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八章 试探倚月楼

我的书架

第八章 试探倚月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8 试探

  黄昏,余晖照在庞葛的身上,在身后拖起长长的影子,像极了神话中的怪兽。刚踏进孟府大门,就看到林安在那打拳,空旷的场上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个管家和远处几个怀春的丫鬟在看着。

  胖子见林安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跑过去依葫芦画瓢的跟着林安挥舞着,可是总觉得招式有点不太连贯,想想或许这就是有大本事的人,他要是看懂了,那安哥还能是高手吗?

  “安哥,这是哪家拳法啊?”

  “林家拳”林安手上没停,不过也抽空回了一下胖子。

  “林家?”他想了想,好像没听过这么个大家大派,不过想想天下这么大,或许哪里隐世的宗门大家也不一定,不过他还是好奇的问了下:“哪里林家?很厉害吧?有没有比金陵章家厉害?”

  章家可不止在大魏,在周边小国,乃至大齐也是很出名的,毕竟章家出了一个章成功,天下只手可数的一品,大魏的栋梁,一品军侯章大元帅。

  “不如章家厉害,不过也差不多,青月城的。”

  “青月城?”胖子呆住了,这青月城虽大,可是哪个林家这么厉害,他可是真没听说过。

  “嗯,家主,林安”林安面无表情的说了出来。

  “????”胖子张着大嘴巴,像是待哺的小鸟一样,兴奋的问“安哥自创的?是不是很厉害,快教教我”胖子兴奋极了,觉得要是学会了,那哪止青月城,周边城市他都能打个遍都不带眨眼的。

  “主要是帅啊,没看到周边的小姑娘越来越多了啊?”林安无语,这大脑袋都是水吧?要是随随便便就能自创一套厉害的拳法,不得是宗师级别了?

  “额”胖子顿时黑线,赶紧拉过林安到旁边坐下,接过管家早就准备好的毛巾和茶水递给林安,就让他们下去了。

  “安哥,不是让人盯着黄平明吗,昨天时候。。。”胖子花里胡哨的说完,描绘的像他亲眼所见一样,最后神神秘秘的探到林安面前说:“安哥,你觉得和孟叔叔,会有关系吗?”毕竟在依月楼和孟府之间的关系,他真的不清楚,只能找林安看看能不能去探探口风。

  林安想了想,也不明所以,不过他对这里面的事还挺好奇的,不管和孟府间有没有关系,这依月楼可能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毕竟和军区那边还有点道不明的关系。

  “胖子,吃饭去。”

  “府上吃还是外边啊?”

  “依月楼,不过你去准备点东西”林安微微笑道。

  “好滴”胖子兴奋了。

  依月楼门口,看着胖子和林安的组合,一个凶神恶煞,一个风度翩翩,好像一富家公子带着保镖一样。

  “葛帮主,您来啦,快快请进,奴家这就带您去三楼包房,还有这位小公子哥,长得眉清目秀的,我给你们安排最好的姑娘。”刚到门口,就有个都知上来拉人了,整个人都要靠到胖子身上,结果看到和胖子一起的林安,觉得这个小哥更好看点,又转过身要去拉林安,结果被林安给躲开了。开什么玩笑,莫挨劳资。

  “给我安排个偏僻点的包房,看到这个包没有,侍候好了,今晚就都丢这里了。”说着,配合着豪气的丢出块碎银,把第一大帮的帮主形象提现的淋漓尽致,豪不可言。

  “谢谢葛帮主,奴家这就带您上去”都知乐开花了,这个包看着挺大,要是都是银子,那不得好几百两。

  来到一教偏的包厢,本来要去唤几个酒纠的都知就被胖子叫住了,说:“姑娘就免了先,先给我们上就,来一桌子菜,等酒足饭饱后再唤,不吃饱哪有力气干活?”

