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六十二章 归子春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二章 归子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还是这外边自在。”宫门外的林安伸了一个懒腰,在门口御林军的注目下,大摇大摆的离去。

这金陵城当真繁华,走过长长的官道后,就到了商铺林立的街道,各种高档酒楼商店放眼望去,都看不到边。

“小子,不长眼啊?没看到本公子路过吗!”

“看到又咋样?你知道我谁吗?”

“我管你是谁,来,给我打。”

“诶,真是瞎了眼了,家父张二河!给我揍他。”

不远处的店门口,不知哪两家的公子哥起了冲突,在这一个砖头都能拍死两三个官员的金陵,你都不知道路边下棋的两老头,会不会是朝中的大员,所以还是低调的好些。

“天上的鸟儿天上飞,花花姑娘地上追,一不小心撞怀里,抱住就跑回屋里~”

林安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小曲,在漫无目的的街道上,也乐个自在。

现在的大街上,有些人还在讨论齐国使臣的事,虽说与大部分的人无关,不过各种小道消息传的飞起。就比如,有人说这次齐国公主过来,是有意和小王爷和亲的。还有的说,其实齐国使臣过来,是求亲与李诺郡主殿下,还有的更是离谱,说齐国哪位长公主,要和太子殿下完婚,都定下日子了。。

拿着一块葱花饼,林安漫步来到河边,这里离宫城已经算远了,虽说之前因为使臣的事热闹了一阵,不过很多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看,河中的船上,有一个丫鬟模样的姑娘,正在船上转圈起舞呢,还有河中,有个人正在扑通扑通的玩水儿,真是悠闲。林安看着此景,咬了一口饼,想想进宫,难得有机会要品尝大餐了,都怪这个没头脑的韩尘。

“救命啊,快来人啊。”模糊的求救声惊醒了幽怨的林安,若不是风声小了下来,可能都听的不清楚。

抬头发现河中央的船上站了几个人影,都着急的看着河中扑通的人影。额,原来是落水的。

林安无语,就说这虽说刚刚入秋,不过也有些凉意了,谁还这么凶猛的跑来游泳。

看着船上的几个家丁和丫鬟手足无措,还有一个刚刚跳下水却被落水之人死死按住头,却不敢有大动作的下人,林安一顿无语。

看见不远处有一竹排,竹排上还有一个较长,比较大的竹竿,林安跳上竹排,踢起竹竿朝着湖中飞去,紧接随着竹竿飘去,在竹竿中接力跑去跃起,就轻飘飘的飞到了船身下,抓住一旁船上之人丢下的绳索,抓住落水之人脖颈后的衣服,网上一丢,就翻身也上了船。水下之人没了束缚,也缓了过来,慢慢靠船喘息,可能被吓到了。

“小姐”见女子被救,船上的丫鬟和家丁都围了过来,一丫鬟还急忙的拿出毛巾给女子围上。不过女子现在也没精力管那么多,就跪着呕吐河水,不一会就哭了出来,被几个丫鬟搀扶着进了船内。

“多谢公子相救”一管家般模样的老汉,上前朝着林安一拜,今天因为自家老爷上朝,小姐在家烦闷,突有兴致就跑过来游船,就带了几个家丁丫鬟,船上的水手也没留下几个,因为自家小姐不喜欢太多人跟着。

谁知小姐因为在船头时候,看到船身上停着一只花蛾子,要是别的姑娘见这玩意都会害怕,只有自家小姐打小不怕这些玩意,还觉得好玩。她就直接想伸手去抓,一个船体没抓牢,直接掉进湖里。

平时哪有几人懂得水性,看到小姐掉下去也只有干看着,特别那几个下人,怕的要死,就是不肯跳下去,看来今天回府,得把这些人都给辞了。若是自家老爷知道,怕不单单辞退这么简单了。

