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六十七章 你要成为自己的光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七章 你要成为自己的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屋内的气氛有些诡异,有重逢欢聚的林安三人,还有一个,本是做东,而如今却显得格格不入的归首阳。

不过看着偶尔怒眉瞪过来的朱静静,归首阳也是识趣的不再介入几人的谈话,行,快乐都是你们的呗,与我无关。

“就他?他也配啊?”朱静静听完林安说现在只是归首阳的一护卫,一件不可思议的指着归首阳。

胖子也觉得奇怪,不过心思细腻的他觉得林安不会是这么随便的人。虽说他两现在在金陵算是人生地不熟的,但是也不至于随随便便的就找一户人家当个护卫,虽说这是一个当朝二品大员。

“其中有些原由,师傅交代的事。”端起茶杯,林安耸耸肩,也没有过多解释。

朱静静也不再问些什么,只是哼了一声看着归首阳,把归首阳都吓了一跳,端起的茶杯都洒出来了。

“姓归的,若是你们敢欺负林安大哥,我要你好看。”

归首阳念念叨叨的把茶杯放下,也是不服气的看着朱静静道:“用你说?再说,凭林安兄弟的身手,我能欺负他吗?你少管闲事。”

“你!”朱静静气极,站起身就想揍归首阳,想想还是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林安也只觉得好笑。两冤家一样,和几人寒暄了一会,就要离去了。因为归首阳近些日子不能外出太久,得早些回府。

“安哥。”还没踏出房门,胖子就把林安拉到一旁,想和林安说些什么。

示意归首阳先下楼后,笑眯眯的转过头问道:“怎么?这朱家不好?”

胖子尴尬的挠了挠头,道:“那不是,虽说就待了一日,不过觉得还行,就是安哥,能不能带我一起啊?有个伴呗?”

林安收起笑容,拉着胖子走到一旁,拍了拍胖子肩膀道:“我们也都在金陵,也会日常见面的,再说我也不是去玩,有私事罢了,等事情解决了,自然会去找你的,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腻歪?”说罢,还拍了胖子的脑瓜。

“嘿嘿,就是觉得跟你混有肉吃。”胖子也能理解,尴尬的笑了笑。

“胖子,你也是有能力的人,别就盯着我看,你要成为自己的光,或许以后,我还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呢?对吧!”林安轻轻拍了拍胖子的胳膊,觉得这小时候的玩伴,真是一个不错的兄弟。

“知道了安哥,我也就问问,放心,我也能好好待着的,这朱家小姐待我也挺诚心的,那等日后得空,再约你出来聚聚,我已经打听到了金陵城最大的勾栏位置了。”说着说着,胖子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小。

林安已经习惯了胖子的大心脏,有些满意的对着胖子点点头,满脸写着“小伙子,干的不错。”

短短的相聚,几人再度分别,就算各有所志,不过还是当初的彼此。

章府门外,侍卫匆匆跑到马车前道:“九公主殿下,章家家主与小姐等人得太子吩咐,不久前已经入宫了。”

“知道了,那掉头回去吧。”车内传来燕思敏平淡的声音。

马车缓缓掉头,小红看着闷闷不乐的公主轻声问道:“公主,今日听说其他三国来使也会到达,观礼魏国太子两日后的登基。”

燕思敏点点头,其实其余三国安的什么心思,之前丁睿大人也曾戏说了一下,不过这其中的交锋,贵为公主的她,或许也做不了太多什么。但想想魏国对几国使臣应该也会盯得很紧,不会让齐国和他们有过多私下接触,不然谁知道最后的和谈,会变成怎么样?他们齐国对此也会比较上心。

刚刚拐出章府街道,迎面就赶来一宫内御林军将士。

“公主殿下,大魏太子有请公主殿下入宫用宴。”随从来到车前传话道。

本来无心的燕思敏,想到章婉伊此刻恰巧也在宫内,也就愉悦了一些。

马车再度转头,缓缓朝宫内驶去。

此时,刚好林安与归首阳几人,正从后边的路口走出。

看到前面一些士兵护着一辆豪华马车,归首阳也是悻悻说道:“看着这后边将士的甲胄样式,应该是北齐虎卫军的款式,那这马车内想来就是北齐的明珠九公主了,可惜还没目睹过真容,昨晚应该跟着我爹去宫内的。”

林安看着前边的马车,还有周边隐藏的几个安卫模样的行人,觉得应该就是那公主殿下了。想到燕思敏那有趣的模样,林安也是觉得好笑。不过这看似一无是处的二世祖,想不到对北齐军队甲胄都这么了解,他以前都没有注意这些。

看着林安好像没什么兴趣一般,归首阳内心也是称奇,觉得这林安可能小时候在深山老林一直习武,不知道世俗的花花世界,或许对女子不感兴趣,那这样一来,自己老姐可能就安全的了。不过这林安这么厉害,要是当自己姐夫的话,这金陵城,谁还是他的对手?又忽然觉得可惜了。

看着这一会抬头老天,一会低头不语,又偶尔点点头的归首阳,林安觉得这人脑子可能有点问题,兴许美貌与智慧都给了他姐,剩下为数不多的才成了他。

“对了林大哥。”虽说林安只是一个护卫身份,不过归首阳对林安还是有些尊重的,谁让他都能在水底睡一个晚上的?

“嗯?”林安好奇的转过头。

“你和朱静静那小魔女怎么认识的?”归首阳也只是有些好奇,前边林安和两人谈话,开始他还能在旁听听,后来因为朱静静时常瞪他,他也就无趣的下楼听曲了,房间就留给了几人。要不是因为要回府,他可能都不会去找林安。

“在徐州城巧遇的,不过你为何叫她小魔女?”林安好奇,这朱静静虽说大大咧咧的,不过好像也没有那么皮吧?

“小魔女还是小说她了”归首阳憋憋嘴,摇摇头转看看,又看看,小心翼翼的道:“这金陵城谁不知道她朱静静,怕是没人治得了她,特别她家爷爷对她宠溺有佳,在这内城谁见了她不害怕?前些年内城有一酒楼老板,因为掌掴了他婆娘,就被这朱静静喊人扒光衣服,在那烈阳下晒了一个下午,巡防营和巡捕房的人看到都绕道走了。”

林安震惊,这看着人畜无害的邻家小姑娘,这么泼皮的吗?那胖子还能好吗?

“虽说也不是怕她,就是好男不跟女斗,让着她罢了,以后啊,谁要娶了她,那可倒霉咯。”好像看到今后的趣事一般,归首阳都开心的抬起头颅来了。

拖着心事,马儿哒哒哒的往回走去。等过几日,或许还要麻烦下这小少爷,和他前去几个府衙问问二十年前的事情,希望一切顺利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