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越苏秀 > 第78章 威胁也得分人

我的书架

第78章 威胁也得分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汉已经明白这周越从头到尾都是在调侃,一直在扮猪吃老虎,这下大汉心里更是憋屈,这么个小白脸竟然也敢这样调戏他们,忍不住怒火中烧。

“该死的,竟然玩这一套,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说着大汉作势就要起身动手,看一脸凶恶的摸样还有那浑身的肌肉,几个女人不禁为周越暗暗捏一把冷汗。

“这就要做健身运动?还没喝西北风,哪里来的力气啊?晚上怎么去找富婆啊?”周越一脸坏笑的问道,话里满是调侃与讥讽的味道。

此话一出大汉脸上激动的神色还有那猥琐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几个美女捂着肚子笑得起伏后仰,已经快要不行了,大有要抱着肚子倒下的趋势,而几个大汉也是强忍着笑意,仿佛看到大汉低眉顺眼的摸样……

“我艹,”大汉老脸一红,作势就要掀桌子,看那样子直接就是急了眼。周越早就已经耐不住性子,这看来对付这样的人根本不能用这一套,越是给他们留脸,越是蹬鼻子上脸,打定主意后也没有留手,既然动手那就得全部放到。

还没等桌子被掀起来,周越用力一脚踢在桌子上,直接把桌子顶在了大汉身上直接顶到了墙上,宁若溪拉着韩玲和徐蕾就往外走,感激逃开这战场,韩玲还一副跃跃欲试摩拳擦掌的样子。

“怎么?对我这个安排不太满意?”周越用脚撑着桌子,把大汉死死固定在墙上,饶有兴致的问道。

……

“那就安排你们去厕所吧,不用谢我哈。”周越大大咧咧的说道,周围大汉直接别激怒,以为这个小白脸要翻了天,直接摸起酒瓶子就冲上来,朝着周越头上狠狠砸去。

周越一个转身,避开了大汉砸下来的酒瓶子,顺势往前一带身子,紧紧贴在大汉身上,用力一顶,大汉直接被顶了出去,其余落下来的酒瓶子直接砸在了大汉身上,周越拍拍手,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一群大汉嚎叫着冲上来,周越根本没有过多的言语,既然动了手那就要放倒再说,拳拳到肉脚脚有力,很快一桌子大汉就被放倒,在地上不断的哼哼着,周越笑着走到衬衣大汉面前,饶有兴致的问道:“哥,我这不是故意的啊。”

看周越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一群大汉怒火中烧,板凳啤酒瓶直接招呼过来,周越不慌不忙的躲着,一边躲一边嘴里还嘀咕:看来你们对这安排还是不满意啊,看来只能是让你们在厕所喝西北风了,双重优厚待遇。

衬衣大汉更是涨红了脸,攥着拳头狠狠砸了下来,周越也不躲避,看似不经意的伸出拳头抵挡,拳头对拳头,大汉立马被打飞出去,抱着手臂在地上不断的痛苦呻吟,仿佛刚才周越的手就是一块钢板。

周越仍旧是一脸笑意,仿佛对这些大汉意犹未尽的摸样,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在一群大汉身上来回打量着,就等着看谁还不服气,好上来好好开导一下。

衬衣大汉已经明白过来,周越这是在扮猪吃老虎,深藏不露之下是个高手,此时衬衣大汉怎么能不明白,这惹了不该惹的人。

“怪我瞎了眼,是那两个小子把人带来的。”衬衣大汉一指旁边两个小子,刚才动手的时候两个小子躲在了一边。

看着周越要走过去的摸样,两个小子威胁的说道:“别过来,否则徐蕾没有好果子吃!”周越一怔脚步,而徐蕾浑身瑟瑟发抖,周越这才看出来这两个小子原来是欺负徐蕾,看样子已经也不是一次两次。

周越脑子里想着,要么不动手,要动手就得把这两个小子彻底搞怕,要不然给他们机会报复徐蕾,这事可就麻烦了,周越阴沉不定的在想着什么,不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两个青年一看周越这个摸样,知道这招管用,开始大放缺词,威胁的话不断说出,好像周越要是敢动他们一根寒毛,那就要把徐蕾生吞活剥一样,几乎是越说越带劲,而周越的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

“嘿嘿嘿嘿……两位,有话好商量啊。”周越满脸堆笑的说道。

“好说个屁,别以为打不过你就没事,小心整徐蕾那个小蹄子。”两个青年跟本没看出来,此时周越已经是在暴怒的边缘,浑身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一旁的衬衣大汉感觉到这股气息,吓得浑身冷汗直流,这是一种身体本能的害怕反应,好像对周越很是忌惮。

徐蕾在一旁一一副害怕的摸样,好像很是忌惮青年说的话,周越全部都看在了眼里,心想一定要给徐蕾解决掉这个烦恼,从此身边清净。

而两个青年根本不明白这,只是感觉周越的眼神有些可怕,眼睛通红的看着他们俩,越是这样两个青年越来劲,不断威胁给壮胆,生怕周越冲过来把他们暴揍一顿。

“要是敢动我们,看我们怎么把徐蕾弄住,狠狠的折磨一顿!”

