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越苏秀 > 第65章 摔了一跤

我的书架

第65章 摔了一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抽眼打量,四周安安静静的,温馨的病房装修不错,看着不太像病房反而像是姑娘的房间,而只有韩玲伏在床边呼呼大睡,幸福的打着小呼,嘴角挂着一丝口水,丝毫不在意那领口的大面积走光,周越看的眼珠子通红。

周越心里一阵抽搐,心想这来陪床竟然还穿短裙丝袜,最要命的还是大马金刀的摸样,两腿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让他一览无余两腿的美景和裙底风光,大早晨就受这个刺激鼻血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周越狠狠的过了眼瘾,眼珠子瞪的大大的,死命的朝着韩玲身上猛看,在上下走光的地方尽情欣赏,带着一股报复的心理,鼻血更加汹涌澎湃。

看的过瘾正欲擦擦流出的鼻血,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高跟鞋的滴答声,周越赶紧闭上眼睛,可是鼻子中一股温暖流出,周越一阵无力,希望这鼻血少流一点,这都是韩玲给害的,这会谁占了便宜?

哎,任由它流吧,就当是降降血压,周越心里安慰的想着。

病房门被打开,韩玲瞬间警醒,赶紧擦了擦口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周越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韩玲的慌乱,强忍着笑意,听到高跟鞋的声音走到病床前停下,空气中仿佛带着一丝紧张的味道。

“宁若溪,你来了啊,看了周越一个晚上,累死我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韩玲笑着说道,听着话里的意思就是要开溜。

周越这才明白,原来韩玲是来看护他的,这韩玲反倒是呼呼大睡起来,感觉到腿上的一阵酸麻他就知道韩玲睡了一整晚啊,要不然这腿怎么麻木到没有知觉……该死的,是谁让韩玲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来的啊,苍天啊……

还厚颜无耻的喊累,此刻小爷的腿都麻了,我擦!周越心里无声的呐喊着。

“韩玲你看的真不赖啊!”宁若溪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声音就像是从牙缝里硬生生的挤出来一般,让人听着不寒而栗。周越强忍着笑意,脸上尽量平静一些,等着看韩玲的好戏,谁让她看护还呼呼大睡来着。

“我,我就是睡了一小会而已,就一小会……”韩玲心虚的说道,听声音就听出来底气不足。

周越感觉到鼻子上一只冰凉的小手拿着湿巾在擦拭着鼻血,温柔的感觉包围了全身,周越感到一阵无比的舒服,通过感觉周越知道这是宁若溪,细致中带着一丝经验不足,可能感觉到宁若溪的用心。

“啊,什么时候流血了。”韩玲不可意思的说道,此时怕是跳进黄河也要洗不清。

宁若溪没有说话,轻轻的擦拭着周越的鼻子,而周越感觉到一阵酥痒在脸上,他知道这肯定是宁若溪的长发散落下来,带着一股独特的清香,有些牡丹味道的香气,雍容华贵中不时魅力,而又不浮不躁,很像想宁若溪的性格。

听着门外响起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周越猜到应该是苏秀等人来了,对于苏秀的脚步声周越很是熟悉,果不其然病房的门被推开,偷偷眯着眼打量一下,果然是苏秀,怀里抱着保温桶,身后跟着一身运动服的徐蕾。

韩玲脸上已经有些不自然,周越心里偷笑,这火爆脾气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苏秀姐,你看。”宁若溪立马就开始给苏秀看那殷虹的湿巾,上边布满了鲜血,看的苏秀心头一跳,立马放下了保温桶上前来查看。

“韩玲,这是怎么了?”苏秀一脸疑惑的问道。

……

韩玲的脸上精彩的表情如同见了鬼,此时一阵红一阵白,想来肯定是不好意思,昨晚韩玲大马金刀主动要求来陪护,力推所有人,把连续看守几天的宁若溪换下,然而出了这种事,这让韩玲情何以堪呐。

“这个,这个……”韩玲支吾着说不出话来,看的周越一阵暗笑。

徐蕾眼尖,看到周越眯着眼睛,一声娇呼道:“快看周越的眼睛睁开了,好像要醒过来啦。”徐蕾激动的声音这一下就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间美女们的眼睛都顶在了周越脸上。

周越知道已经隐瞒不下去,故意干咳几声,慢慢睁开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涨的胸口肋骨生疼,脸色煞白一副老态龙钟的摸样。

