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六十五章 林安是谁?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五章 林安是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大早,林安已经在小院里盘坐吐纳了,因为特殊的身份,他没有和其他护卫一样,睡在外间的房屋,而是在中院的一间没有人睡的房间里,还紧挨着归首阳的房间。

归首阳房门前也有护卫日夜轮班守护着,此时的中年护卫看着坐着快半炷香都一动不动的林安,觉得也是挺惊讶的。他也是有些功底在身,前些年还在镖局待过,不过后来因为镖局解散,不得不再出来某些生路。

“呼~”呼出一口浊气,瞬间觉得身上很是自在,总想找人练练手脚。不过看了看前边仅有的中年护卫,想想还是算了,毕竟现在不是和以前一样,见谁都想切磋几下。

对这看过来的护卫点了点头,也算招呼,或许以后还会常见,脸熟一下也是好的。

进入房间还没多久,就有丫鬟端着早点走了过来,想来之前看林安醒来,就已经准备好了。这待遇不是一般的护卫能比的。

吃过早餐,林安就往前院走去,归管家看到,也是上前打招呼道:“林公子可真早。”

林安也是笑笑道:“归管家不也很早?”

“哈哈,做奴才的哪能不早起?不过还是自家老爷更辛苦,早早的已经早朝去了。”归管家哈哈道。

林安惊讶,不过想想可能也是因为来使的原因吧,不等林安说什么,归管家看着门外路过的一些马车道:“今天听说其他三国来使也到了,这金陵更加热闹了。”

林安之前也听说其他三国的事,不过这些事情毕竟离他过远,他就没太多关心,都是当局者的事情。不过若是人来过多,那海神教怕是也容易混进来。

拉着管家坐在栏杆上,林安笑眯眯的看着归管家道:“归老,你是在金陵生活了很久了吗?”

归管家疑惑的问道:“老朽自幼便是在金陵长大,十三岁便来到归府了,林公子,有什么事吗?”

林安点点头,问道:“那归老可听说过,二十一年前,有哪家小孩丢了?”

“哦”归管家眉头一皱,细细想了下,摇摇头道:“这个确实没有印象,毕竟太过久远了,不过若是大户人家,那这么大的事或许会有印象。”

林安点点头,想想也是,可是若是说他只是一个平常人家的小孩,为何当时的那个人把他交给老头子,直接就自杀了?一点线索都不留下?

看着有些心事的林安,归管家想想也猜得出林安问题所在,他开口道:“如果当时有人报案,这事或许官府那边会有记录在案,金陵城有五个府衙,二十年前的事我也不敢说还有记录,不过也可以去找找看,想来这些府伊会给老爷一些面子的,林公子可让少爷和你前去”归管家其实也知道这林公子虽然答应当小姐的护卫,但是不能和别的相比较,所以对他也是相当的客气。

林安点了点头,看着脸色有些憔悴的归管家道:“归老,不如我给你开两个方子吧,保证你生龙活虎,第二天还能恢复元气的。”

“??林公子这是???”归管家有点看不懂了,怎么忽然你又当起大夫了?

“嘿嘿,最近归老日夜操劳了吧?”林安笑嘻嘻的看着归管家道。

“林公子。。”归管家有点不好意思了,你这么直白的,我老头子有点受不了。

“归老,大家都是男人,懂得,等会我就给你写两秘方,外边可是没有的”

站起身来的归管家,哪里受得了小年轻的打趣,只是憋红的脸,看着摆手离去的林安说不出个啥来,只是内心觉得这个青年有些有趣。

此时的金銮殿上依旧吵闹,不过皇上李昊今天也没有来,主事的依然的太子殿下。

不过今天的李祺很是头疼,不是因为昨天来使的事,也不怕什么其余三国今天会有使臣到来,他就是忽然觉得当皇帝很是头疼,特别登基之日就在两天后,他都怀疑父皇是装病的了。

“听说北齐小公主病了?怎么不是好好的昨天?一个晚宴一直闷闷不乐的好像,回去就听说生病不见外人了。”一个大臣有些不解的问道。

另外一个大臣听到,连跨几步走了过来,低着头说道:“听说闹矛盾了,还是因为我们大魏的一个统领。”

“还有这等事?此统领何人?”几人诧异。

那大人摇摇头,抿嘴道:“不知,听说是青月城来的,具体我也不清楚。”

“黎宰相,他们说的是真的?”户部尚书言楚看了看上边的太子殿下,发现他一直低着头揉着脑袋瓜,也就凑了过来。

“我也不清楚,再说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还是做好今天他国使臣齐聚,会有什么事发生的准备吧。”黎瑞昌哪里会关心这些东西。

“我想他们会不会内地接触齐国使臣,破坏我们的联盟?”

