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七十章 最忙郡主李诺

我的书架

第七十章 最忙郡主李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宫宫门前,豪华马车慢慢停下。燕思敏在小红的搀扶下,缓缓走下马车。

身着浅绿收腰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青春而如坠月的一双灵珠,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面纱轻盈,看不到的容貌,给人无限遐想。

“欢迎九公主大驾光临,昨日休息的可好?可有什么怠慢与不周之处?”李祺带着众人走下台阶,其实相对于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本可不必如此,虽然只是单纯的家宴,不过做为主人,他也是给足了齐国面子。

燕思敏施了个万福,开口道:“拜见太子殿下,休息很好,多谢款待了,见过章城主,章姐姐又见面啦。”对于章婉仪,燕思敏还是内心喜欢的,毕竟知书达礼,国色天香的女子,谁人见了都欢喜。

“哈哈,那我们也不站外面了,今天只是单纯的家宴,不必见外,没有什么太子殿下,走吧。”说罢,被李祺示意的章婉仪,也轻跃的走向燕思敏,唤了声妹妹,很是亲近的一同往里边走去。

内城城东大驿站锣鼓喧天,一只庞大的队伍正缓缓停下在驿站门口,队伍内无论装扮与站位,明显分成三派。驿站前边的魏国官员连忙上前,拱手笑道:“欢迎各国使臣到来,不胜荣幸,在下陈述,大魏礼部给事中”

然而,三国来使虽说已经停下,但是领头的几人,不知道是不是商量好了,没有丝毫下马的意思,只是静静的拉着缰绳,看着眼前的魏国官员。

陈述可能也发现了,不对,笑容有些僵硬在脸上,内心不知道想着什么,但是还是故作轻松,不介意的再次开口道:“几位使臣,不如进去,我们已经备好酒宴,列做欢迎。”后边的几位陪同官员也是牵强的附和微笑。

忽然使团中一马匹慢慢往前,以一副不客气的姿态,手肘撑着马,俯视般的看着陈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述微笑,拱手道:“不知大人是?”确实,对于这位青年人,他不知情,画像中也没有发现这位人物。

坐直身姿,年轻人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魏国官员道:“我是胡国宗宁,胡国三皇子,我身边这位,武国伍子豪,武国八亲王,还有这位,赵国五皇子殿下,你觉得,你够资格接待我们吗?还是说,你们魏国没人了?”身旁几位神态冷漠,一副他说的对的意思。

“这??”陈述皱眉的看着眼前这咄咄逼人的宗宁,一般来说,接待使臣大都由他们礼部安排,后面就算有什么商谈的,或许还会有别的人来接待。只是之前皇上陛下刚刚接见完齐国使团,却派他一个小小的给事中来安排这三国使臣,特别在这使团中,这些人在各国的地位还不低,确实明显有点不够格了,但是这样被点出来,撕破脸面,还是有些难看,若是这次来人连马都不下,虽说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但往后怕也是会落人话柄,对前程有点影响。

宗宁拉紧马匹,看着驿站上边的迎宾楼字样。一点不客气的道:“看来这魏国确实没人了,早知道就不来了,日后回去,我定向父皇说明情况,这泱泱大国,号称百万雄师的魏国,不过徒有虚名罢了,两位觉得呢?”说罢,还不忘把其他两国一同绑在一起。不知道给了什么样的好处,其实两国早就图谋好了,这次前来,一切也以胡国马首是瞻。

陈述平时也是唯唯诺诺的,遇到这种情况,确实有些为难了他。上边只是让他接待好来使,若是影响了几国关系,怕他也承受不起。

“宁皇子,不如先入内歇息,容下官前去禀报,如何?”

宗宁大笑一声,说:“回头,这魏国,不来也罢。”

“这,这。。”陈述在旁紧张的手足无措,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不远处传来阵阵跑步声。

领头的是一偏偏少年,正一副看戏般的神情,看着这边发生的事情,正是那宰相黎瑞昌的小孙子,黎小山。

身后是一辆带有皇家牌匾的马车,如有身份地位的人不难看出,马车的主人正是这大魏国最受陛下与太子殿下喜爱的天仪郡主,李诺。

车内的李诺也是烦闷,本来呢,她就不喜好这种场面,就觉得很麻烦。陪同齐国九公主,已经觉得很吃力了,今天去找九公主时候,谁知她去了章府,好吧,只能跟着去,结果呢?半路宫内传来消息,让她又开始调头赶往这边,她就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忙的人了。

拉开车帘,看着前边那站满驿站门口的车队,也是有些不解,疑惑的看着正在前边与黎小山说些什么的陈述。

黎小山听罢,带着陈述就走了过来,道:“诺儿妹妹,咳咳,郡主殿下,这三国的人有点意思啊!”

听完黎小山的描述,还有陈述的话,她终于明白了这些人为何就站在门口不进去了。

“天仪郡主,三生有幸,能见到郡主,就算在胡国,郡主的名称也可是响亮啊。”前方的宗宁骑着马匹,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李诺看着此人,陈述和她低声说了宗宁的身份,她也是觉得搞笑,这些人就会说大话的吗?以前她有什么名气?是砍几棵树?还是搬了几块大木头?之前很多时候,她都跟着外公身旁,自己父王母后也很放心,从没把她当做平常女儿家一般,她在金陵露面时候都极少,能有什么名气?

不过她还是客套的点头道:“这,,”

“在下宗宁,胡国三皇子。”

“哦。宁皇子说笑了,本郡主哪有什么名气,不过,你们怎么不进驿站休息,舟车劳顿的,应该挺累的吧?”李诺也没有故意不记得他叫啥,只是刚刚陈述说的时候,她真没听清这宗宁的名字,直来直往惯了。

“既然郡主这般说了,我等自然进驿站,郡主殿下,这是本皇子从胡国带来特有木材做成的笛子,坚硬如铁,火烧不毁,水浸不烂,希望郡主不要嫌弃才好。”宗宁吩咐身后的一个随从,快步的捧着一个长盒子,走向前来。

身后的伍子豪还有赵国王屉昬,也慢慢上前拜见李诺,各自吩咐下人送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

李诺头疼,也只能吩咐下边的人接过这几件东西。

黎小山啧啧上前,道:“看来你们几位不懂我们郡主的爱好啊,这送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一个笛子,一个手串,一个还是黄金做成的东西?哎。”

宗宁不解的问道:“这位是?”

“黎小山”黎小山还很骚气的拿出一把扇子,要多装,有多装。

“黎宰相家的公子?”身旁王屉昬问道。

“想不到我竟然这么出名啊?”黎小山很是惊讶。

“黎宰相乃魏国宰相,治国理政,那是在我们那边也是出了名的,我们当然关注一些。”宗宁微笑的道。虽说他是胡国的皇子,不过在魏国,一个宰相的小公子,也是能与他平等对话的同年人。

“好了好了,你们有什么事进去后再说吧,这天都热死了。”李诺有点不知道这黎小山想干嘛,从小就他鬼点子多,她也不是怕热,只是身上这繁琐的服饰,有点别扭。

听从郡主的吩咐,陈述也是松了一口气,井条有序的安排接待事宜,在这方面。做的还是挺不错的。

正在李诺进去后,宗宁走到黎小山身边拜了一下说道:“黎公子,有时间,我们喝一杯,如何?”身旁的伍子豪和王屉昬也是微笑点点头。

“好啊。”黎小山笑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