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四十八章 人气偶像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人气偶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见到几位师兄弟倒地的藤山,一阵怒吼,配合晋申兹持剑直奔林安而去。

“住手。”然而,宁蘅却站起身来,直接喊住两人。

“宗主”站住的藤山还是不服,有点焦急的喊道。

“住手吧,要不是这位林少侠已经留手了,怕现在你们不单单只是躺在地上了。”宁蘅面无表情,看着台上或站或躺的几人。

几人不语,其实他们也都明白刚刚的情况,就是心里不服而已。林安收回长枪站在台上,看着宁小莲跑去扶起地上的方阵,还有刚刚站起的佘远,顺手舞了一个枪花,好不潇洒。

这么久的战斗,虽说看着惊险,不过也只是让林安胳膊多了一个口子而已,然而亭山宗的五人,若是在战场上,怕是三人已经没命了,孰强孰弱,众人都能一目了然。

“安哥,安哥”章沐霄第一个忍不住了,要不是被姐姐拉着,他都要奔上去抱住林安了。

然而身旁的几位护卫也是激动的都抱在一块了。

“林安大哥好厉害啊!”朱静静眼冒星光,一脸崇拜。

章婉伊也是心跳加速,觉得除了爷爷,都没人能打得过林安了。

“哈哈,那要看是谁兄弟。”胖子弱弱的坐在一旁,现在的肩膀已经绑满了绷带。

“哈哈,宁宗主,今晚真是精彩,亭山宗人才辈出啊,不过还是我们这小兄弟更厉害一些。”章承德现在很爽,虽然今晚算是输了,但是面子却赢的彻彻底底。

“章城主说笑了,宗门弟子不才,远不如章城主。”宁蘅也是大气的抱拳道,随即转身投向林安抱拳问道:“不知道少侠师从何处?这枪法招式,在下从未见过。”

看着和气的宁蘅,林安心气也是平和了些,持枪抱拳回到:“家传枪法,侥幸罢了,不必在意。”

宁蘅见林安不想说,也不追问,只是摇了摇头,吩咐台上受伤的几人去处理一下伤势。

宁小莲走到台下,捏了捏手中的剑,一脸傲气的抬着头,对着台上的林安道:“林安,我记得你了,我以后会打败你的。”说罢,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哇,这人好厉害啊,从来没听过他的名字呢”亭山宗的弟子看到比试结束,也终于缓过神来。

“偶像啊,年轻一辈谁能和他比啊?对了,刚刚那个要吃石头的呢?”一个弟子左顾右盼,想找刚刚开口的那位大佬。

“他刚刚已经跑回去了,林安,我要记得这个名字,以后学成下山了我就去找他,我要给他生孩子”一个女弟子一脸花痴的看着台上的林安。

“你得了,你都比林安两个都重了,怕他都抱不动你。”顿时惹得旁边底子的一阵大笑。

看着走了的几人,林安对着宁蘅点了点头,就转过头看着那边坐在椅子上招手的胖子,笑了笑把长枪丢给之前的护卫,走了过去。

“哈哈,林安,好样的,当真让人刮目相看啊,英雄出少年”章承德满的激动的拍了拍林安的肩膀,虽说他现在处于文官,不过内心的好动因子,还是比较欣赏武功高强的人士的。

“章城主说笑了”林安也是笑笑。

“还叫城主,叫叔叔就好了”章承德有点不开心了。

“章叔”林安也是无奈。

“哈哈”

“安哥,肩膀没事吧?”胖子在一旁问道,他是看到林安左键裂开的口子的。

“不碍事,擦伤而已,你咋样,死不了吧?”林安拍了一下胖子的头,打趣道。

“哪能,硬朗着呢”胖子说罢就动了动受伤的肩膀,结果又一顿嘶~

“林大哥,你也看看伤口吧,大夫也在,顺便看看”章婉伊看着林安的肩膀,开口道。

章沐霄拿着长枪也走了上来,崇拜的对着林安道:“安哥,以后教我功夫吧?不然我让爷爷安排我们两一起去一个军营,我跟着你啊。”

刚刚林安把长枪还给护卫的时候,就被章沐霄直接抢走了,林安看着这比胖子还狗腿的公子哥,对他印象也是挺好的,没有别人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气,摆了摆手,道:“我就算了,自由自在惯了,什么武功不武功的,你们爷爷比我厉害多了。”

“那哪能,我们都是年轻人,才有动力,我爷爷那种,几百年见不到一次的,他都不如你厉害。”章沐霄不干了,他觉得林安在拒绝他。

林安汗颜,要被章大元帅听到,这小家伙不得被训的很惨,他也不当回事,随便就敷衍了过去。

在大夫给林安上药的时候,章承德也和宁宗主谈完话,两边也就此告别离开了。不过宁蘅在离开时候,也是多看了林安几眼。

回到阁楼,章夫人还在厅内等着几人回来,章婉伊和朱静静连忙跑过去,把今晚的事情说的天花乱坠,特别朱静静那双手比划的,好像上场的是她自己一般。

越氏也是惊讶,她知道林安可能很厉害,但是想不到这么厉害,对林安也是多看重了几分。不过她也不容两个小家伙多说,一人赏了一个摸头杀,就吩咐下人去给几位烧水泡澡了,顺便安排了晚餐之类的,完全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

“你们几位也回去吧,吃完东西早些休息,明天一早,我们还得赶路呢。”章承德很满意今晚的结果,看着眼前的几个青年,怎么看怎么顺眼,自家儿子虽然一副狗腿样,但是对象若是林安,他也能接受。

待几人离去,章承德也喊来管家,让多安排一辆马车,毕竟那庞葛也是受伤人士,起马的 话会扯到伤口。

“啊,好舒服”章沐霄躺在水桶里,痛快的呻吟了出来。

“我也好想泡澡,感觉浑身是汗”胖子刚刚拒绝了丫鬟服侍,现在正在用了左手一点一点的擦着身子。

林安看着这非要凑道他这边的两人,直接选择无视,爱干嘛干嘛,他的手臂伤的不深,单纯的上药缠着绷带,拿着毛巾盖着连就躺在桶里,想着过几日,到了金陵,该如何下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