“哼,哪有这么简单,他们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胡国与北齐一直兵戈相见,和我们虽有摩擦,除去这次青月城突发事情之外,几十年算是安宁,我们也不是泥捏的。”黎瑞昌冷笑,他其实也特别仇视武国,当时的太子在位时候,武国使臣也曾来过大魏,那会就是他接待的,闹的很不愉快。若不是有太子和当时的皇后,他怕是直接就开骂了。

“停!”李祺顺了顺头冠上的头发,发觉下边真的太吵了。

“今天三国到来,父皇身体有恙,就不便接见了,让他们来太子府吧!”

“太子殿下,这有些不妥啊?”户部郎中裕合溱出列忙道。

户部尚书言楚眯着眼,在户部时候,这裕合溱虽然看着矜矜业业的,不过他也清楚他和上官家那边走的很近。

“裕大人何意?”

“太子殿下,我们昨天刚刚由陛下接见的北齐使臣,若是今天其他三国却连陛下的面都没见到,怕引起他们的不满。”裕合溱连忙解释。

李祺真想说一句,那又如何?不过之后他是要掌控整个大魏的人,不能拿百姓的性命开玩笑。

见到眉头紧皱的太子,黎瑞昌出列道:“殿下,臣有话说。”

太子看着黎瑞昌,开口说道:“黎宰相请说。”

黎瑞昌道:“既然赵胡武三国会有异议,不如就让他们在迎客馆等两天,等太子殿下登基,再见他们不迟!”

“黎宰相,这怕不妥啊,对方刚刚前来,我们就冷落对方,就不怕他们直接回去?到时候引起战乱,谁人负责!宰相你吗?”上官忌出列看着黎瑞昌道。

“既然来到我们大魏,一般规矩就按我们大魏来,陛下身体有恙,到时候出了什么差错,你上官忌又能负责?”黎瑞昌紧盯着上官忌,丝毫不让,两人一个文,一个武,却好似性格相反了一般。

“好了!”李祺不悦,道:“就让他们前往太子府,先看看他们怎么说,还有,昨天的齐国使团,怎么回事?”

“殿下,因为之前齐国护卫中,有我们青月城的一个统领,不过昨天在去偏殿时候,被齐国众人挤兑,不过听说这统领与齐国小公主极好,惹来齐国小公主不开心,才有了这些事。”知道事情真相的孔祥,把经过都说了一遍,看着原来如此表情的众人,他内心满满的满足感,让你们不问我!

“那统领何人?是那九公主旧识?”李祺不解。

“他叫林安,这次来的路上遇见的,不过听青月城随团而来的护卫说,他们之前就认识了。”

“林安?”李祺看了看兵部尚书,兵部尚书看了看侍郎,侍郎看了看郎中,郎中看了看。。。外面的太阳,然后摇了摇头。

想来应该是吴锐寒手下的兵,不过就算记录在案,这么多人,兵部哪里顾及的了。喊来贴身太监拿来之前青月城嘉奖的名单,也没发现这林安的名字,不知是何人?

“算了,看看那边有什么要求吧,若是这九公主要找这林安,你把他找来便是,散了吧。”李祺无力的摆摆手。

回去后堂,李祺立马直了身子,唤来太监说道:“章元帅这次不便回来,不过章大哥昨天便到了,你去喊他们,午时也来太子府吧,多年不见了。”

“是!”

章承德是章元帅的大儿子,他应该要叫声大舅哥的,少年时候几人也同在一起读书学字,起码射箭,感情还是挺好的,特别他与章佩佩结婚,亲上加亲,昨天章承德便要过来,是他让人去喊住了,等会再一起去看望父皇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