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五十九章 争锋相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争锋相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公主殿下,章城主他们说,让我们车队先前入城,他们随后再去,就先到一旁驿站休整了。”车外的护卫赶来禀报。

“哦?大魏果然不愧礼仪之邦,在待人接物方面,都做的有模有样的。就按丁大人的话来做吧,别的事不必再告知于我。”燕思敏缓缓说道。

“是。”护卫离去。

“小公主,那我也走了啊?咋们后会有期!”林安说罢,就要跳下马车,结果一只手伸出来直接拉住他的衣摆。

“你去哪?你现在是我的马夫,不是章城主的人,你敢走我就灭了你。”燕思敏故作很凶的模样,那样子,好像能把一只大公鸡给杀了一般。

“马上就到金陵城了,有我没我一个样的啊。”林安无语,到时候他到了金陵,还有事儿呢,总不能一直陪着这小丫头玩吧?

“我不管,你立刻马上,给我坐好,等会因为你走了,马车失控,我受了伤,谁负责?”燕思敏气鼓鼓的说道。

一旁的小红,都不想说话了。

拗不过这小丫头,林安再次骂骂咧咧的坐好,继续拿着马鞭,拍着一路上飘到衣服上的灰尘。

“哼,这才像样”犹如一只得胜的小公鸡般,燕思敏心满意足的进去马车内。

“啧啧,看来咋们这公主殿下对林安,还真是用情不浅啊。”一旁的陆槐序阴阳怪气的说道。

“公主毕竟受陛下喜爱,对于喜欢的东西,向来都是大胆无忌,从不拿着捏着。”童朔风其实对于这种事,向来不去在意,他人的事与他何关?就算是公主殿下。

陆槐序轻笑,看着不远的韩尘,也不压低声音的说:“就怕某些人敢怒不敢言咯。”

韩尘皱了皱眉,本来他以为小公主只是对林安有稍许好奇罢了,毕竟两人才刚刚认识而已,不过看这情况,好像出乎他的意料了。看着车前悠哉悠哉的林安,韩尘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泸州与金陵相距不过百多里,午后时间,太阳开始偏西之时,已经可以遥看到金陵城了。

金陵城号称天下的中心,天下第一城,从城建文物,繁荣一面来说,就算是北齐的禹州,也是有所不如,更别说其他几国。

车马缓缓停下,众人下马站在高处,看着远处像只巨兽般匍匐在那的金陵城,丁睿也是感叹道:“都说大魏人杰地灵,物产丰盛,开始我也是嗤之以鼻的,毕竟我们北齐的禹州,在我看来已经是倾天下之所聚了,不过今日远远看着这金陵的地脉城建,却不比我们禹州城差啊,或许还有过之。”

“丁大人也不要被这表面所蒙蔽了,一个国家的繁荣昌盛,国力大小,可不是单单几城几池所决定的,我们大齐百多万的将士,在诸国中我看已经是最强大的了,就算大魏也有所不如,这次若非得已,我们也不会来使大魏了。”韩尘恢复一世家公子的模样,对先前的事,像从不放心上一般。

“哼,酒醉金迷鬼魂渡,或许身在这样的环境,大魏的战力更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只是一只碰到就倒的老虎罢了,这次我们一定得让他们看看,不管国力。还是个人武力方面,他们与我们有着多大的差距。”陆槐序本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在他眼里,没有哪个国家能与大齐对抗的。

“啧啧,怕你被打哭。”林安在旁听不下去了。

众人这才想起,还有一个魏国之人存在,丁睿等人也是笑笑,没把林安放心上,也不怕林安之后会说些什么。

燕思敏赶紧拉林安回去,毕竟有些时候,她还是罩不住的,这时候若是齐国使臣发难,她都不好意思过多帮林安。

“走吧,就让我们见识见识一下,这号称天下第一城的金陵,到底是何巨兽。”丁睿虽说是一文臣,不过骨子里也有那傲气所在。

金陵城外,先锋将士早已经来报齐国使臣的行踪,魏国众人也在大城门口等候。

本来还有官员说要去十里外接待以示尊重,结果差点被一些将军打死。本就两国是在青月城的事情上和谈的,死伤那么多的将士,你还要对他们怎么尊重?能派郡主去接待都好了。两国虽说放在对等态度上对话,但是谁心底都清楚,都想压对方一头,这样对于以后两边大臣商讨赔偿中,会占据一定的气势。

“郡主,太阳正毒,不如您先回车内?等来使到后,再出来不迟。”一旁的孔祥一脸讨好的问道。

“孔大人不必在意我,该做的礼仪我们不可缺少。”李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齐国这次来了几个还算不错的人物,其他三国也是,像胡国的宗也,武国的薛晓这些,听说这次夏侯将军家那位也回了金陵,啧啧,想不热闹都不行了。”黎小山啧啧说道,这些毕竟都是各国出了名的几位,就算远在他国,也是听说过一些名气的。

