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八零:带空间种田致富 > 第23章 作为长姐,她失责啊!

我的书架

第23章 作为长姐,她失责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狼啊!这下,可有陪练的好对象了!”小梨非但不怕,反而有点兴奋跟期待。
抬头看看,日头还高高的,午饭时分都还没有到。
她从空间里取出一根一米五长的木棍,这是一根核桃木,是世界上硬木最结实最坚硬的木材之一,
这样的木棍,她一共准备了十多根。
山洞是准备长期用的,自然不能把这里作为对练场。
她一跃而起,来到地上,快速的往狼嚎的方向迎了过去。
五分钟之后,她跟狼群在一个山谷里,狭路相逢。
小梨没有先出手,而是在狼群按捺不住,向她扑咬过来的时候,这才挥动了手中的木棍。
狼这东西最记仇了,她不能做先挑衅的那一方。
过程不多赘述,总之这是一场恶战,小梨以一对几十。
对战了半个多小时,在把头狼的一只腿给敲断之后,这才把狼群无比嚣张的气焰给灭了下去。
一场混战,小梨也没有下杀招,主打就是一个对练。
当然,也不会让狼真的伤到自己。
如此这般,一个多小时之后,头狼也看出来了,这人到底是什么用意了。
顿时有点恼羞成怒,单腿站立了起来,对着莽莽群山长嚎一声。
片刻之后,狼群如潮水般的退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茂密的山林深处。
小梨汗水淋漓,满身都是汗,却笑的很开怀。
这一仗,打的真是痛快极了,之前在修炼武功的过程之中有了瓶颈,一直停滞不前。此时此刻,这瓶颈赫然有了松动。
这群狼估计是被小梨打怕了,她在山里呆了五天,都没有来骚扰她。
别的猛兽,也估计被狼群给吓跑了,去了更深的山里。
这可就便宜小梨了,可以放心的采挖野果、药材、花卉、盆栽,而不用时刻担心有猛兽从后背突袭。
山鸡野兔,也收获不少。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转眼,寒假已经放了十来天了。
在母亲的再三催促下,小梨不得不放弃三进深山短住的打算,背着一个大背篓,依依不舍的踏上了出村的山路。
******
小梨带着母亲,直奔廖家村。
这里的宅子,早在十多天前,就已经完工了。
基本的家具摆设,也请村里的木匠,加班加点的给打好了。
小梨特意交代过,家具都用原木的,不要上油漆,也不要刷桐油。不过,要打磨的足够光滑,不能有一丝一毫刺手。
修建宅子用的材料,也都尽量挑环保一点的。
通风透气了十多天,完全可以入住了。
这一天,正好是早就看好的,搬家的吉日。
“娘,长姐,你们终于来了!”
小禾跟小橙等在村口,已经好久了。
远远的见到她们,小禾开心的大喊着扑了过来。
小橙顾不得打招呼,首先就去接母亲扛在肩膀上的大袋子:“娘一路辛苦了,给我吧!”
柴木兰躲了一下:“这袋子太重了,你提我手上这个包!”
小橙只好接过那个不算大的包,又去接小梨左手的提篮:“长姐辛苦了,给我吧!”
“篮子很重,你提不动,一人提一边好了。”小梨倒是没有一口拒绝,而是选了个折中的办法。
小孩子在成长的路上,是需要磨练的,不能一味的娇惯。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下意识的,对妹妹小橙特别的心疼。总是觉得,她好可怜。
事实上,小橙是个好孩子。学习认真,勤劳肯干,爱护家人,与人为善。就是不太爱说话,有点沉默,习惯默默的付出。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尤其是长姐打小走失(被拐),父亲常年到处寻找,母亲为了养家糊口没日没夜的干活,爷爷奶奶偏心眼对五房的人不太爱搭理。
努力读书,考上大学,这个家才会出来,才能看到希望。
打小,她就这样告诉自己,从不浪费每一分学习的时间。
小小年纪,眼睛就近视了。
在没有能力跟条件配眼镜的情况下,在看不到黑板上老师的板书的情况下,她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依然年年都考年级第一名。
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面黄肌瘦的妹妹小橙,小梨的心里忽然酸涩难忍,非常的愧疚。
这些日子以来,她忽略了三个弟弟妹妹。
她应该经常去学校看望他们,给他们多带点好吃的,用灵泉水给他们煲几次汤喝,给他们多做两套衣服鞋袜。
这些,她都没有做到,只是塞给父亲钱。
可是,父亲又哪里好意思,心安理得的“挥霍”她给的“血汗钱”呢?
是她考虑不周,是她太想当然了。
作为长姐,她失责啊!
今天乔迁之喜,小梨家也没有大办,只是简单的摆了三桌酒席。
一桌是村里的干部,还有几个望重的老人,以及在建房子的过程中,出了大力的廖怀远的新朋友。
一桌是自家人,以及支书、村主任的妻子。
一桌就是廖怀远在县里的朋友,老师、工人、技术员、干部,什么人都有。最神奇的是,县高官竟然是他的高中同学。
这个消息传出去,可把村里的人给狠狠的震慑了一下,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心,不得不平息了下去。
这一晚,小梨睡的很不安稳,半夜的时候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在梦中,她看到了没有她的,家人的上一世。
那一世,父亲因为积劳成疾,英年早逝。
失去父亲的母亲,虽然儿女们、孙子孙女们都很孝顺,却也郁郁而终。
父亲去世之后,全家的重担,都落在了妹妹小橙的身上。
小橙啊,大概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儿、最好的妹妹,最好的姐姐,也是最好的姑姑,没有之一!
怪不得,她看到妹妹小橙,总是会下意识的感到很心疼。
她的妹妹,在没有她这个长姐的日子里,原来竟然背负了那么多的责任跟压力。
这样的小橙,让小梨心疼、自责的,未语泪先流。
那些责任,那些重担,原本应该由她这个长姐来背负的!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个该死的葛仁义,还有牛翠花,她决不会就此放过!
老天有眼,她回来了!
这辈子,她的亲人,就由她来守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