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十八章 燕思敏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燕思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魏与北齐被一座庞大的山脉隔开,山脉横东纵西,连绵不绝。通往两国之间,只有一条被先人来来回回开拓而来的大道。

  在山脉西南边,有一清静山谷,谷中有一间木屋,木屋不远是一座小型湖泊,高山上有条小水流,正连绵不绝的往小湖中注入新的水源。

  木屋旁边,是一片很大的竹林,此时有一位邋遢老头,正在教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用竹子编织着收纳盒。

  “我说,看你挺机灵的模样,怎么这么个东西你都能学几天都不会?”老头气呼呼的说着面前的姑娘。

  看着吹胡子瞪眼的老头,小姑娘一点都不心虚的丢掉手中不成型的收纳盒说:“这东西难死了,还是编箩筐比较简单些。”说着还指了指旁边前几天她刚刚学成的大箩筐,觉得那么个大家伙比这小东西还好玩多了。

  老头气鼓鼓的,低声低估着什么,姑娘也听不清楚。

  姑娘坐过来,靠近老头,用肩膀撞了一下他道:“马老头,你说前几天我那些护卫回去了,我父皇会不会派人来抓我回去啊?”

  这两正是被马汀带过来“做客”的北齐小公主燕思敏,那日刚从大魏回北齐路上,没多久就遇到这老头,随从的几个暗卫不知道怎么都被其丢在脚下,昏死过去。她有个同伴,就是跟在身边的韩家公子韩尘,年纪轻轻已是不弱于一般万夫长的高手,因为猜出了其身份,和她说后,她就下车和这老头交谈了,最后就被带回了竹林,以防万一,本是派一个回去报信的护卫,也在众人过来这边不久,被另一个老头抓了回来。

  不过那老头也没为难她,只是说带她回来给他徒弟当媳妇儿,结果他徒弟面都没见。她也不多问,本是有些不想回去的她,很乐意待在这儿。前几天马老头让前几天一直在伐木多盖一间木屋的护卫回去了,想来现在她父皇应该知道她在哪了。

  马老头丝毫不介意的说道:“哼,他敢,以前你爷爷在都不敢,等我徒弟回来,让你们见上一面,谈谈心,看看合不合适再送你回去,要是合适的话,呐,这些就算聘礼了。”马老头指着身旁这两天教燕思晗编成的竹箩筐,丝毫不害臊的说。

  小公主怒了,大声不服的道:“喂,合着我自己嫁出去聘礼还得自己弄啊?”

  马老头嫌弃的道:“不然教你这些干嘛?我可没那么多闲功夫。”

  燕思敏嘟着嘴,一直瞪着马老头。不一会,又调皮的问道:“喂,马老头,你徒弟厉害吗?能不能打的过那个韩尘?”

  马老头疑惑的抬头问道:“韩什么尘?”

  燕思敏翻了翻白眼道:“就是跟在我身旁的那个小白脸”

  “哦”马老头恍然大悟,一间嘲讽的道:“这样的小白脸,我家那小子一年前都能打十个,现在可能可以打二十个了说不定。”

  燕思敏切了一声,坐回马老头对面的石墩上,一点没有公主的模样,拿起刚刚丢下没有编织成的收纳盒,略带怨气的说道:“那小白脸烦死了,跟来跟去的,在禹州时候就一直跟着,来魏国还跟来。不过他本是还是很强的,好像已经四品了呢,很多老一辈的人物都没他厉害,在我们大齐,好像没有几个年轻的是他对手,谁让他爷爷是韩同大元帅。”

  马老头还是一脸嫌弃的道:“也就韩同那个小老头能看,不过那小白脸和我家那小家伙差远了,嗯,那就打五个吧。”

  看着马老头那不靠谱的模样,燕思敏无语的抱着膝盖,歪着头问道:“老头,你徒弟叫什么名字啊?”

  “林安”

  “林安,还不错,你怎么不去青月城找他回来啊?”