林安摆摆手,这不过恰巧遇到罢了,其实就算他不来,水下的那个水手应该也可以把人救起来。可能因为是哪家小姐,他不敢有什么大动作,怕冒犯了,所以才一时被这小姐给压住,反应不过来罢了。

见林安就要离去,归管家连忙上前,再次抱拳笑道:“公子,若是没事可否停留片刻?等我家小姐好了,出来亲自拜谢。”见林安嘴上还咬着一块葱饼,归管家让开身位对着林安道:“公子,若不嫌弃,不如入内小歇,船上也有些金陵名厨,做的一些饭菜,想来一些大饭店都没有他们做的好吃。”

林安听罢,觉得这家人也是有趣,游个船还带厨师,不过做事方面还是挺不错的,现在除了章府,他也不知道去哪,至于师傅交代的事,也不急这一时吧,起码等安定下来后,再去拜见了。

点点头,林安也朝着老管家笑笑,跟着他就朝船内走去。

船中装扮的还挺豪华的,应该是私人若有的船只,刚刚就发现上边有个大大的归字。归?不会这么巧吧?之前还没有想到,现在想想,或许还真是也不一定。

“老人家。”林安坐在桌案前,看着一旁的老管家问道。

“额,叫我归管家便好。”虽说我是老了,但是你别挂嘴边啊,我现在每天都能与婆娘换好几回合呢。

“归管家,这归家,可是归来去老爷家的那个归家?”林安疑惑的问道。

“正是,看公子也不是金陵人士吧?想不到也听说过我家老爷。”归管家笑笑说道,他在归家已经有几十载,当年结婚前被赐了归姓,所以他一直很感恩归家。

“还真是啊!”林安觉得,自己是不是天生宠儿?不然怎么这么巧?

“哦,听公子的语气,莫非认识我家老爷?”管家有点不确定了。

林安点点头,看来可以先去归家了,以后章家那边,有机会再去吧,至于胖子,口袋那么多银票,还有朱静静,想来比他都自在。

林安道:“受人之托,确实有事要见归老爷。”

“哦!”归管家想想,这要不是因为自家小姐自己掉水的,他亲眼所见,他都怀疑这人图谋不轨了。

在两人大眼小眼干瞪时候,里面的归小姐带着两个丫鬟缓缓走出。归小姐换了身衣裳,眼里还彤红,看来刚刚确实吓的不浅。

老管家朝归小姐问候道:“小姐,这位就是刚刚救您的公子,还有,公子和咱家老爷还是旧识呢。”

“哦”归小姐好似平静了下来,看了眼还在座位上大快朵颐的林安,看似不修边幅的模样,衣服却很是干净,不像一般的市井小侩。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不过公子认识我家父亲?”归子春欠身问道。

“谈不上认识,只是受家师所托,有事拜会归老爷罢了”林安抬头,嘴脸还残留着一点油渍,扯了一个自认为很和蔼的笑容。

“哦”归子春也不见怪,继续问道:“是哪家的门派么?”虽说林安救自己时候她不知道,但在里边时候,丫鬟说林安多厉害厉害的,她觉得林安应该是哪个大门派的。

林安觉得这些人,听到什么什么师傅就是门派的,或许,是街头卖艺的呢?

看着楚楚可怜的归子春,林安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站起身认真的对着她作辑道:“受家师所托,的确有事找归老爷,家师二十多年前和归老爷就已经认识了。”

看着突然客套的林安,归子春也连忙欠身,道:“那不如等下公子与我们一同回去,等家父上朝回来,再见公子如何?还不知道公子姓名?”

“林安”

“林公子,那公子就先用膳,我们也马上启程回府了,我还有些不适,就先回去休息了,归管家,你陪陪林公子,一切照顾周到。”归子春说罢,对林安笑笑就在丫鬟的看护下往里面走去。

目送着归小姐回去,林安和老管家继续四目相对,老管家一时不知道这家伙想干嘛,问道:“公子有话要说?”

“再来个猪肘子。”

“额??”就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