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成空 > 第八章福 海受伤

我的书架

第八章福 海受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广场上像座小山似的大蛇,紧紧的盘在一起。缠绕着的应该是跟景天打斗过的黄金雕,因为黄金雕的一半翅膀露在外面。

  景天离的有些距离,持鼎警惕的看着这一幕。景瑞担心走到广场的景天,他也带着鼎跑到广场景天身边。

  过了好一会儿大蛇松开庞大身躯,露出已经被勒死的黄金雕,尾巴一扫,黄金雕像片落叶落在了台阶下。

  “我无意与你们为敌。”

  大蛇开口说,景天有些震惊,还从来没见过会说话的凶兽。他没动,依然保持警惕。

  “这黄金雕与我族有大仇,我的孩儿跟好多族人都丧命其手,知道它在这里,我从莽荒深山中一路追过来。”

  大蛇扭动庞大身躯到广场边,望着台阶下已经死去的黄金雕。

  “我们几个实力相当,任何两方动手搏杀,即便胜了也会留下伤,而被第三方所趁。所以一直在这里僵持着,直到你们的到来,黄金雕受伤,我才有痛杀仇敌的机会!”

  大蛇收回目光,看着景天继续说:

  “谢谢你们,我想以后我不会再到这里来了,我会回到深山。你们也赶紧离开,这大殿里还有一个,实力在我们几个之上。”

  这个时候就听见大殿里传出来“哈叱,哈叱”的声音,接着“嗒嗒”很重的步伐声音。景天汗毛咋起,盯着大殿门口。

  “赶紧走,你们打不过它的!再见!”

  大蛇神情紧张的说完,从广场边上进入树林消失不见。景天、景瑞互相看了一眼,退到台阶上,盯着大殿门口。

  一张长长的大嘴巴,发出“哈叱”声响,接着庞大身躯挤出门口,大块头石料掉落下的砸在黑甲上,丝毫不有乎。

  背上长长的骨刺一直延伸到尾巴,宽厚的尾巴随着走路两边摆。

  这是只差不多十丈长的的铁甲鳄,它一出现有广场就奔景天这里来,尾巴一扫,带起一阵风,景天跳开:“走!”

  景瑞赶紧跟着下了台阶,捡起鼎,景天抓住黄金雕嘴巴拖着就跑。

  一口气跑到了福海身边,回头看,铁甲鳄大嘴搁在广场边上,没有追来。景天他们都松了口气。

  大嘴巴、九斤都解决了长毛獠,九斤先打死的,然后帮忙大嘴巴。两人对战经验还是差点。

  福海还很虚弱,锁骨跟肋骨都摔裂了,还好是炼体之人,骨骼强韧。

  几人把凶兽拢堆,缺少福海一大战力,搬运凶兽成了难题,只有慢慢一点一点来回跑。

  先撤入树林,防备着大鳄追来,等福海稍微恢复了再想法回去,眼下只有退回山脉那边才能休整,这是几人商量的结果。

  搬运这么多凶兽还有自身带来的鼎,虽然累,对于炼体的人来说,就只当是平时炼体修行。

  忙活了大半天的功夫,天色暗下来很久,才在山脉这边故河道老地方驻扎下来。

  凶兽堆一旁,五鼎围半圈,福海背靠着鼎,几人围着火堆,开始烤肉。虽然收获很丰,但福海的受伤让大家兴致的不高。

  “烤肉真难吃,每次出来都是烤肉!”

  也许情绪低落,景天抱怨。

  九斤:“下次出来带个锅,也熬煮一些肉。换换口味。”

  福海:“我带酒了,大嘴巴帮忙拿一下。”

  大嘴巴凑到福海身边,摸出一个酒囊,打开往嘴里倒了一口,递给景天。

  大嘴巴:“上次说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现在你就在一边看着吧!”

  福海不能动弹,只能咧嘴笑。

  话都不多,没了以前的嘻哈打闹。在这个山里的深夜,只听的到火堆烧的“噼啪”响。

  天亮以后,景天起身打起了拳法。想起情急之下跟熊罴对轰的那一拳,那应该就是丹老说的入门阶段:挥拳带风。现在再打,每一拳都使全力,想找到那个感觉。

  打着打着,景天感觉自己经脉喷张,血液沸腾,越打越起劲,似有收不住的架势。

  突然身体内嗡的一声,两臂的力量急剧暴涨,每一拳都能感觉的到拳走风随。他突破了,炼体五重。打完一通拳,景天马上盘坐下来,默念炼体法诀。

  景瑞几人看着景天,知道他突破了,都走出来,练习拳法。可喜的是,九斤在一天后也突破了。

  福海能够站起来走动了,过硬的体质又有疗伤丹药的支撑,恢复的挺快。几人又等了一天,直到他能勉强扛起鼎才动身回村。

  这个时候,天空忽然传来“隆隆”声,几人站在空旷地望向天空,一向昏昏沉沉的天空出现了一幅明亮的景象:

