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成空 > 第十三章 准备着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准备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景天把弓箭给了福海,长枪跟回阳丹给了景瑞。

  手里剩一大包灵石,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灵石,这下买一大堆的草药,好好炼个够。

  “打人比打凶兽强啊,三万啊,得打多少铁甲鳄、熊罴才能赚到,还不用自己拖去卖,张嘴就来。”

  福海不无感慨的说。

  九斤:“打人有风险的,这次要不是老头,哎呀不是,要不是前辈能赚这么多灵石?”

  大嘴巴:“有实力就是牛逼,动不动就是‘我一人扫你一大教,扫你一大族!’多霸气!”

  福海跟着起哄:“‘我平了你东启教,在那里再立个山门’哈哈哈哈……”

  景瑞的伤势的好转,景天也开朗起来,几个小家伙有说有笑回到了洞府。

  景天跟缺牙道人说想回去了。缺牙道人挥了挥手,让他们自己回去,船还在那里自己划回去。

  五人对着缺牙道人躬身一拜,出了洞府。

  来到河边上了船,景天划船,劲大,学的也快。只是划到对岸也用了差不多半天时间。

  把船丢在河边,来到大鳄这里,有阵法防护大鳄还是老样子。只是出来缺牙道人没说怎么解开阵法。

  景天围着转了两圈,一拳打在光罩上,五彩光罩碎裂消散。几人拖着大鳄往回走。

  三天后,坊市上出现了一条十几丈的大鳄,又是一堆人围着。

  炼器铺面的人直接来买走了皮甲,给了一千五百灵石,剩下一堆肉值不了几个灵石了,半买半送的都送出去了。

  五人在尾巴上每人切了一块,带回家。

  卖完肉就到草药铺面买草药,有灵石了一下买了炼制十颗的量,还有一些疗伤草药。

  灵石去了一大半,景天感觉再多的灵石也不够花。

  终于回家了,这次出去的时间长,景天有好多话要跟娘亲说。

  围着娘亲讲大鳄,破败山门,缺牙道人……除了两个月后要打擂台没有说,怕娘亲担心。

  景天拿出大鳄尾巴肉让娘亲帮忙熬煮,林芸芝马上动身。儿子小,每次出门都担心,能平安回来她很开心。

  肉熬煮好后,还是老样子,景天端着大陶碗坐门槛上。从布袋里拿出小乌龟,摆在一边。

  小乌龟伤背已经平复,裂甲都脱落被景天收集起来了。只是还和以前一样没动静,不过景天看到了变化,相信小乌龟会醒的。

  “小乌龟,还不醒吗?看看,大鳄的肉,娘亲熬煮的香啊!”

  双手撕肉,两腿来回晃。回家真好,想怎么就怎么。

  第七鼎已经没有压力了,福海他们几个都一样。这次泡灵乳实力大涨,鼎都要换了。

  五人一起到丹老洞府,刚好景天爷爷也在。景天跟丹老、爷爷说了这次出去的经历,还有两个月后的擂台比试。

  两位老人都没说话,丹老查看景瑞的伤势,已经好多了。

  景天爷爷问了一下缺牙道人的情况,跟丹老合计应该是个隐世的修行人,只要对几个孩子没坏心就好。

  最后拿走了长枪跟弓箭,说是重新祭炼。福海他们换鼎走了,景天留下来要炼丹。

  丹老跟他说了炼筑基丹该注意的地方,丹方复杂了,草药的属性就要了解透彻。

  任何环节都考虑到了,最后才是最关键步骤控火。

  这个是要经验的,也要强大神识,丹老说他现在还小,等大了修为提升了自然就知道了。

  景天其实已经摸到了最关键的是控火,只是总是有欠缺。

  没办法,只有炼,拿灵石堆。一想到灵石又是一脑壳包。

  十颗筑基丹和疗伤丹药,景天盘坐丹炉前炼制了一个晚上。

  除了疗伤丹药他满意外,三颗成丹形的筑基丹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丹老来看他的炼丹情况,他把三颗筑基丹交给丹老,丹老看了看告诉他:

  药力不够,近乎废丹。景天把丹药扔进了地火,一晚上烧了一万多灵石,他发现炼丹就是个坑,巨大的坑!