  马老头放下手中的活,嘿嘿看着燕思敏道:“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见我家小子了啊?”

  “我哪有,我就是好奇他长得怎么样,被你夸的都快上天了。”燕思敏顿时窘迫,手舞足蹈的表示自己的不服。

  马老头嘿嘿笑了,继续编着竹盒,头也不抬的道:“那边你们齐军那么多,他在青月城怎么回来,我可懒得去找他,累死。”

  燕思敏泄气了般,无精打采的道:“为什么要打战啊,大家和平共处不好吗?”她前几天才听马老头说两国要兵戈相向了,她一脸不可置信,因为在她的世界里,大家都挺好的,这不,她才刚刚隐瞒身份,从大魏回来,怪不得,为何父皇派人寻到她,让她回家。

  马老头,摇了摇头,这种东西,不是执政着,很难能够理解的。

  得陇弯,齐军阵地,议事大厅内。

  听着路上随军后来的韩家公子韩尘的话后,众将士一顿沉默下来?首位,领命出征魏国的大军统帅万重,看着韩尘问道:“可有禀告陛下?”

  韩尘点点头,道:“之前已经路过遇到大军部队后,过来之前已经派人前往告知。”

  万重疑惑的道:“这马老头以前从没听过他是哪国人,当年还是因为和章家章成功在大魏一战才出名的,难道他是魏国人士?”

  韩尘摇摇头,他以前虽然听爷爷说过这些高来高去的人物,可是没听爷爷提过马汀哪里人士。

  “韩尘,既然你知道公主殿下在哪,我们这就带人去把她带回,马老头也就一个人,还怕他不成?”万重也是个好斗之人,虽说马老头威名在外,可是他从来都不惧这些,他之所以对韩同很是尊重,那是因为韩同在治军上比他厉害多了而已。

  韩尘摇摇头,道:“公主殿下在她手上,我们再多人都没用,公主殿下也没有危险现在,等皇上的命令吧,现在还是将军的事要紧。之前马前辈只提过,他有个徒弟在青月城,叫林安,丝毫没有提齐军的事情,等城破后,将军留意下就是。”韩尘没看马老头给北齐皇帝的密信,不知道马老头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万重点了点头,看着营帐中的将领,沉声说道:“大军休整半日,明日清晨,大军压向青月城,许庆。”

  “末将在”许庆出列大声回道。

  “明日清晨,你率领先锋部队,先往青月城,准备攻城。”

  “末将领命”许庆大刀阔斧的离去。

  安排完众多事情后,万重看着韩尘问道:“韩公子这次追来,想来不是单纯的看热闹吧。”

  韩尘摇摇手扇笑道:“瞒不过万将军,之前,马前辈一直在公主殿下耳边说他徒弟多么了得,年轻有为,恰巧又在青月城,在下想,如果有机会见面,得认识一下。”

  万重哈哈大笑,说“以前就听过韩公子大名,想不到还是个风流人物,想来定不会辱没韩元帅的名称。”

  韩尘轻轻一拜,他可是挺有信心的呢。

  临安赶往青月城途中,孟虎哥俩这次也随军回去,奔跑途中,孟熊对着旁边马上的孟虎担心的说道:“不知道赶不赶的及,我们得后天清晨才能到青月城,若是赶不及,安哥会不会有危险啊!”

  孟虎沉思,这次北齐来的太突然了,乃至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想来皇上陛下都没有收到消息呢。不过守军也不算少,应该能坚持到他们回去,想到此,他略带轻松的转头,拍了一下孟熊的头盔,笑骂道:“你怎么就担心安哥?还有爹呢?你怎么不担心?”

  孟熊扶正被拍歪的头盔,挠了挠脸颊憨笑道:“我忘了爹了。”

  孟虎再度拍了一下孟熊的头盔,扶正的头盔瞬间又歪到一旁,孟虎哈哈笑道:“回家让爹不给你饭吃。”说罢,骑着马就往部队前头奔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