乏机灵的样子,眼睛很清澈。
一番寒暄过后,小梨问他:“你想去卖衣服帽子,还是去山里挖树苗?又或者挖树坑?卖衣服帽子的话,每卖一件衣服你可以得一块钱,帽子的话就两毛钱;挖树苗的话,一棵给三毛钱;挖树坑一个一毛钱。”
向前进略一思索,就做出了选择:“我先试着去卖一下衣服帽子,如果卖不动的话,我就去挖树苗或者树坑,可以么?”
“可以!没有问题!”小梨很爽快的应下,吩咐弟弟:“前进哥就交给你了,这第一次你们俩一起去,遇到事情有个可以商量的人。提多少货,去哪里兜售,你们自己好好琢磨一下!”
“好的,姐不用担心,保证完成任务!”小江笑呵呵的,带着向前进去他的卧室商量去了。
这一刻,谁也不知道,小梨的这个善举,会让她在未来的某一天,收获一个忠心耿耿的得力助手。
******
小梨家买的那一千亩荒山,一共有两座。
两座山中间,有一个三十亩大的山谷,被打造成了一个水库。
去年秋收过后,廖怀远就听小梨的建议,请村里人用砖头、水泥,在山谷的两边砌了一条大坝。
山谷往深里挖了一挖,挖出来的泥土就堆在中间位置,石头和着水泥在边缘垒成墙,打造成了一个一千平方米左右的人工小岛。
小岛上修建了两间小小的石头房子,一间作为休息室,一间作为工具房跟库房。
春天来了,下过了几场大雨,水库里的水已经蓄了有五米深了。
水库的水是活水,水源来自山里的溪流以及降水。
小梨带着农具、背篓,乘坐竹排上了湖(水库)心小岛。
小岛东边,修建了一个简易的码头,可以供小船或者竹排停靠。
小岛上的空地,被小梨一天时间就开垦了出来,并分别种上了兰花、杜鹃花、茶树、石斛兰、薄荷、铜钱草、茶花、蔷薇、栀子。
除了兰花、茶树、石斛兰是从种植空间拿出来的之外,其余的植物,都是从这附近的山里挖的。
******
小梨在湖心岛干活的时候,姜婉婷则带着小橙跟小禾,在山脚下种树。
柴木兰则带队,去了大山里挖枸杞、荆棘、蔷薇、月季、火把果。
这些都是用来当树篱,围绕两座承包的荒山种一圈。既可以当围墙用,也可以当观赏植物,美化山庄,吸引游客来山庄采摘水果、蔬菜。
禾橙居(村里的家)跟荒山之间,还余下一块大约三亩左右的狭长的荒地,小梨早就请了村民,把这块荒地挖成了水塘。
这块水塘又分成了两个区域,一半养鱼,一半种植莲藕。
廖怀远在江源镇,奔波在各个山村考察货源,收购了好几样巧夺天工的藤编跟竹编,以及十来斤上好的香菇、两斤上好的茶树菇,十来斤的笋干。
一家人各司其职,忙的热火朝天。
老校长家的小作坊,以及小收购站,也开得红红火火。
一家人除了老校长,都是农民,大大小小十多个人,有的是人手。
余东风跟二弟余南风,这些日子以来,也走访了不少地方,收到了好些不错的东西。转手卖给向家的收购站,挣了十多块钱。
“大哥,这下好了!咱们手里有钱了,可以给小妹买点细粮跟大骨头,好好补一补身体了!”余南风高兴的合不拢嘴,笑的傻乎乎的。
“嗯,小妹是必须好好补一补了!”余东风脸色凝重的点头。
小妹小花又瘦又小,三岁的孩子,看上去就跟两岁那样。脖子细细的,胳膊细细的,他一直都很担心,这个妹妹会养不住。
不然,他也不会厚着脸皮,一次又一次的,接受并不富裕的老校长的资助。
还有那个廖老师,他其实也是穷苦人。也就是这几个月以来,日子似乎好起来了。但是,也绝对不是什么有钱人。
尽管如此,他们依然向他伸出无数次的援手。
感激、感恩的同时,他心里也是非常愧疚的,不是那么好受。

如今,他终于能够自己挣钱了,可以自己养活弟弟妹妹,可以不用给那些对自己真心实意的好人添麻烦了!
他带着弟弟,当即就去了一趟集市,买了五斤细粮,两根大骨头,还有几块麦芽糖。
兄弟俩高高兴兴的回到家里,只是刚进了庭院,就被爹娘劈手抢下二人的背篓,把细粮跟大骨头都给抢走了。
“哎呦!好几斤的细粮,够买几斤好酒了!“
“这大骨头,也可以换半斤酒!”
“哎哟!竟然还买什么麦芽糖,败家的东西!”
二人一边说,一边心急火燎的往外走。
余南风扑了过去:“你们不能拿走,这是给小妹吃的!小妹要好好补一补,不然身子会出问题的!”
“是啊,这是小妹的救命粮啊!你们不能拿走啊!”余东风反应过来,也连忙扑了过去,想要把背篓给抢回来。
“一个丫头片子赔钱货,吃什么细粮啊!赶紧松开,不然老子揍你!”
“就是,一个赔钱货,她配吃细粮么?!救命粮啊,那山上不是有的是火把果么?哎哎哎!赶紧滚开,别耽误我的大事!啊!好疼啊!你这个兔崽子,不孝的东西,亲娘都敢咬!”
随着一声痛呼声,余南风被自己的亲娘用力一甩,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院墙上。
“南风啊!”余东风见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飞扑了过去。看着跟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地上,悄无声息的弟弟,他只觉得眼前一黑,痛彻心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