此时苏秀赶来,看到周越双眼通红的样子,一地呻吟的大汉,顿时心里一惊,这就是五年前的翻版,那个时候也是这样一副场景,一地大汉倒下呻吟,周越满身是伤红着眼睛,硬生生杀了那个男人。

周越心里已经起了杀意,他不会容忍这样的定时炸弹在身边,既然两个青年如此威胁,肯定不能让徐蕾身处险境当中,听着两个青年嘴里越说越离谱,周越的杀意越来越浓。

“怕了吧,还是乖乖让我们走,否则……”

话音未落,周越动了,如同地狱修罗一般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青年,几乎是转瞬之间两个人就被打飞,牙齿散落了一地,周越的身体紧跟着追了上去,几乎是在落地的一瞬间,周越狠狠抓住两个人的脖子从地上拎起来高高举起。

“小越!住手!”苏秀娇呼道,赶紧冲过来拉住周越的胳膊,一脸惊恐的劝解道,眼中流露出的恐惧像一根尖刺,刺痛的周越的心。

暴怒状态下的周越这才回过神来,慢慢松开了手,刚才就差一点就捏碎了两个青年的脖子,幸亏苏秀赶来的及时,要不然还真容易失手把这两个小子给了解,刚才周越是真的动了杀心。

“你们刚才说什么来着?我没听清楚。”周越掏着耳朵看着两个一脸惊恐的青年,两个青年正坐在地上捂着脖子大口的喘息着,看着周越通红的双眼,眼里忍不住的惊恐。

威胁也得分人,要是碰上周越这样的人,怕是只有老老实实,青年心里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嘴里还少了几颗牙齿,一副狼狈的样子。

“刚才没说啥啊,说要老老实实不再纠缠徐蕾了啊。”青年赶紧的改口道,双手不断的在哆嗦着,刚才周越掐住脖子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那生死一线的滋味,看着周越刚才是真的想杀了他们。

看两个青年浑身瑟瑟发抖的样子,眼睛里满是恐惧,这是濒临生死才会有的害怕,周越满意的点点头,知道这两个青年再也不会有所企图。

“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你们懂得。”周越掏着耳朵转身离去,两个青年拼命的点着头,生怕周越不知道他们已经知道的样子。

在一地大汉惊恐的目光中,带着几个美女消失在眼前。

“周越,谢谢你,刚才真的好害怕,不过一直都想着你说过的,要动脑子。”徐蕾拉着周越的手臂摇晃的说道,此刻已经褪去了坚强的外表,流露出最真实的一面,浑身还在颤抖着。

轻轻抚摸着徐蕾的头发,周越不断的用肢体语言安慰着,仿佛在哄一个受委屈的孩子,抚平徐蕾心里的恐惧。

“周越,不错呀,刚才那表演还真是精彩,就像是真的一样。”韩玲大大咧咧的说道,刚才周越身上表现出来的杀气是那么真实,真实到连她也骗过,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小柔也想说些什么,可是没有说出口,臭流氓三个字已经到了嘴边,可是没敢说出来,刚才周越红着眼睛的一幕历历在目,让小柔一阵惊恐。

“好了,小越是保护我们,他只有对别人才会这样,对我们的时候,你看他敢怎么样?”苏秀说着就拧住了周越的耳朵,一副吃定他的摸样。

顿时空气中尴尬的气氛消失大半,宁若溪淡淡的笑着,看着眼前的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化解一切危险,带给所有人心底的安慰,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占为己有?让他撑起一片安全的天空,尽情的做一个小女人,从此无忧无虑……

“嫂子,别拧了,再拧就掉了,还怎么安慰蕾蕾啊!”周越呲牙咧嘴的说道,此时还在吃着蕾蕾的豆腐,此话一出尴尬的气氛消失不见,几个女人杀气腾腾的围了上来。

一群美女上下其手,直接把周越来了个章鱼上身,不停的捉弄这周越,而周越则是呲牙咧嘴一副痛苦的摸样惨叫着,装模作样的呻吟几声,一脸的坏笑。

“敢趁机吃蕾蕾的豆腐,好好教训他!”韩玲大手一挥,立马上去帮忙,小柔紧跟其后,可周越明显感觉到身上的力度都轻了很多,娇羞中带着一丝温柔,像一把温柔的铁链,缠绕在他的心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