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三十四章 上官家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上官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经过一天的悠闲奔劳,林安和胖子终于来到了上方镇。上方镇和青月城相距也不远,不到一百里的路程,路上两人因为路过一河流,在那里戏水抓鱼,耽误了半天时间。

  镇上看着不大,周边的小阁楼买卖不多,零零散散的才有几家商铺。

  深入小镇,才看到这边有几家酒楼,两人打算先在这休息半天,再赶路离去了。

  点了几个热菜,一壶小酒,小二还亲切的问道:“两位客官外地人吧?”

  在林安说不是本地的后,还亲切的送了一小碟花生米上来。

  胖子啧啧称奇道:“之前那几个小毛贼还说这上方镇如何如何,我看还挺好的呀。”

  林安瞅了瞅这家店,应该也有些年月了,之前一路来,好像也没有什么争端。目前来说,确实不太像之前大个子说的那般。

  林安摇摇头说:“再看看吧,我们也只是路过,又不是官员巡查的。”

  胖子摊摊手,你说咋样就咋样吧。

  后房,小二悄悄在掌柜的面前说:“掌柜的,两外地的,看着挺有钱的。”

  掌柜的悄悄出来看了一下,回来说:“应该不是官老爷吧?”

  小二无奈的道:“这哪能呢,看着就不像,一个细皮嫩肉的公子哥模样,一个就像个流氓痞子,应该是外地路过上方镇的公子哥和护卫罢了。”

  掌柜眯着眼,点了点头,觉得挺有道理的。

  吃好饭菜,胖子喊来小二,打算结账后,休息休息,补充点用品,就和林安继续上路了。

  “50两。”小二在旁边笑眯眯的道。

  “什么?”本掏出碎银的胖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客官,50两银子,一分不少”小二再次说道。

  胖子瞬间爆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骂到:“你们这是抢劫啊?”

  桌子上的碗筷哗啦啦的掉了一地,掌柜的连忙跑出,一脸可惜的说道:“哎哟,客官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碗筷起码得20两银子呢,这样,算上饭钱,收你们60两,可好?”

  林安剃着牙,看都不看这两奸商。

  胖子拉着掌柜的衣领,瞬间把他提起道:“还没人敢讹到我胖爷的头上,你算第一个。”

  小二看着凶狠的胖子,连忙喊道:“打人啦,吃饭不给钱还打人啦。”

  一些在堂内用餐的人好像见怪不怪般,也不管,只吃自己的。

  就连门外的行人也就看看几眼,看出了什么热闹,发现两外地人后,觉得也没什么看头了,这个月已经发生几起了,最后不都是拿钱完事?然后灰溜溜的走人?

  “打人?别说还没动手,就算打了你们又如何?”说罢,气恼的胖子,一巴掌就甩在掌柜的脸上,掌柜的脸瞬间肿了起来,连带着掉了本来就不多的两颗牙齿。

  这下彻底热闹了,吃饭的客人也有点怕惹火上身,急忙蹲到门外去,连带着刚刚还在大喊的小二也跑到门外不敢说话了。

  胖子看着躺地上哭嚎的掌柜,呸了一口,骂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惹到你胖爷头上。安哥,走吧?”

  林安听着外边极速跑来的脚步声,拉了拉胖子,说:“可能还走不了了。”

  在胖子疑惑的时候,门外几个壮汉推开人群冲了进来。

  “让开让开,别在这碍事。”推开人群后,一个穿着人模狗样,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看着几个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小二的跑了进来,搀扶起躺在地上的掌柜,掌柜的哭着脸哀嚎说道:“二爷,您要为小的做主啊,来了两外地人,吃饭不给钱就罢了,还打了我,你看看这脸,还有牙齿都掉了。”

  上官迎看着眼前的掌柜,再走到打烂的餐具还有林安两人旁边,说道:“留下一百两,你们走吧,剩下的就当做医药费。”

  胖子又怒了,站了起来道:“你又是谁,这明摆着讹人,还想你胖爷我给钱?”

