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六十六章 金陵魔女朱静静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六章 金陵魔女朱静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昨天齐国来使的余温还没降下,其他三国使臣一同到来的场面,不说现在,就在往年,都不曾有过。

今日的金陵依旧处于沸腾之中。与外城不同,内城一般巡防营巡视的都会频繁一些,对于街道的管控也管的很严,虽说热闹,却没有外城那样的嘲哳。

此时在迎宾馆的门前,李诺郡主的马车缓缓停下,郡主在绿儿的搀扶下,缓缓从马车上下来。

今天的郡主依旧靓丽,淡青色的裙子,头上装饰一点佩饰,清清淡淡,清静娴雅。

门口的门卫看到郡主,连忙下跪迎接。馆中的护卫统领范迪,连忙出来拜见道:“末将参见郡主殿下。”

李诺甜甜一笑,道:“不必多礼,今日九公主可好?”

范迪抬头,道:“郡主,齐国公主今日一早就出门去了。”

“哦?”李诺有点奇怪,昨晚不是还心情不好来着,再说,这金陵有她认识的?一大早能去哪?要是逛街,也不会没有人陪吧?

“郡主”看着沉思的郡主,范迪接着说道:“前面也已经派人去郡主府禀报了,还有翎将军也有陪同九公主,听说是去了章元帅府了。”

“章府?她好端端的去那干嘛?哦,路上听说曾与章舅舅遇见过,不过也没有这么好吧?”李诺觉得奇怪,她也没听说这燕思敏,与章府有什么关系。

“算了,反正父王让我照顾好这九公主,现在也不知道去哪,我们也去章府吧,恰好可以和表姐聚聚,好久没有见面了。”想到章婉伊,李诺也是很欢喜,虽说她很是好动,但是不碍着她对恬静,知书达理的章婉伊的喜欢。

刚刚来到的马车,连两匹马儿都没开始温存,就又赶往几条街道外的章府而去。



归府,因为知道今天金陵城会特别热闹,怕出什么意外,归来去还是命令归子春没特别必要不要出门,虽说有林安的护卫,但还是以防万一的好。

而归首阳就无所谓了,爱干嘛干嘛去,不过带的随从,也从平时的一两个,变成了五六个,好像一般出门搞事的富家公子一般。

对于林安这个刚刚过来的,众人也弄不清他的身份,听说也是护卫,不过看自家少爷对他的态度来看,却不是一般的护卫可言,他们面上也给足了尊重。

“林安,虽说今日外城特别热闹,不过我们还是别去了,就在内城花湖楼听听曲吧?就几个外来使臣,也没什么好看的。”归首阳从来就不是个好热闹的主,特别对于外来的使臣,和他半毛钱关系没有。

林安点了点头,现在的他也毫无头绪的,既然老头子都开口了,暂时也要在归家待一阵子,相对于章沐霄来说,归首阳这种长年在金陵厮混的二世祖,帮他查起身世更加方便一些。

两人带头,幽幽骑着马走在街道上,所过之地一般的人都会给他们让路,毕竟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认识归家公子的,还是挺多的。

朱府,朱静静也带着几个随从出门。身旁的一位壮汉特别显眼,相对于稍靠南边的金陵人士身材,这壮汉显的特别高大威猛,看着就不是个好相与之人。

“我爹昨天也说没见过林安大哥,不过想来他也不会去注意,但是林安大哥会去哪呢?会不会去找章沐霄他们去了?”朱静静摸着下巴,撅着嘴,一步一晃的,特别调皮。

“不知道,不过安哥总有他的想法,等他安顿好了,自然会来找我们的,朱姑娘放心。”壮汉显然就是胖子,对于林安,他是一百八十个放心的,一点都不担心。

“请叫我小姐!哼,你现在可是我贴身护卫,算了算了,不管他了,今天三国来使齐聚,想来是很热闹的,但是没什么好看的,走,我们去花湖楼听曲去,那儿的景色很好看,你嫩青月城一定没有。”不在意他人眼光,朱静静拍了拍胖子的大胳膊,现在她只想找事,让别人看看她护卫的能力。