韩玲这才放下了心,笑嘻嘻的走过来摸了摸周越的脸,一副放下心来的样子,幸好周越及时的醒过来,否则韩玲还真不好解释。

在苏秀的带领下,一群美女展开了对周越的会审,看这个架势颇有刨根问底的意思,周越看着宁若溪的黑眼圈,知道肯定是熬了好几晚上,宁若溪的心思他早呢么会不明白,其实就是想等这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叮嘱一下,可事不随人愿。

周越看了看宁若溪慢慢开口,宁若溪一脸紧张的样子,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嘴唇,焦急中透露出一丝无奈,等着周越说出事情的真相,暴漏出她的所有身份和事情……

“摔了一跤,就摔成了这个样子,哎……”周越淡淡的说道,话音刚落宁若溪紧绷的脸放松下来,长出了一口气,而其他美女脸上的表情则精彩的像是见了鬼。

“放屁!糊弄鬼呢,摔了一跤就能成这个屎样子?”苏秀凶巴巴的说道,一副鬼才相信你的样子,作势就要扭周越的耳朵,可看周越这个屎样子也没忍心下手。

这下屋子里来了热闹,所有美女气势汹汹的要质问周越,颇有誓不罢休的样子,周越心里一阵暗暗发苦,周越看情况不太妙,赶紧的闭上眼睛装睡。

“头晕啊。”周越装模作样的说道,轻轻闭上眼睛,在一众美女眼皮子底下华丽丽的睡起来,最后的时候看到美女们脸上暴起的青筋,还有苏秀攥的发白的手指……

反正他现在这个样子,几个美女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这么好的条件不利用一下,怎么能对得起这身纱布呀,周越心里一阵得意,伤员病号,那还不得优待。

心里正在得意,一众美女站在原地气的直跺脚,可拿周越毫无办法,就现在周越这个屎样子,真的是“无从下手。”包裹的像个木乃伊……

刚闭上眼睛就听见沐小柔冲了进来,一阵风风火火的样子,兴奋的说道:“听说臭流氓醒了,快点问问怎么搞成的这副样子,这都可以去拍电影了,直接不用化妆就能上演。”

周越听的一阵无力,这就没盼望一点好的地方,也不知道往好处想想,还想着去拍电影,拍你妹的电影啊。

“他怎么不说话?”小柔一脸疑惑的看着周越,看着周越虚弱的摸样,连连唉声叹气,仿佛来晚了没有赶上这精彩的一幕。

周越就是不睁眼,心想你能把我怎样?还想着来调戏哥,你还差得远呢!

“臭流氓!臭流氓!你听到了吗?”小柔拽着周越的耳朵吼着,周越强忍着耳朵里的一阵暖意,浑身一个激灵,湿热的气息直接扑打在耳朵上,一阵的酥痒,可周越就是不睁眼不说话。

“再不起来推你去割包皮了啊!”小柔一脸坏笑的说道,仿佛想用这个吓唬吓唬周越把他吓醒。一众美女立马被小柔的话逗笑,可眼看着周越就是没有任何反应,小柔觉得无趣,放开了周越的耳朵。

周越在心里怒吼道:割你妹啊割,整天还没完没了的割,爱割你去割去……

此时苏秀开始关心起周越的情况,苏秀很是疑惑究竟是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的,难道周越是跟人打架?苏秀很怕周越像五年前那样,那双通红的眼睛一直都忘不了……

“若溪,那天我也没问你,周越这到底是怎么了?”苏秀平静的问道,仿佛已经看透了宁若溪跟这件事有关系。

“是呀,快说,我早就看出不对劲了!”韩玲在一旁帮腔道,一副条子诈哄的口气,就像是知道了宁若溪心里的所有事。

“那天……”宁若溪靠着床比较近,周越的脚轻轻碰了碰宁若溪的腿,隔着薄薄的被子周越心里一阵暗爽,这还真是无比柔顺丝滑的腿呀,柔软到无以加复。宁若溪愣了一下,好像明白了周越的意思。

“那天我开车经过,看到一个人惨兮兮的躺在路边,就是周越。”宁若溪淡淡的说道,听不出有什么不对劲,再者所有人只是知道宁若溪送周越来医院,而并不知道其他的事情,包括周越在宁氏集团工作也是一无所知。

说完之后宁若溪松了一口气,心里暗暗感激周越帮她保存了这个小秘密,她不想让别人知道,也不想暴露宁氏集团总裁的身份,仍旧想快快乐乐在这个屋子里生活下去,宁若溪倒是不担心韩玲,因为韩玲也是双重身份的人,她们彼此心知肚明。

周越听着宁若溪的话,再次碰了碰宁若溪的腿,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丝笑容,一闪而过,可宁若溪看的清清楚楚,但是周越不断摩擦着她的腿,一时让宁若溪猜不透这周越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