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三十九章 被“挖走”的胖子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被“挖走”的胖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了公子,刚刚听到那惹人烦的好像叫你什么,林统领?”朱静静问道,刚刚忽然想到和人家聊天这么久,都不知道叫什么呢。

  林安点点头“之前因为齐军来犯青月城,就谋到了一官职,不过手下无兵,就一名号而已”说着,还把腰牌拿出来,就当确认身份了。

  “姓林,你不会就是那个,林安吧?”章沐霄在旁有些兴奋的道。

  “正是在下”林安心想,我怎么就出名了?

  “真是安哥啊,我可是你偶像啊”还没说完,就又被踹了一脚,章沐霄尴尬的笑到:“口语,太兴奋了,我听说你在青月城门口,把北齐的韩大元帅的孙子给胖揍一遍,是不是真的?”

  “还有还有,那个齐国小公主,原来真和你有关系啊?你们什么关系啊?是私定终身了吗?”朱静静也兴奋了,最近在章城主家借助,青月城那边的消息总是第一时间传来,她也能知道一些细节。

  “原来是林安大哥啊?孟伯父前些天就来信给家父了,说林安大哥来徐州城要照顾一二,按林安大哥的本事,哪里需要家父照顾啊。”章婉伊也听说过林安,发现原来这就是最近传的比较出神的林安啊。

  听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林安有点懵了,这还能传的出来吗?他们关注点是不是不大对?

  “就碰巧赢了他而已,因为他太口无遮拦了。还有那燕思敏,我和她没有关系,就第一次见面当时。”他觉得真没必要把马老头说的话讲出来,到时候传的更乱了,齐国皇帝不把他拉去砍了。

  “还有谢谢章城主了,本来打算明日就启程去金陵的,那不知明日章城主有没有空,就上门拜见一下章城主,也代孟叔问个好”既然孟叔交代过,都开到门口了,不去问候下,好像不大好。

  章沐霄瞬间变小迷弟般,兴奋的道:“不碍事不碍事,等会回家和父亲说一声,明天派人到...安哥你住哪啊?”

  “就在不远的迎春酒楼。”林安忽然觉得,这热情有点吃不消了。

  “是那啊,行,等会回去后让人来通知你时间。对了安哥,听孟伯父信中说过,你以前就在孟府待过啊,那就是和虎哥熊哥他们很好咯?”章沐霄现在也是一口一个安哥了,自从听到青月城传来的林安只马战北齐后,就觉得特酷,觉得这才是当兵的样,他就打算明年入军营,到时候也来一个章家公子一人挑北齐,让世人瞅瞅章大元帅家的公子,也不是盖的。

  “嗯,确实小时候在孟府待过一段时间,和虎子他们两不错,还有刚刚的那位兄弟庞葛,我们四个人从小就在一起玩的。”林安架不住了,只希望胖子早点回来。替他分担一下。

  好像听到呼唤,胖子从拐角快速赶来,手中还小心翼翼的拿着小盒子,交给林安。

  林安结果,递给章婉伊小姐,微微笑道:“虎子这人或许粗心,对送小礼物什么的可能不大懂,这个物件还是精挑细选了几日才选上的,希望章小姐不要嫌弃。”

  “哪能,我姐那几天听说青月城发生战争,整天就担心着呢,现在...”在这话痨般的章小公子还没说完话的时候,章婉伊已经脸红到脖子了,连忙作势要打,章小公子才傻笑的闭嘴了。

  “那先谢谢虎哥了,也谢谢林大哥”章婉伊还是很有礼貌的,完全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就不知道这样的温婉的人,怎么和大大咧咧的朱静静玩的那么好。

  “庞大哥,你好,我是章沐霄,你叫我小霄就行了,以后我们也是兄弟了。”自来熟的章小公子,又去对着胖子抱拳问候了。

  胖子一脸迷惑的看着林安,眼神了满是这是怎么回事?

  林安把几人说的话和胖子稍微说了说,胖子也激动的拍了拍胸口,道:“那是,以前我们四个,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

  朱静静疑惑的问道:“你的尺寸,他们能穿吗?”