  出了洞府,到院子里找到第八鼎,一下就抓起来搁肩膀上,出了院门。

  修炼之后,景天去集市买草药所剩的灵石全部买了草药,回到丹老洞府就开始炼丹。

  这次成丹多了有六颗,不过只有一颗自己满意。

  他拿着这颗给丹老看,丹老点头说这颗勉强能用。那剩下的不用说了,丢到地火里烧了。

  三万灵石换来一颗勉强能用的丹药,景天无奈,剩下的草药不够炼一颗丹药,他把草药装进了布袋。

  没灵石了那就好好修炼,为擂台比试作准备。

  半个月后,景天爷爷拿来重新祭炼了的长枪跟弓箭。

  “小天,第九鼎能举起来吗?要是能举起来,这方黑印就给你了。”

  景天的爷爷笑呵呵的手托一方黑印问景天,这黑方印一看就知道是法器,而且级别不低。

  景天走到第九鼎那,抓鼎上肩。鼎很沉景天扛起来了还走了几步。

  “这黑印是我早年的法器,陨铁所炼。我把它封在五万斤,等将来你修炼法力了再解封。现在送给你了。”

  景天爷爷说着递过来方印,景天接过手,举起试了一下,

  这黑方印比第九鼎份量少了一万多斤,却不如鼎那般大,只有一米见方。景天跟喜欢。

  “小天,你的力量成长虽然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但是跟远古大凶、神魔的幼年比起来还是远远不够。”

  丹老意味深长的说。景天没有想过跟远古大凶、神魔比,但是他很好奇它们幼年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远古大凶还有神魔的幼年力量多大?”

  丹老:“它们的幼年据说能举起十五万斤,有的甚至达到二十万斤。”

  景天惊呆了,还打凶兽呢?要是碰上小时候的远古大凶神魔,三个自己也不够打的,差距太大了。

  看来还要努力啊!扛上黑方印拜别丹老跟爷爷就修炼去了。

  丹老望着走出远门的景天:

  “越来越近了,筑基前的汤药要抓紧了。”

  景天爷爷:“一直都在准备着,只是太难了。”

  丹老:“你的收藏加上我的缺口还是挺大,有些灵药都没听说过。

  大教派家族虽有些底蕴,想要集齐这个药方所需都很难,何况你我?”

  景天爷爷:“神血听说我族有,改天找老家伙们讨要。小天回来说擂台比试有奖励灵药神血,希望他们能弄到一些。”

  丹老:“东启域的灵药相对于这边肯定要多一些,至于神魔精血那就不知道了。”

  景天爷爷:“缺牙道人那里有个草药园,里面有灵药,只是从没听说过这人,老祖们应该有认识的,有机会了问问。”

  丹老:“当初就说过,这条路太难,一切看小家伙们的造化吧!”

  景天爷爷沉默,过了一会:“远古大凶、神魔幼年真的能举起十五到二十万斤?”

  丹老:“谁知道呢!”

   每天的修炼小家伙们从来没有停歇,又过了半个月景瑞突破至凝气七重了,

  大嘴巴、九斤也跟着突破了。景天有些着急,都突破了他没动静,感觉力量的增长停滞了。

  丹老劝他不要着急,说他还小。能不急吗?远古大凶神魔幼年就举二十万斤,他这才哪跟哪?

  再说擂台比试多份力量灵药神血就多一份保障。

  福海想换第八鼎,景天爷爷给他在族里弄来一把未开锋重剑,也是法力祭炼过的,级别也不低。

  封印在三万斤,福海试了一下,勉强能扛,只当换了鼎的。一直想着弄把法剑,现在有了,飞吧!

  景天跟福海几个商量,还有一个月就要擂台比试,他想去破败山门修炼,那里有灵乳池。

  福海几个当然没意见,都回去跟家里交代清楚,这次去山里修炼可能要几个月。

  丹老炼制了炼体丹药给景天,又给他一个丹方,认真的对他说要保密,

  这丹方是他们几个筑基前汤药丹方,从没见丹老如此慎重,景天没有带丹方,只记下了。

  景天的爷爷给了景天一个小药瓶,里面是两颗回阳丹,嘱咐他这是保命的丹药,

  景天知道,景瑞那里不就有一颗吗?缺牙道人说过的。

  一切准备就绪,几个孩子朝深山进发。

  福海扛着重剑,背着弓箭。景瑞没带长枪,本来扛鼎再带长枪麻烦。

  景天把丹药分了,这段时间消耗的都不多了。

   河边的船还在老地方,以缺牙道人的本事不奇怪。

  登上船福海抢着要划,景天让他去。到了岸边停好船几人来到了洞府。

  缺牙道人盘坐,台阶上,脸上带笑面对着景天他们几个,福海拿来两个大酒囊送上台阶,缺牙道人接过:

  “呵呵,会来事。”

  枯燥的苦修开始了,还是按以前的方式,白天修炼晚上泡灵乳池。

  随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在成长,连小乌龟的龟甲都鲜亮起来,不再是以前的死气沉沉。

  景天着急也很郁闷,本来指望到这里情况有所改观,然而仍然感觉不到增长。

  无奈,只有请教缺牙道人,缺牙道人只跟他说了一句:

   “你还太小,力量的增长快过了身体的增长,你现在应该着急长毛而不是长实力。”

  景天彻底放开了,不再总想着增长实力,一切顺其自然吧,只是修行不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