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八零:带空间种田致富 > 第32章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我的书架

第32章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梨一家出了百货商店,打算去买点瓜子花生。
电影院附近的锣鼓巷,就有一家卖炒货的小作坊。
小梨前些时候路过,偶然发现,熟悉路线。
走进锣鼓巷,发现左边第三个院子,竟然在门口贴了一张出售告示。
告示中有说明,这是一个中等大的四合院,大大小小一共有十一间房屋。院子面积大约六十平米,有一口甜水井,一棵三年树龄的桂花树,一棵十年树龄的柚子树,一棵两年树龄的李子树。一口价,三千六百块钱。
小梨一眼就看中了。
“爹,不如把这宅子买下来,把小作坊搬到这里来!刮风下雨的时候,我跟弟弟妹妹也可以住在这里,不用顶风冒雨的回村里去!”
廖怀远只考虑了十几秒钟,主要是想一下钱够不够,就很干脆的点头:“这个主意好!爹这就去敲门,争取今天就成交!”
他其实一直对小梨提起过的品牌服装店,念念不忘。
买下这个院子,大可以把小作坊跟服装店,一并开在这里啊!
小院的主人,竟然跟廖怀远认识,是他高中同学的亲戚郭二叔。前两年,他在同学家里,还跟郭二叔吃过两顿饭。
“哟,是怀远啊!快快请进!”郭二叔热情相邀。
庭院跟屋子,都打扫的很干净,小梨跟家人都很满意。
廖怀远左右看看,就只有郭二叔一个主人在,不禁有点担心:“郭二叔,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怎么要卖房子啊?”
“谢谢你关心啊!”郭二叔爽朗的笑了,“不是遇到什么难事,而是我家老大在市里上班,老大媳妇要生孩子了,让我跟老伴去市里帮忙带孩子!带孩子可以,就是担心时间长了住的不自在,干脆卖了这个院子,在老大家附近买一套房单独住。”
“哦,这是好事啊!恭喜郭二叔!”廖怀远真心的为他高兴。
二人寒暄了好一阵,这才一起去了房管局,办理过户手续,又一起去银行办理转账事宜。
出了银行,郭二叔就背着一个行李袋,推着一辆七八成新的二八大杠,跟小梨一家挥手告别:“走了啊,我要赶回老家过年!咱们后会有期啊!”
“后会有期!郭二叔一路顺风!见到郭海风,记得把书信捎给他!”廖怀远用力挥手,离愁忽然袭上心头,鼻子有点酸酸的。
“好嘞,一定不会忘记!”郭二叔上了自行车,渐渐远去。
******
小梨准备了十份年礼,打算让父亲带着弟弟,去走访一下亲朋好友跟需要感谢的人。
父亲调任的事情,还有弟弟妹妹转学的事情,父亲欠了不少人情,甚至都求到当县领导的同学那里去了。
还有,以前父亲为了寻找自己,满广茂县的跑,甚至周边的几个县也都来来去去好多次。没有路费,好几个同窗好友都数次伸出了援手。
家里几次遇到过不去的坎,也是那几个好友搭了一把手,这才好不容易挺过来。
这个时候,早前准备的腊肉、香肠、板鸭,就可以拿出来送礼了。用农家土猪、土鸭做食材,自家亲手制作晾晒的腊味,可比市场上卖的靠谱多了。
识货的,收到这样的年礼,自然满心欢喜,求之不得。
市里的梁老师、刘公安、小潘公安,还有郭建设(父亲的好友),这些当初帮助过小梨的人,早在十天前,她就一人邮寄了一份年礼过去。
早在前几天,她就收到了回礼跟反馈。都说色香味俱佳,干净又卫生,比往年自家去买的好太多太多了。
市里的人都认同了,小梨也就放心的,把这些腊味添进了父亲要送的年礼之中。
柴木兰有点担心:“小梨,就送这些村里的土货,人家会不会看不上啊?要不,这几个领导家里,一家添一瓶麦乳精、一瓶鱼罐头跟三斤苹果?”
“应该不会吧?这么好的腊味都看不上?再说了,这些腊味都值五六十块钱了!”小梨微微皱眉,说着说着,心里忽然也没有底气。
毕竟,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而且这世上势利眼的人从来就不会少。
腊味,也确实没有麦乳精来得那么高大上。
想了想,就点头:“也好,那就听娘的!”
礼多人不怪,多加三样“体面一点”的礼物”,总不会是什么坏事。
果然,柴木兰的顾虑,并不是多余的。送礼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些小插曲。
某个领导的夫人看到腊味,当即就忍不住嗤笑一声,当众给了廖怀远没脸:“哟!廖老师啊,这腊味是村里人做的吧?干不干净啊?不是我说,你这是多余拿来,我家里的腊味多的吃不完。那也是人家送的,工厂里出来的,可干净卫生了!”
还有一户人家也很奇葩,廖怀远父子二人送完礼告辞出来,刚走到门口,那家的大小姐就大声嚷嚷:“这苹果这么小个,也不够红,也好意思送来!许阿姨,都扔了吧,反正家里又大又红的苹果都吃不完!哎!这都什么人啊,送这么个破礼来,还要害许阿姨辛苦多扔一次垃圾!”

这么大的声音,就跟追着廖怀远父子的脚后跟,狠狠的砸过来似的。不但二人听得一清二楚,就连隔壁邻居都惊动了,纷纷探头来看。
小江气得脸红脖子粗,就要转身去理论一番。
“走!”廖怀远也是恼羞成怒,额头青筋直跳。他咬牙忍住心头翻腾的怒火,拖着不断挣扎的儿子,踉跄着离开了。
无权无势的穷人,是没有资格跟底气对上权贵的。
虽然,这家人也算不上真正的权贵,但是在本地那就是可以呼风唤雨的权贵。
鸡蛋,怎么能去跟石头碰呢?
“爹!太欺负人了,我忍不了!呜呜呜……”
走出家属大院,来到一个僻静一点的地方,小江再也忍不住了,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
“爹也忍不了,爹也不想忍!可是没有办法,谁叫爹只是一个穷教书的呢?所以,你要争气,读书要努力一点,不能再贪玩了!”
他一个穷教书的,连自家的兄弟跟嫂子都瞧不起他。
甚至他还亲耳听到过三嫂跟她的小儿子说,他这个五叔就是一个穷教书的。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利用价值,没有必要多搭理,面上过得去就行。
那十多岁的侄儿,竟然也猛点头。还笑哈哈的附和说五叔就是个穷酸,他一家人一辈子都发达不了,他根本就不想搭理。
“爹,我听你的,往后一定好好读书,不再贪玩了,也不再怕苦怕累了!”
小江哭着跟父亲保证,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名牌大学。将来有本事了,爹娘才不会再被人肆意羞辱践踏。
这一刻他彻底的醒悟了:读书再苦再累,还能有被人羞辱、被人践踏尊严,还要苦还要累么?!
下苦功读书,那最多是身体累,脑子累。
可是,被人践踏尊严,那是心累啊!
小少年廖小江,在这个瞬间,仿佛一下就长大了很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