“那又如何?我们大魏人才辈出,不说夏侯翎,就说古侍郎家的古奇,还有前面饥及第的千状元,都是我们大魏国的人才,不管文武,我们还会怕了不成?”上官锦在旁嘲讽的看着黎小山。

“你还想说你吧?装大脸。”黎小山最看不起这装犊子的东西。

“懒得和你一般见识,希望你不要拖了后腿便成。”上官锦目不斜视,把鄙视发挥到最高境界。

李诺更不想搭理这两人,旁人也是,都听说这两人不对付,但是谁都奈何不得谁。

太阳再度西斜,渐渐的要收起一天最火辣的光芒时,远处的官道上,终于出现一大队人马,这两国间没有硝烟的争锋,也正式拉起了。

看着护卫身后,意气风发,丝毫没有因为身在他国而弱掉气场的齐国众人,连黎小山都收起了浮夸。他也能认清场面,什么时候可以皮,什么时候该认真对待。虽说在外人看来他平时可能不着调,但是作为黎宰相的唯一孙子,能差到哪去?

前方将士拜见李诺等人后就缓缓分开站在一旁,齐国众人也下马缓缓走了上来。

“哈哈,丁大人,你可算来了,这一路舟车劳顿,辛苦辛苦了。”孔祥快步上前,抱拳作辑。

丁睿也是哈哈一笑,道:“孔大人,久仰久仰,让你们久等了啊,还是因为我们公主殿下要求车队快马加鞭的,不然怕还要拖后几日。”

孔祥往后看去,却见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子站在众人身后,只露出那好看的眼睛。

孔祥往前也是朝着燕思敏行了一礼道:“见过九公主殿下,久闻九公主大名,今日一见,更甚闻名啊。”孔祥说的也是实话,虽说看不清这公主的长相,不过在他见过的众多达官贵人的富家小姐之中,站在那就有这么尊贵气质的,很是少见。

“孔大人过誉了,不必多礼,此行由我们丁大人负责,不必在意我。”燕思敏恢复一副高冷模样,像是仙子一般的对周身漠不关心。

“听说贵国郡主也有前来,孔大人不引荐一下吗?”其实丁睿早就看到后边的李诺了,不过他故意的罢了。谁让你家郡主不出彩的?

“丁大人见怪了,我们大魏没那么多繁琐的礼节,欢迎来到大魏”李诺见状,也是大气的优先上前行礼,一点都不失得体,把一个大国的郡主礼节行的规规范范。

丁睿见状,也是大笑行礼道:“哈哈,郡主果然人中龙凤,在下也久有耳闻,听说郡主时常会前往章大元帅军中,一般风姿不输大魏将士啊。”

一众齐国将士也跟着行礼。

“丁大人舟车劳顿,不如我们就进城休息休息吧,大魏的风土人情,远比丁大人耳闻来的优秀,郡主的风姿,我想在场当真是无人可比啊,我等大魏儿郎也心服口服。”上官锦出列也是轻笑道。

“阁下是?”丁睿看着孔祥询问道。

“这位乃我国军侯爷上官慕之孙,上官锦。”孔祥介绍道。

“原来是上官将军家的孙儿,当年上官将军时常与我国打交道,我还是很熟悉的,将军之威,在下佩服啊,公子一身文人打扮,下官都认不出来。”丁睿恍然大悟。

“哼”上官锦不再说话,就站在一旁。

“你们家韩尘不也是啊”突然后边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众人问声找寻,却见公主的贴身丫鬟急急忙忙的样子把林安往后边啦,公主还站着身位,想挡住众人的视线。

此时的韩尘一脸恼怒,却又说不得什么。

然而陆槐序就大声呵道:“各位大人说话,哪有你说话的份?大魏的士兵就这么不识体统的吗?”

身后的林安闻言,本想上来说点什么,但是想想这时候出去,或许会给章承德惹些麻烦,就先等等再说吧。

“我们大魏的将士如何,就不劳烦阁下操心了,再说,他说的也是事实罢了。”黎小山看着后边的林安,觉得这人也是有趣。

“好了,大家进城吧。”李诺有点厌烦了都。

“是是,各位使臣,先进城吧。”孔祥也出列打个圆场。

众人陆陆续续上车进城,燕思敏在车上可怜巴巴的对着林安道:“林安,能不能,稍微克制一下下。”

“哼,就你们欺负人。”林安不爽。

“哎,两国都是这样的嘛,你就别生气啦,大不了,大不了我以后答应你一件事。”燕思敏苦口婆心的说。

林安想想,也不至于,若不是齐国还没开始谈判。就锋芒毕露的,他也不会突然开口,毕竟场合确实不对。他毫无身份的,真惹了这些大人物,就只能跑路了。想想,林安嘿嘿的道:“你说的哦,下次睡觉不许关窗。”

“你,休,想”小红护犊子的上来,想揍林安。

燕思敏缩了回去,又害羞的趴在了抱枕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