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十五章 惊慌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惊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天的青月城格外沉闷,天空黑云压城,洒下多年未见的大雨,让人心中异常压抑。

  某间一酒楼的小二站在门口,想在大雨里找寻几道人影,可是已经过了许久,却一只流浪狗都没有发现,在这狗都嫌弃的天气里,没有客人也在所难免的吧。

  “看来今天没有客人了,先关门,等天气好了再说吧,我先去躺会儿。”身后的掌柜悻悻的走到门口,看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大雨无奈的道。

  小二听罢,在掌柜转身后就要把大门掩上,忽然听到外边传来振聋发聩的声音,而后一大群士兵齐刷刷的从门口极速跑过,就算后面的步兵已经全力在奔跑,而前面的将士还在一直催促着快,快。

  本是转身的掌柜和小二各自趴在虚掩的门口,看着络绎不绝奔跑而过的士兵,内心震动却又好奇的问道:“这北门是出了什么大事了吗?我看到刚刚那个骑马的好像是城南巡防营的曾大统领。”

  小二摇摇头,他虽说在酒楼也见过很多有名气之人,听着客人的吹嘘,也算听闻过一些自己没见识过的场面,可是这个场面在他出生的这十多年里,是他第一次遇到。

  然而这个场景在今天的青月城各处街道都有发生。

  城北城门城楼大厅内,坐在首位的吴锐寒愤怒的把身旁的茶具都摔到了地上,盯着下边的众人怒吼道:“这是什么情况?谁能告诉我?要不是因为在外有一队巡逻的士兵刚好发现,是不是等北齐的士兵来到城下才能发现?郑铭呢?他今天怎么没来,去哪了?”

  众人沉默,此时关系重大,北齐军队竟然已经离青月城只有百里左右的地方,而斥候却丝毫没有发现,而作为管理斥候营的郑铭,却在此时不见踪影。

  底下的城门守正周成,唯唯诺诺的走出来道:“禀告大将军,今天清早,郑将军带着两队人马,出城门而去了,不知道去往何处。”

  吴锐寒眉头一皱,和身后的随军参将杨深交代着什么,杨深急忙而去。

  场面顿时一阵无声,只有吴锐寒在来回渡步,还有各方人马脸上的不安,显示着此时的慌乱。

  没多久,杨深急忙跑回,朝吴锐寒抱拳道:“大将军,郑铭所带的两队人马正是巡防营的人马,记录显示,这两队人马最近一直都在在勘察,几乎每天都有记录,其他的巡防营士兵说,其他时候,基本没有他们的事,都是郑铭安排的。”

  “郑铭!”吴锐寒听罢,已经猜到其中的事情了,一切都是这个郑铭搞的鬼,从第一队消失的斥候开始,或许都与他有关,可是他想不到,这个从五年前就和他待一起的副将,是怎么被策反的。

  不过现在生再大的气也是没用,敌军已经快要过来了,特别在青月城比较空虚的时候,恰巧抽调了十万人马前往临安,就遇到北齐的军队兵临城下,好像已经安排好的剧本一样。

  “杨参将,再派人前往金陵上报,每个时辰前往一次,以防万一。还有让人速去临安和镇国大将军说明情况,临安现在或许还没有出征,请求他们速速回防,还有前往徐州,让徐州守将派兵增援。我们有二十万左右的将士,若是死守不出,应该能抵挡一段时间,还有,让速钱三来见我。”

  杨深领命而去,不一会,一个浓眉大奖风尘仆仆的赶来,流下一地的雨水,正是青月城军营的游击将军钱三。

  “钱三,现在开始,你来负责斥候营,一个时辰一报,现在你亲自去得陇弯,看看北齐到底来了多少军队,越快越好。”

  “钱三领命”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钱三,各位人马心像压着一块石头,怎么都放不下来。

  吴锐寒捏了捏紧皱的眉心,像是抽干力气般的坐回座位上,看着下边的多位同僚,在细想着应该做些什么。

  “孟城主”吴锐寒忽然看着孟文道。

  “下官在!”孟文连忙出列。

  “按理说,若是北齐发兵,来往商旅一定会锐减,这事你平时没发现些异常吗?”