  惹来众人大笑。

  胖子摆摆手,说:“那不是细节,主要我们玩的好,天天在一起,青月城谁不知道我们四个人的名字?我们从城东打到城西,累了再去看看小鱼姑娘。

  林安一巴掌甩胖子头上,越来越口无遮拦的。还好章婉伊之前掩嘴轻笑,一点都不当回事。

  “好可惜啊。”朱静静有点可惜的道。

  “怎么了?”章婉伊看着这一脸愁容的闺蜜,很是不解。

  “本来想招这位壮士当我护卫的,就这块头,带出去都没人招惹我。但是是你未来夫君的兄弟,那就不好了。”朱静静惋惜的道。

  “你说啥呢。”怀春的女子,听到的只有自己想听到的东西。

  林安憋笑,这小姑娘的心也确实大,直来直往的,有话就说。这青月城地下第一帮主,当护卫听着就厉害。

  胖子黑线,不过还是站出来拍拍胸脯道:“姑娘放心,就算不当护卫,以后有事喊一声,我胖子随到。”

  “你说的哦,对了,刚刚那个上官骏,他家也在金陵,你们知道吗?”朱静静有点不放心的问林安和胖子。

  林安点点头,道:“嗯,刚刚听你们对话,听到了。”

  朱静静说:“他们在金陵还是不错的,不过以后在金陵,有事你们可以找我,我爷爷是刑部的朱尚书,他不敢拿我怎么样。”

  林安愕然,怪不得能和章家姐弟这么好,原来也是一个厉害的小姐。这刑部可不比其他部门,管你多大的官,对刑部就算一个小小的牢头,或许都要认真对待,谁知道哪天你就落在他手里了。

  “不怕不怕,过几天我们也要去金陵,我看那小子敢怎么样,林大哥,不然你和我们一起去呗?应该这两日就会出发了,去金陵看看热闹。”章小公子哪里会怕那上官骏。

  “就不了吧,等明天拜访章城主,我们不打扰了。”林安独来独往习惯了,一大堆人在一起虽然热闹,但是他不太习惯。

  “大块头,你也是个统领吗?”朱静静好奇的问,毕竟林安和婉伊未来相公兄弟好像都是统领,那他们的兄弟,应该也是吧。

  林安憋笑,这小姑娘未经世事般全然不管不顾,想到啥就问啥。

  胖子脸涨得都发青了要,他怎么说?我,青月城扛把子?

  林安连忙摆手打圆道:“他在青月城经营自家酒楼而已,这次和我一起去金陵,就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段,把生意做到金陵去。”

  “原来这样啊,那大块头还不如跟我混呢,比开什么酒楼好多啦。”

  在这世人眼中,除非是商业大鳄,不然你的还不如当一个土知县好,更别说宰相门前三品官,刑部尚书的府邸,也不是想进就进的。

  “那能把这大块头让给我们吗?”朱静静兴奋的道。不知道为啥,他觉得这凶神恶煞的胖子,特可爱,可能因为家族血脉?

  胖子本来听到这小姑娘是刑部尚书的孙女,就有点发抖了,就算惹章家的几人,都不敢惹这个,现在又被盯上了。他看着林安,又不敢摇头,一脸苦瓜色。

  林安苦笑,不过若是胖子和这人搭上关系,对胖子来说确实很不错,上官骏就算要报复胖子,看到朱静静,也得三思。他就无所谓了,他要走,除非大元帅亲自出马,还没人能拦下。

  之前他们确实商量好了,在去金陵若是合适,可以盘下一家酒楼,这样打听消息也方便,现在他除了知道之前把他交给马老头那人的名字。就只有肋骨下,那不太清楚的小胎记了,要找到那所谓的父母,他自己都不抱多大希望。

  若是胖子先有了落脚的地方,那确实再好不过,就是怕胖子不答应。

  “那等我和他说说”林安把胖子拉到一旁,说明其中利害,说等到金陵,找到落脚的地方,会找他的。胖子想想,也这样吧,他也是个自来熟的主,就是长年当帮主,一些内心的心性被压制住了,现在已经不在青月城了,换一个身份也挺不错的。特别这朱静静长得还不错,胖子一下子就给自己找到个完美理由了。

  “那就劳烦朱小姐照顾我兄弟了。”林安客气的道。

  “放心,没人敢欺负他”朱静静很是开心,她单纯的只是看胖子顺眼,觉得很有安全感,和她爷爷一样。她已经把她带来的那十几个护卫给忘记了。

  行人渐少,章小公子因为要送两位小姐回去,还要见下父亲,有点可惜不能和林安去把酒言欢,胖子在林安的目送下,也跟着几人走了,本来林安还怕胖子不习惯谁知他苦着脸不舍的模样,转过头去,就天花乱坠的和几人比划着说着什么,好像他才是一个外人。

  湖风吹过,忽然清静下来的林安仿佛又回到那会只身在北齐时候,就是一个人走走停停,听到谁名气大,就登门拜访,切磋一番。

  转过头,看着已经快到尽头的胖子等人,不知不觉又想到了燕思敏,林安总觉得被对方下毒了,不然怎么最近老想到她?

  一排张灯结彩的商铺显得异常喜庆,湖中偶尔还游过几只嬉闹的鸭子。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