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六十八章 李洪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八章 李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宫城外,以前的祺王府,自从李祺入主东宫后,这祺王府一般都由李洪打理入住,不过想来要不了多久,这座府邸可能会变成公主在宫外的别院了。

“皇太孙怎么不去迎候三国使臣么?怎么得空能邀请我等前来饮酒?”桌上的韩尘等齐国贵公子有些不解。今日三国使臣到来,谁都得到消息,齐国也不例外,他们还得到一点消息说,武国等国想面见魏国皇帝,不过魏国皇帝却以身体抱恙拒绝了,三国可能心有不满有所抱怨,结果换来的是这大魏的太子殿下李祺,都不打算接见。本以为就算太子殿下不去,起码也得有个身份高贵之人前去迎接,才能显示重视,谁知清晨没多久,就被这皇太孙给邀请过来饮酒听曲,几人有点疑惑罢了。

喝了小口酒,李洪抬头微笑的看着几人道:“父王已经安排人前去接见了,再说,他们哪有你们齐国重要,对于一些不请自来的人物,还指不定他们抱有什么心思呢?哈哈。”

听着这么直白的话,韩尘等人也是面面相觑,不过他们心底也不会天真的以为大魏怼他们多重视,重视到可以无视其他三国的地步。

抬起酒杯示意,看着那算是大魏年轻一辈最权贵的皇太孙,韩尘内心也洗洗思索着什么。

“听说齐国擅骑射,特别齐国北方一些牧族更是其中翘楚,不知这次前来的人之中,有没有这样的人物?”李洪挥手示意在旁的侍女退下,看着下边寻找着些什么。

陆槐序站起身来,朝着李洪抱拳作辑道:“皇太孙难道对这方面也有所雅兴?虽说我们陆家世世代代从军,对于骑射也很是精通,不过若单单说骑射,我们此行中恰巧有一位将军很是拿手,当年在胡国边境,这风将军可是从一名士卒,只用两年时间,便一步步用战功爬到千户的位置。”

李洪来了兴致的哦了一声,道:“那等过几日,我们前往皇家牧场,目睹一下这位风将军的风采了?不知这位风将军他在何处?”

陆槐序看了眼韩尘,韩尘抱拳道:“皇太孙,这风将军今天护卫着公主殿下,想来此刻应该在客栈吧。”

李洪笑笑,道:“那只能过几日了,不过今日父王设宴,邀请我舅舅他们前去,听说还派人邀请了九公主,哎,我就没有这个福分咯,哈哈。”

韩尘深干了一口酒,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这次两国若是修好,联姻或是必不可免的,这皇太孙他日必定入主东宫,而太子妃的人选想必会精挑细选之下才能确定。魏国只有李诺一个未来公主,怕是不会出嫁。

而齐国几位公主中,只有九公主是最适合的人选,不管是年龄还是在齐国的受宠程度,都足以配的上这太子妃的位置,想来这皇太孙也心知肚明。

暗暗思索,怪只怪当时没有果断一些,让爷爷给提起这门亲事,不过想到九公主的性格,韩尘觉得就算提起,最后也是作罢的。

忽然想到林安,韩尘眉头舒展,道:“哈哈,皇太孙说笑了,在齐国,露水评中,就因为就公主,至今都没有一位女子能够夺魁,一直争论的只是榜眼的名次,碍于公主殿下的身份,露水评这些年的榜首一直空悬着,不过在大齐的人都知道,这榜首的位置是何人的。”

李洪想到昨日见过的燕思敏,虽说她一直带着面纱,皇上陛下也没有计较,乃至他也没见过这九公主殿下的容貌,不过他对这九公主也有所耳闻。“一步一印遮星月,一颦一笑望羞花”,是逍遥楼点评露水榜时候,在空着的魁首位置,留下的诗句,说的就是这位公主殿下。

不过听说昨晚燕思敏,好像因为某个人而和北齐使团这边有所矛盾。

“不知你们齐国,得多少世家公子,仰慕着九公主了,不知九公主可有心仪之人?”不好过多问他国的事,那只能从旁推敲了。

众人目光不约而同的看了一下韩尘,李洪也望了过去,还以为这九公主爱慕之人是韩尘呢,毕竟无论家世,还是个人能力,韩尘都可当是齐国翘楚。隐隐居于齐国第一世家的韩家,韩尘有这个资格。

韩尘没有其他人想的那么不悦,哈哈大笑了一下,道:“这可是我等无能啊,不能得到公主殿下的青睐,可怕公主心仪之人,怕是在魏国了。”

虽说在背后议论公主的事情有些不妥,但这里的几位都是心知肚明,此间之事不可能外传的。

“哦,不知是何人?”李洪坐直身姿,看着韩尘问道。

“青月城千夫长,林安。”



“林安?”李洪细想,实在对这人没什么印象。

韩尘端着酒杯道:“或许此人皇太孙没听过,不过他的师傅,皇太孙一定听过。”

“何人?”

“马汀,马前辈。”

“四大宗师之一的马汀?”李洪眉头一皱。

韩尘点头,不言而喻。

“以前没听说过马汀收过什么徒弟,当年此人在金陵也是辉煌一时,可是与外公争锋的人物,想来这林安也是不差,就是不知道怎么就变成青月城千夫长了?”李洪不解,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韩尘看着首座上衣冠楚楚,眉间略带英气的李洪,当年在北齐对此人也只是听说,不是那么熟悉,或许他和当今魏国太子一样,也是藏拙。就像谁能想到,这在魏国,没有丝毫争夺帝王之位的李祺,会变成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当年魏国皇帝赐婚他与章府时候,大部分人以为这是皇帝释放的信号,或是想拿李祺牵制一下那时的太子。谁知十年间李祺毫无建树,与当朝官员也是避而不见,长年游历在外,只是帮皇上分担一些小事,特别那会皇上也没有给他安排在什么重要岗位,由着他来,渐渐的谁都知道他没有争夺帝王之位的心思。大部分人心想,或许当时与章家结亲,只是为了以后这皇子能有个好的结局罢了。

韩尘笑道:“此人武功极高,我等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身旁的陆槐序憋憋嘴,你是你,别带上我们,当时他不说,就吃吃喝喝。

李洪不以为意,道:“没见过马宗师,若是能见一下他的徒弟,或许也是有趣之事。”

韩尘看着李洪道:“此人正在金陵。”

“哦?”李洪心道这么巧?

“那天跟着我等过来,不过此时在哪,却不知情了。”其他几人看着韩尘,总觉得他这是有意的。

李洪哈哈大笑,道:“那巧了,等过几日,我派人邀请他一起前去皇家牧场,我也想看看宗师的弟子,武功到底有多高,能一睹风采,也是幸事,好了,我们不说其他,来人,奏乐,饮酒。”

众人举杯,同饮而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