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成空 > 第一章 我不修炼的

我的书架

第一章 我不修炼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雾还未散尽,茫茫大山像披着一层薄纱。

  峰顶依旧雾气袅绕,宁静的山谷里有一片石头垒砌的房屋。这里是景族旁系的一个村落,村落边上有棵得七、八个人才能合抱的古树。

  树下是个不大的场地,古树遮盖了大半。偶尔有几声清晰的鸟鸣,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嘿、哈、嘿、哈”稚嫩的童声响彻山谷,村落里早起的人们都在场地上修炼,一群孩子也在捉对演练。

  树下石条凳上坐着一个叫景天的三岁多的孩子,圆圆的脸,大眼睛,头发搭在了长长的睫毛上,也丝毫不影响他的专注。

  小手从面前兜里掏出几颗糖豆送嘴里,两腿绞在一起来回晃着。

  “大哥真厉害!”

  两个对练的孩子:景瑞,七岁。景天大伯的孩子。景福海,五岁。一个依附景族的小家族,索性改了姓。景瑞年纪大点,连连得手,惹得小家伙叫好。

  “小天,你也来修炼!”福海冲景天喊道。

  “我不修炼的!”景天接话。

  “不修炼,将来会被人欺负的!”一个大嘴巴的孩子劝他。

  “谁欺负我?谁敢欺负我!我有我姐,我姐可厉害了!”景天边说边扭着脖子点头。

  旁边大人听几个孩子的话都笑了,闭眼打坐的听了也不禁莞尔。

  “不修炼的人,大了说不上媳妇!”有大人跟着起哄。

  “我有娘亲,我不要媳妇!”景天较劲。

  “你娘亲是你父亲的媳妇,不是你的。”大人们哈哈大笑,越逗越起劲。

  “哎呀,我不要媳妇!”

  景天边说边溜下石条凳,

  “我去学堂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小天,等等我们一起啊。”

  这个旁系的村落离景族族地不远,族里请了有学问的老人,开了个学堂。主要教小孩子识字,跟一般的生活常识,以及简单做人的道理。

  宽敞的学堂里,摆着三十几张两头卷的案桌。几十个孩子坐蒲团,扶案桌跟着老先生摇头晃脑的念叨。

  老先生身后有一副字:长生无益。先生自己写好,裱起来挂在那里,没有人懂,不明白先生的意思,也没有人问过先生。

  都是几岁的孩子,学习之余最喜欢的就是听先生讲传说故事。有遮天蔽日的远古大凶;有像山一样高大,法力莫测的神魔;

  还有漫天雷声隆隆,血色闪电划破天际,刮着腥风、下着血雨持续整整三年之久;

  传说这里的人都是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大手,抓起来放在一艘大船里,飘到这里来的……

  族里的这个学堂,是孩子们接触了解这方神奇世界的初始地。

  下了学堂,景天、景瑞、福海、大嘴巴、九斤五个孩子走在回村的路上。

  本来跟上福海他们几个的步伐就很勉强,走路还不忘停下来,手往布兜里掏,所以景天总是掉在后面。

  涩涩果花开了,漫山遍野的都是,花瓣似大片雪花飘落。村落前也有几颗,树下是一地的花瓣,两条狗在这里互相追逐打闹,看来发情期到了。

  “哇呀呀呀!大铜,你胆子不小又跑来我们村了!”

  五个刚回到村里的孩子,吱哇乱叫每个人都手舞着木棍,朝两条狗围过来。

  那只叫大铜的狗从打闹中立定,竖着两只大耳,大眼警惕的盯着这群孩子,看着他们冲向它这里,它掉头就朝村落外面跑去。

  “小花,以后离大铜远点,它不是条好狗!”

  大嘴巴鼻子冒泡,手拿棍子指着跑开的大铜说道。

  身边叫小花的是本村的一条母狗,白黄相间的花纹,望着大嘴巴摇着尾巴,不时的看着离开的大铜。

  “大铜,有我们几个在,你休想欺负我们村小花!”

  福海堵在最前面拿着木棍大声喊道,景瑞拄着木棍站在他旁边。

  “对,再来就揍你!”

  九斤跟着起哄喊道,景天坐在村落前路边大石头上。把木棍靠在石头边,两只小手在胸前布兜里忙着掏糖豆往嘴里塞,很忙,没顾得上说话。

  跑远的大铜见几个豆丁没有追来,放慢脚步,最后蹲坐在路边,脑袋时不时朝几个孩子这边望来。

  就这样五个孩子跟这条大狗在村头路上形成了对峙,耗上了。

  不得不说这只叫大铜的狗,是条漂亮的狗,一身红铜色,两眼圈带黑,大耳支愣着,身形健壮高大。

  它是景族族里一位长老养的狗,据说带有凶兽狼的血统,是个串串。即便这样,村落里有老人还是希望它能跟村落里的狗再串一回,能有这么威猛健壮的狗守村子,对村落也是一大助益。

  可是被这几个熊孩子,横加干涉,棒打鸳鸯硬是一直没能得偿所愿,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大铜的主人,族里的那个长老是个爱酒之人。

  长老种了一片果园专门用来酿酒,长老忙,果园交由大铜看管,五个小家伙每次来回族里跟村落都得经过那片果园。

  望着成熟飘香的果子都会眼馋,多次出手,大铜都会“汪汪汪”的叫唤,甚至扑上来阻拦,五个小家伙恨得牙直痒痒,就这样结下了梁子。

  只要看见大铜来村落里,五个小家伙一定会出现驱赶,不称我的心,你也别想如愿!

  村里的一位中年男子打这里路过,看见几个孩子的架势,又看了眼远处的大铜,

  “你们几个以后别再驱赶大铜了,它来咱们村落不见得是坏事。”

  中年男子知道村里老人们的想法,不好怎么跟几个孩子解释,只能劝说道,

  “伯伯是想看大铜跟小花好?”

  一直嘴里不停嚼的景天仰头对着中年男子说道,在景天他们几个看来,就是不想看到大铜跟小花好,难道大人们想看到它们好?

  “去去去,小孩子瞎说什么!”

  中年男子被问的满脸通红,眼睛四下里看看,还好没人,赶紧跑路,破孩子跟狗的事再也不管了。

  小花围着景天几人摇着尾巴,转了几圈,又望了望远处的大铜,最后回了村子。大铜在小花离开后不久也起身,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