  空中群峦叠嶂,古树盘虬,山间瀑布飞流直下,一群飞禽划过天空。此景只存在了一柱香的时间就慢慢隐退,消失不见了。

  几人不明白人怎么回事?不知道空中显示的是哪里?但这方天地所有大教宗门、大家族都在关注着此事。而景天他们几个现在只想回村。

  回村用了三天时间,要不是福海恢复的快,时间可能更久。没有回村里,直接来到了集市丹药铺面门口。又是一大堆人都围过来看,荣老笑脸相迎,他看中了熊胆。

  景瑞找他借了几把刀,跟景天、大嘴巴、九斤剥皮取胆,分割肉,忙得不亦乐乎。

  炼器铺面的掌柜买走了鹰爪跟羽喙。熊皮被一本地土著大户花两百灵石买走了,还花一百块灵石买走了黄金雕肉。

  肉卖不了几块灵石,吃肉的基本都是修为不高或者普通人,景瑞没要求给灵石,山里采摘的草药也行。只要给点灵石或者草药就切一大块,半卖半送的,买肉的高兴坏了。

  四个熊掌被景天切下来,五人不够分,大嘴巴说不要,弄点肉尝尝就好了,景天给他切了一大块熊肉。

  这次总共得一千块灵石左右,比上次多。只要是见了灵石,几人就高兴,走路都蹦蹦跳跳的。

  草药铺面逛了一下,没什么要买的,几人回到村里。景天福海两人去丹老那里,担心伤势有碍将来修行。

  丹老其实挺看好福海的,福海身体条件不错,更适合炼体。检查了福海伤势,专门为他炼制了骨骼丹药,让他回去静养。

  丹老让景天留下来,从怀里拿出来一张丹方交给景天:

  “筑基丹?”

  景天惊讶的张开了嘴。

  “是的,你先熟悉丹方,有机会了可以试着炼制。你们几个兴许用不着,但是对修行的人来说,从凝气到筑基此丹是不可或缺的。”

  丹老捋着胡须,没作多的解释,可是景天知道,这丹药对凝气期的修行人有多重要。

  要是能炼制成功,那还打什么凶兽?累死还危险又赚不了几块灵石。

  景天起身,对丹老躬身一拜就出了洞府,来到院子,扛着第七鼎就走了。

  丹老瞪着大眼望着景天背影,直到景天走出院门口,景天其实扛第七鼎也很勉强,不过可以慢慢适应,这个他有经验。

  回到家,景天有段时间没见到娘亲了,迫不及待的跟娘亲讲这段时间的经历。

  炼丹,打凶兽,集市卖肉,林芸芝摸着景天的头,听着儿子的述说,能够见证儿子的一步步成长,也算是件幸福的事。

  景天说这段时间天天吃烤肉,都吃腻了,拿出大熊掌。林芸芝赶紧接过来,她要让儿子吃顿美味的炖熊掌。

  熊掌炖好了,林芸芝端出来就闻到香味了,景天连忙接过陶碗,来到门口,坐在门槛上。

  好久没吃到美味了,在山里真是受够了,还是在家好啊!碗搁两,腿之间,直接拿手撕大口嚼,脸上手上都是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油手从布袋里拿出小乌龟,摆在一边。小乌龟还是老样子,头四肢缩在壳里,背上伤口明显。

  “小乌龟,你怎么还不醒呢?看看,炖熊掌,多香啊,你不醒没的吃啊!”

  景天晃动两腿,看着小乌龟。肉吃完了喝了口汤,砸吧嘴,拿起小乌龟:

  “来,喝口汤吧,很好喝的。”

  碗口对着小乌龟缩壳里的头,灌了一点都流出来了。

  “哎呀,浪费!”

  景天放下小乌龟,将剩汤一口喝完。

  福海没几天就活蹦乱跳的了,伤好了的他也突破到了五重镜。扛上了第六鼎,还在适应阶段。

  景天修炼之余开始琢磨筑基丹方,他想先了解炼筑基丹,以及所需草药的价格。一个人跑到集市。

  荣老依旧笑脸相迎:

  “小家伙,需要点什么?”

  景天:“荣爷爷,我来看看筑基丹。”

  荣老:“筑基丹一般需要两到三万灵石一颗,如果是你要的话,可以只收一万多点。”

  景天心里暗惊,这么贵,炼制所需草药肯定也不便宜。不过学会了拿来卖,赚头应该比进山打凶兽强的多。

  荣老:“其实筑基丹市面上很少见的,我景族的丹药铺面也只有少量的筑基丹拿出来卖,更多的只是拿来充个门面。”

  说到这里荣老面露得意之情,见景天很受教的样子,继续跟他介绍:

  “筑基丹虽然是低端修行人所用的丹药,可是对一个人能不能走上修行的路至关重要。一般大教派、家族都非常看重筑基丹,对于丹方更是视若珍宝。

  我景族的筑基丹相比市面上的筑基丹,对筑基成功率可以提高三成甚至更多,价格也要高出好多,有时候一丹难求。

  所以筑基丹我景族有,但是拿出来卖就不多了。这就是一个大族的底蕴!”

  荣老一席话说的景天作为景族族人的自豪感,莫名的增添了不少。荣老靠近景天,低声说道:

  “小家伙,你也是咱族人,再跟你多说几句,咱们的丹药都是丹老指点下炼制的。知道丹老吗?那炼丹水平天下无人企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