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囚禁女帝近百年 > 第8章 师妹回家的诱惑

我的书架

第8章 师妹回家的诱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修击杀不良道人这件事像是飓风一样在灵墟洞天中传播,引起大家热议和讨论,谁都没有想到如此突然。
  凌虚洞府。
  穿着玄色衣衫的师兄站得笔直,抱着一把剑。
  他是墨修的师兄。
  刚刚离开桃花源,拜入灵墟洞天中比较出名的凌虚子门下,就听到墨修击杀不良道人的消息,非常惊讶:
  “他有这样的本事,怎么可能?”
  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脑海中回忆起平日里和他相处的画面,这人除了有点憨憨之外就是有点憨憨,怎么可能隐藏着如此手段。
  这根本不可能。
  “是真的,我已经确认无误。”坐在旁边的师妹扎着包子头,托着腮帮子,刚开始听到的时候她也特别惊讶。
  虽然她也不愿意相信,但事情是这样。
  由不得不信。
  “炼气大圆满,他藏得好深啊。”师兄目光变得深邃,目前所传的事情很黏想象到是师弟做的。
  师妹无奈道:“是啊,比你我都强,隐藏得好深。”
  师兄抱着剑走了两步,道:“师妹,还记得墨修说过的话吗,他说没有得到师父的任何东西,好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把我们都骗住了,现在我怀疑他一直在骗我们,他肯定得到了师父的所有好东西。”
  “对啊。”师妹依旧是托着腮帮子道。
  “真不是好东西。”
  “对啊。”
  “混账玩意。”
  “对啊。”
  师兄转身,道:“师妹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对啊。”
  师兄:“……”
  师妹:“……”
  师妹坐直身姿道:“我一直在听,师兄,你说。”
  师兄道:“我们去找他算账吧,他得到了师父的真传却藏着掖着,一点仙术都不分给我们,真的是太过分了,现在我们就去要个说法。”
  他一定打定主意,一定要从墨修的身上敲点东西回来。
  说着就要走。
  师妹赶紧站起来,拉住师兄的手,道:“师兄,我有一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说?”
  师兄望着他:“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该说不能说的?”
  “现在我们已经离开桃花源,拜凌虚洞府的凌虚子为师,我们最好不要再跟桃花源扯上任何关系,就算墨修得到了师父的宝物,也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那都是师父留给他的,要是我们现在前往索要,这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师兄一脸惊讶地望着师妹:“可是……”
  师妹道:“师兄,别可是了,以后我们就过我们的日子,在凌虚洞府好好修炼,桃花源的一切都跟我们无关。”
  “可是……”
  “师兄,别再为桃花源的事情操心,好不好?”师妹眨巴着眼睛,撒娇道。“从现在开始,桃花源的一切都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师妹,你真善良,通情达理,倒是便宜了墨修。”
  “师兄对我最好了。”
  师妹抱着师兄的胳膊撒娇,但是嘴角却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就叫拿捏。
  把师兄拿捏得死死的。
  晚上。
  休息时分,师妹顺着窗户跳出去,离开凌虚洞府,独自前往桃花源。
  “不知道为何,总感觉今日的桃花绽放得特别美丽。”师妹背负着手来到这里,大喊:“二师兄我来看你了。”
  半晌,没有回应。
  她疑惑,在桃花阁中找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墨修的身影。
  “奇怪,能去哪?”
  师妹挠挠头。
  忽然,听到桃花林中传出一道声音:“你找我什么事?”
  “二师兄。”师妹匆匆跑到桃花林,“大晚上,你居然还在练拳,你练的是什么拳,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是懒狗师父传给你的吗?”
  她今日听说了,听说墨修施展出不属于很厉害拳法。
  想必只能是懒狗师父所传。
  墨修依旧富有节奏地修炼者,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体内囚禁着一个女人,只能把不合理的东西统统丢给师父。
  “是。”
  他说了一个字。
  “果然,我就知道师父不可能一声不吭就前往神秘山谷,肯定是给自己留了后路。”
  “二师兄,师父还留给你什么东西。”
  墨修不想跟这个绿茶师妹多话,往桃花阁走去,师妹一直跟着自己。
  墨修道:“我累了,我想回去睡觉,你有事吗?”
  “有。”
  “那明日再说吧。”
  墨修不理她,回自己的房间打算休息。
  “师兄。”师妹在外面敲门。
  “夜深了,你也回去吧。”
  “砰砰砰……”
  师妹在外边敲门。
  墨修道:“你再敲门,影响我休息,我把你脑袋敲爆。”
  话一出,终于不再听到敲门的声音。
  只是睡着睡着,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被窝有动静,睁开眼睛一看,是师妹偷偷爬上他的床。
  “你要干嘛?”
  “二师兄,我想和你谈谈心,交流交流。”
  “师兄知道你爬上我的床吗?”
  “跟师兄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跟我师兄有……”
  师妹躺在墨修身侧,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只是和师兄的关系好一些,你千万别误会,其实我和他就是单纯的师兄关系。”
  “呵呵。”
  “真的,别不信。”
  “我对你们没兴趣,话说,你能不能先从我的床上下去,我这被单是新换的,弄脏了又得洗。”
  师妹依旧往墨修靠了靠,道:“我洗过澡来的,用的是白莲花熬制而成的香料洗的,你看我的身上是不是有香喷喷的莲花味道。”
  “嗯,我不喜欢白莲的味道,你先给我下去。”
  “二师兄,别这样……”
  “砰!”墨修一脚踢出去,将他踢飞到床下面。
  “哎呦,师兄你弄疼我了。”
  墨修:“……”
  师妹从地面爬起来,毫不廉耻地坐在床边,聊了聊耳边的发丝,道:“二师兄,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好平。”
  “……”
  师妹顿时皱眉,这说的是人话,什么叫好平,往哪里看呢。
  “师兄,你怎么如此肤浅,看人怎么能只看胸呢?看人得看她的秉性,她的人品,看她的节奏,这才是最重要的?”
  墨修倒吸一口凉气:“这玩意你有吗?”
  师妹:“你礼貌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