  八字胡还没说话,掌柜的就瞬间跳了出来道:“这位是我们上方镇上官老爷的二公子,二爷,上官迎,狗眼不识泰山的东西。”说完又躲在上官迎的后边,生怕再被打一次。

  看着那骄傲抬起头的上官迎,胖子都笑了出来,说:“所以,这事你说了算?”

  上官迎看着一脸嘲笑的胖子,道:“不然如何?”

  胖子冷哼一声,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不只上官迎,连带来的几个护卫和嘴肿的掌柜都笑了出来。

  上官迎像白痴一样看着胖子道:“在这上方镇,我上官家就是王法,不信,你报个官试试?”

  林安都瞧见在门外看戏的一个巡捕了,既然这巡捕没敢进来,看来这上官家在这地方,还真有点能耐。

  胖子刚要说话,林安也有些怒火的道:“不给钱,你又如何?”长这么大,他除了小时候欺负下周边的人之外,后来就没有做过什么仗势欺人的事情,但是也不是不欺负别人,就要让别人欺负的。

  “不给钱?”上官迎看着眼前这年纪不大的青年,应该是哪家小少爷,带着一护卫出门,没吃过亏的主。

  “既然不给钱,那就两人各打断一条腿,行囊留下,丢出上方镇吧。”

  “是”,四位壮汉听到上官迎的话,也不在意巡捕还在门外看戏,直接就走了上来,想拿下林安两人。

  胖子一怒,拿起板凳,一板凳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呼在了上官迎的头上。场面顿时混乱,三下五除二,胖子就把人给全部放倒了,顺带不解恨般,把还站着的小二与掌柜,再揍一遍。

  胖子气鼓鼓的道:“安哥,走吗??”胖子觉得,毕竟不在自己地盘,吃饱就睡,打完就跑,是一直以来的真理。现在该跑路了。要是在青月城,这上官家早就给推了。

  “走吧”林安觉得也没必要待着,虽说不怕事,但是麻烦多了也碍事。

  在两人刚要出门口的时候,一队官兵迟迟赶来,带头的那个巡捕,林安发现正是刚刚看戏的那个。

  “叶大人,正是这两人打的二爷。”那个巡捕指着林安两人道。

  被称为叶大人的,看了林安和胖子,走在两人跟前,道:“两位,我是上方镇的知事叶狄,两位跟我走一趟。黄巡捕,你速带几人送二爷他们去就医。”

  “你”胖子刚要说话,林安拉住他,觉得还是不要与官府作对的好,先看看他们想干嘛,实在不行,只能又搬出孟叔了。

  来到府衙,外边已经围了一圈人,毕竟在上方镇,敢动手打上官家的人,这好像就这么一次,他们想来看看是哪里来的神仙,这么不怕死的。

  县丞坐下首座,看着下边站着的两个年轻人,一点都没有贵族公子哥的气质,觉得确实像知事所说,是哪里来的小少爷应该。

  “堂下犯人,为何不跪?”县丞想给林安两人点压力,只要跪下说话,那说什么都是自己说了算了。

  “跪?你受得起吗?”胖子咋呼了,这他娘的什么事,他已经想回去把虎哥拉过来了。

  “好一个受得起吗?”场外忽然传来一声大喝,县丞听到声音,连忙走了下来,迎接来人道:“小公子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上官家家主的上官这慕的孙子,上官忌。上官忌在家中地位极高,因为深受上官慕的喜爱,一般家中的长辈,都不如他话语权大,特别前两年,上官忌曾去过金陵,被远在金陵的那位,表扬了一声不错,传到家中,地位更是水涨船高,已经是下一任家主的不二人选了。

  上官忌拍了拍扇子,看着林安两人,发出命令一般的道:“既然他们两不肯跪,先打断腿,再说话不迟。”

  “看谁打断谁”胖子已经忍不住了。

  上官忌朝着衙内的巡捕命令道:“上。”

  林安恼怒,直接伸手抓住上官忌的衣领,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时,瞬间把他带到屋顶,大声道:“你们还真是无法无天了,一个小小布衣,竟然能在府衙发号施令,这就是所谓的朝廷命官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