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八零:带空间种田致富 > 第13章 怎么都不应该啊!

我的书架

第13章 怎么都不应该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娘!您怎么来了?就您一个人啊?”柴木兰看着夜色下那个模糊又瘦弱的身影,眼泪忍不住哗哗的流。三步并着两步,快速往回奔走。
山长水远,道路崎岖,天又快黑透了,娘怎么能这个时候独自赶路呢?
“木兰啊,听说小梨找回来了,又不见了?”姜婉婷拉着女儿的手,满脸的担心难过。
“娘,小梨找回来了,眼下去市里办理学籍的事情,顺便卖一点山货。出去七天了,时间是长了点,或许遇上啥事耽搁了,您别太担心了。”
看着头发半白的老母亲,柴木兰不忍心让她担心,强行抑制住了内心的惶恐不安。
姜婉婷哪里不明白?也不好点破,就提点她:“小梨这么久没有回来,你给女婿捎信没有?”
“捎了。午饭时分,我就出钱请小江的一个族兄,明天一早专程去一趟孩子爹的学校。”
柴木兰闷闷的道。
捎了又咋样?山高水远的,若是孩子出事了,一切都晚了。
这话,她不敢说出口,也只能闷在心里。
“你做的对,这个时候,可不能舍不得钱财,孩子要紧!”
柴木兰含泪抬头:“娘,你不觉得小梨是赔钱货,不值得为她花费太多心思跟钱财?”
其实,答案她心里有数,只是心里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想要从娘的嘴里寻求一个确切的答案。
为什么,她的大哥会变成今日这样子?
“什么赔钱货啊?你莫不是中邪了?”姜婉婷听得眉头紧皱,伸出一个手指头,狠狠的戳了一下女儿的额头:“你们姐妹几个,从小到大,娘可有把你们当赔钱货看?”
话音还没有落,就又觉得不对头:“前几天娘身子不舒服,让你大哥大嫂来梨树坡看看小梨,是不是这二人又起了什么幺蛾子?”
这几天,她每次问起小梨,这夫妻二人总是阴阳怪气的,很不对劲。
柴木兰叹了口气:“娘,我跟大哥大嫂闹翻了,给您添麻烦了!”
“闹翻了?到底怎么回事?”姜婉婷一听,顿时就急得不行。
“是这样的……”柴木兰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实事求是,也没有添油加醋。
姜婉婷听得面沉如水,火冒三丈。
在女儿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她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回到家里,已经是日上三竿,见老大跟老大媳妇竟然没有下地,而是坐在桌前,美美的喝着小酒。
大孙女娟子洗衣喂猪劈柴火,等会估计还得做饭,忙的那叫一个团团转。
这二人,倒是挺悠闲自在的,喝酒还奢侈的配了油炸花生米。
老太太冷眼旁观了好一会儿,越看就越冒火,心里憋屈的要命。
偏偏这个时候,老大媳妇竟然还冷嘲热讽:“娘,你这么早就回来了,该不会也是被柴木兰那个白眼狼给赶回来的吧?”
老大竟然冷笑着附和:“娘,昨天我都跟你说了,让你不要去梨树坡,可你就是不听!妹妹啊,人家如今找回女儿了,不需要娘家帮衬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咱们认识的亲人了!”
“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东西,这一年来农忙的时候,水生跟娟子去帮忙干点活,人家也没有让白干!好吃好喝招待不说,哪一次没有带回好酒来,就这样也堵不住你们两个酒鬼的嘴?!”
姜婉婷怒极反笑,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翻腾的怒火,反手就是一个耳刮子,狠狠的抽在了儿子的脸上,“我看你的良心都被狗给吃了!”
儿媳蛮横无理,她奈何不了,儿子还是可以管一管的。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生出这么自私凉薄的儿子。
幸好,大孙子跟大孙女,都是好的。
再一想,三个小的孙子孙女,都被儿媳给带得有点不像样了。尤其是二孙女,跟着好吃懒做又嗜酒的儿媳,从模样到性子都学了个七七八八。
顿时,心里就恼恨的不行,又给了老大一巴掌:“你个忤逆不孝的东西,老娘又当娘又当爹的,把你们兄妹六人拉扯大,我容易么?!你这个做大哥的,要点脸行不行啊?没有半点长兄的担当不说,还对自己的妹妹那样的刻薄,是不是不把老娘给气死,你誓不罢休啊?!”
她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就这么命苦?
国军的遗孀,大户人家的小姐,小地主的儿媳。
这些年来,这三座大山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经历了千辛万苦,这才好不容易拉扯大了几个儿女。
如今年景好了,原本以为下半辈子,可以安享晚年了。
谁知,她原本最为依仗的老大,跟最贴心的小女儿,竟然会走到翻脸这一步!
柴福贵,都说你战死了,而且还是因为舍命去救别人而死的。
可是,我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呢?!
以你的胆魄,以你的为人,以你的狡猾,怎么都不应该啊!
数千里之外,繁华热闹的大城市,王府井百货大楼。
柴建国(原名柴福贵)一副大干部的派头,正陪着衣着讲究的娇妻,在贵重商品柜台前,挑选价值上千的女士手表。
忽然,莫名的,就觉得后背一寒,顿时心跳如鼓。
这种突如其然的,潜意识下的不妙的感觉,好多年都不曾有过了。
难不成,有什么人在背地里算计他?!
******
小梨回到生活了十三年的市里,还是半下午的时候。
在招待所安顿好行李,第一时间就找了一个邮局,给父亲拍了一个电报。报平安,并告诉父亲,她还得在市里多留几天。
顺便,还写了一封家书,告诉父亲自己去了一趟花城,兰花卖了一个不错的价钱。请父亲开始做调动工作的准备,来年开春之后,全家人就都进城去。
市一中,语文教研组办公室。
梁老师跟同事聊得正好,忽然满脸愁容,叹了又叹。
赵老师:“你怎么啦?”
“哎,就是想起许来弟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有没有继续上学。”对于这个得意门生,她惋惜的很,也心疼的很。
“是啊,当年咱们学校的中考状元啊!”
“何止啊,市里的探花啊!多好的读书苗子啊!”
“这孩子人品个性都很不错,但愿她还能继续学业,有一个好的前程!”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提起许来弟,就没有一个人不感慨万分。
许家人的心,可真够毒的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