胖子摸了摸脑袋,因为入乡随俗,昨晚洗漱后也换了一身宽松的衣裳,之前一直外露的胳膊也收了起来,虽说显得很是干净整洁,但他还是觉得不习惯,偶尔还动动身子,让衣服稍微舒适一些。

跟在朱静静身旁,几人就这么步行而去,丝毫没有大家闺秀出门的排面,倒像是几个江湖人士一般。

虽说很多人都去凑热闹,但花湖楼今天的客人也是很多。二楼最好的包厢,能看清外边楼下形形色色路过的人群,还有不远处偶尔游过的船只,景色特别优美。

站在窗边的林安,听着屋内传来的曲子,他突然有点想念老头子了。不知道老头子现在在干嘛?是不是又在哪哄骗村民买他的竹篮了?

对于亲生父母这个事,林安没那么的在意,这辈子其实能给老头子养老送终,就是他最大的心愿了。若不是老头子让他过来,想来现在的他也应该在竹林和老头子犟嘴吧?

不知何时,屋内的曲子已经停了,归首阳还有几个护卫也没在里边,几个陪同的姑娘正聚在一起想看却又略带害怕的望着屋外。

林安好奇,直径走了过去,就听到外边传来的吵闹声。

“你个狗腿子,不好好跟着你的主人,还有心思跑到这听曲?就你?听得懂吗?”屋外的女子骂人的声音,林安觉得有点耳熟。

“姓朱的,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动你?到时候你都没地方哭。”这个金陵城,能让归首阳这么气的女子,只此一家了。自家姐姐是不敢,宫城内院那些,就另说了。

“哟,我咋就不信呢?就你的主人过来,我一样骂,几个招摇过市的东西,就没一个正经的。别挡姐姐的路,信不信打你?”女子当然就是恰巧来这的朱静静,两家长辈在朝堂上也经常争论不休,特别朱静静也看归首阳不顺眼,连带着归子春都不喜欢,虽说几人没仇,但是一种不喜是传承下来的。

“你敢!就你带的这些人?你配....吗?”本来想到林安在屋里,归首阳很有底气的,但是忽然撇见朱静静身后那凶神恶煞的壮汉,他瞬间有点怂了,啥时候这朱静静找到这么个随从了?

瞧见归首阳的样子,朱静静很是满足,虽说一般几人都不会大打出手,不过若是手下不争气,那丢脸的可是自己。

“滚开,怎么?真让我动手啊?”朱静静瞪眼,看着面前一直在瞟胖子的归首阳,一副胜利者的姿势摆的很足。

“你。”归首阳咬牙切齿,但是觉得自己若是动手,还真不见得讨好,还是不要丢人的好。

唯唯诺诺的站到一旁,任由朱静静等人走过。

“喂!”朱静静几人刚刚走过,身后就传来一熟悉的声音。

转过头,只见归首阳正急忙的推着一个青年进入包厢,胖子瞧见林安,很是惊喜的走了过来。

归首阳看到,只觉得完了,不过这壮汉为啥带着笑容?难道这是他动手时候的嗜好么?

“安哥!”只见这壮汉直接一把抱住林安,归首阳有点摸不着头脑了,看来是认识的。

朱静静也走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叫了声林安大哥。毕竟之前他还误会林安来着。

归首阳摸不着头脑了,合着自己才是个外人啊?不过这林安认识的人真多,难道之前他说惹了上官家的事,是真的?不过就算是,有朱静静在,怕什么?

“那个?我可以说一句吗?”归首阳举起手,有点弱弱的问道。

“说?”朱静静皱眉,有点不爽的看着归首阳。

“都进来说话吧?毕竟这是归公子请的客,我们挡在门口算什么?”林安见状,打了个圆场,虽说和胖子几人才过一天没见,不过还是有些欢喜的,毕竟在这异乡,胖子算是唯一一个亲近之人了。

“哼”撇过头,抢先一步走进包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今天她才是主人。

归首阳咬牙切齿,可是又没办法,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心想先进去喝归本再说,总不至于灰溜溜的走掉吧?不过这朱静静,真是惹人烦,怪不得他们圈子里有人喊她女魔头。

在他们没注意的角落,另外一包厢的窗口,有两个人正盯着这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