  “这?”孟文惊出一身冷汗,细细想着,发现最近虽说有来往的商旅,不过一般都是前往北齐的比较多,回来的确实少见,不过一般这个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往年这种出多进少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可是现在恰巧碰到北齐来犯而已,就有些说不清楚了。若是期间有敌人隐藏进来?那事情可就大了。

  “下官每日查看记录,确实有些发现,之前还以为是正常之事,现在想来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具体的还得容臣回去看看才能知道。前些天大都是冬成将军负责查探,想来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吴锐寒再次把新奉上来的茶杯摔到孟文面前,怒吼道:“应该?我要的是应该吗?若是有敌人混进来,这是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负责的起吗?把青月城安全交给你负责,你就是这样负责的吗?你对得起陛下对你的信任吗?”

  “下官知罪,臣这就回去查看每日进出记录。”孟文惶恐,不是对吴锐寒的惶恐,而是担心因为自己的粗漏,导致青月城出现不可挽回的局面,那么他真是是个大罪人了。

  孟文连忙退去。在孟文退去后,吴锐寒眼神扫过在场的每一位,细细盘算着。忽然他撇见刚刚说话的守正周成,略带询问的问道:“周守正。”

  “末将在”周成略带心虚的站了出来。

  “以前你是跟着冬成将军的吧?这些天门口有没有什么异样?”

  周成心想,应该没有人发现才对,那天的门卫大都在城楼上,那人说话的声音若不靠近,真听不清楚。

  所以他大胆的抱拳说道:“末将这些天都是从傍晚到清晨值班,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吴锐寒点点头,摆摆手让其回坐。

  他又问了黄庭坚关于城内排查的问题,得到没有异常后,就让大家都回去各司其职了。现在各营的士兵都集合在北门这边,他也有事情做安排,就等朝廷的变态,还有北齐的到来了。

  城主府,孟文急急忙忙的推开来牵马的门卫,丝毫不想耽误的一路跑回书房,噼里啪啦的找着这几日门口的来回记录。

  林安恰好和胖子在亭中看雨吹着东西南北,看到孟文这样,两人都知道应该出大事了。

  “胖子”林安拍了拍还在看着书房那边的胖子严肃的问道:“青月帮现在有多少人?”这些天他从来不问关于青月帮的事情,胖子知道林安也志不在此,也不会在意这些,只是吹着哈哈说青月城每个角落都有青月帮的人。

  胖子见林安这么严肃,也不开玩笑的说:“现在青月帮有五个堂,东西南北中,各自在东西南北与内城,每个堂下边应该都有不低于两人,总得来说,有一千人左右。”

  林安点点头,仔细想想,一千人也不算少了,若是用的得当,也是一股大势力,若是青月城真的发生兵乱或者什么,他们也有能帮到孟文的地方。

  轻轻点着桌案,林安对着胖子说道:“胖子,现在有重要的事交给你,你去把青月帮的帮众都集合在一起,让他们都待命,说是关于生死存亡的问题,也不要逼迫他们,若是不想参与的,就直接退帮。虽然现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总觉得是大事,你快去”

  胖子见状,也不含糊,匆匆冒雨而去。

  林安想了想,还是走去书房,想问问孟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样他也好有安排。

  来到书房,看着凌乱的地面,孟文在紧张的翻阅着文件。

  林安倒了接过管家手中的茶杯,轻轻的递过去问道:“孟叔叔,出什么事了?”

  孟文呼吸极速,头也不抬的回道:“北齐来犯了”

  林安内心一突,这事还真是天大的事啊。

  轻轻把茶放在桌案上,沉声问道:“多少人马?”

  孟文瘫坐在椅子上,摇头说道:“还不清楚,刚刚才去查探,因为有奸细,北齐来到跟前才发现,现在就在青月城一百里处了。”

  林安顿时发现,这事,还真刺激。

  孟文坐了起来,细细看着这几日的文件,忽然松了一口气,说:“本以为会有敌人混进来,不过还好,从排查那日算起,从北齐来青月城的商旅几乎没有,若是让北齐的士兵混进来,里应外合,那我就是大罪人了。”

  孟文摆了摆手,拿着一些文件,迅速的又出门,往城楼而去。

  不知为何,林安想到了依月楼。

  看来,总得提防着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