  “懂,懂”配合着胖子的表情,两人像眉目传情般,一切都在眼中。

  上完酒菜,吩咐别人不要来打扰,胖子小心翼翼的说:“安哥,你准备啥时候动手?”来的时候,林安就和胖子说了他的计划,想试探下这家酒楼有些什么,那包裹里面哪里是银子。不过是提前准备好的衣服面巾而已。

  “先吃完饭再说,等晚些时候,现在还太早了”林安夹了口肉,不得不说,这依月口的伙食,还是挺不错的。

  胖子也不再追问,就和林安吃了起来,期间聊聊乐事,不过大部分时间是胖子在说,就差把这几年大大小小的事都个遍了。

  菜过五味,这么多个时辰,除了叫来人重新上下菜样和加酒外,一直没有别人打扰,只要你有钱,你想待多久都好。

  “差不多了,胖子,衣服拿出来给我”林安放下翘着的双腿,接过胖子递的衣服,就起身准备换了。

  胖子有点心虚的问:“安哥,会不会惹事啊?”毕竟依月楼不是别的地方,别的都不怕,就怕军营那边严查起来,也是难办。

  “放心,有我呢。”

  林安可是知道孟文,只要不惹太大的麻烦,孟文那边都会照顾着,他也不是去惹事,也不想招惹没必要的麻烦。再说也不一定被别人发现,所以他都准备好了夜行衣和面巾。

  就在胖子面前褪去衣服,胖子看着林安那肌肉均匀的身材,却发现上面有许许多多形状不一定疤痕,想来这几年他过得没有那么好。张了张嘴,却什么都问不出来。

  林安换好衣服,让胖子在里边等着,就从后边的窗户出去,往内院而去。

  落在内院的一假山旁,虽说夜幕蒙像上了这里的面纱,不过还是有些灯火让人能隐约看到内院雅致的一面。

  林安没时间看这些,他想来看看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组织,不然也不会那么鬼鬼祟祟,特别听孟文说了最近密探的事,他想其中会不会和这里有关。

  跳上一树枝枝头,发现这里的护卫其实也不多,不过看前方几位丫鬟,步伐沉稳,是练家子。

  偷偷避开守卫,在丫鬟没有发觉的情况下,林安向更里边的院子轻轻跃去。

  刚趴在的湖中亭的亭顶,就瞧见远处的一女子缓缓走来,看着女子的模样,林安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内心啧啧称赞“还是大魏的女子好看”

  女子步入亭中,解开外边披着的小袍子,借着灯火在一把把的喂着湖中的鱼。

  林安听着亭子的动静,觉得这人可能有什么大病吧?大半夜不睡觉,来湖中喂鱼?没见这些观赏鱼都多胖了!!

  林安也不急,现在不好跳走,就小心翼翼的借着阴影靠在亭上看着星星。

  身处同一空间的两人,却在做着不一样的事,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谁?”亭中忽然响起女子的询问的声音,声喉很是清丽。

  草率了,林安一顿无语,不小心坐起来时候,没注意被不远处树上的一烛光照到,影子投射在湖面,被坐在亭下的女子发现了。

  “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江湖人士”林安跳了下来,压住声线,尽量和平时说话的声音变得不一样。

  “哦,不知公子有何贵干,大半夜穿着夜行衣,蒙着面,不会是来偷窃的吧?这依月楼都是贫寒人家女子,公子这样所为,不是大道”女子也不害怕,继续喂她的鱼,就像和平常别人唠嗑一样。

  林安盯着眼前的女子,真是,“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

  林安想了想,在这么个地方,还能悠哉的没事干在这喂鱼,要是别的勾栏女子这么好看,应该都在外作陪了吧?或许她在这身份地位不一样呢?

  “哦,在下只是来找人的”林安摆摆手说道。

  “找人?”女子掩嘴笑道“莫不是因为身上无银,却和哪位姑娘约好了相会?还是说你就是来找奴家的?只要您花的起大价钱,奴家就是您的人了,何必这么偷偷摸摸,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林安走道女子身旁,抓过她面前的一把鱼料,边撒边说道:“找一男子,轻功不错,不知姓甚名谁,多大年纪,只知道他应该在这。”

  女子内心一顿,觉得林安可能就是尾随陈管事的那个人了。面上却毫无变化,只是盯着湖中的鱼儿,要不是林安穿着服装不适,两人倒是像湖中幽会的情侣般。

  慢慢的一颗颗丢下鱼料,看着湖中的鱼争先恐后的抢着,女子觉得很是好玩,她偏过头,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眼前的林安道:“公子这种说法,你觉得合适吗?我们这里虽说是青楼女子,但是男的也不在少数,就像那边的护卫,也是不少,就算找,也是找不到。再说,公子怎么就觉得是我们依月楼的人,或许人家只是从这里经过,公子你也说了,他轻功很好,就算从院子里飞来飞去,我们怕也是发现不了的,你说是吗?”

  林安看着眼前楚楚动人的女人,轻叹一口气说道:“你长的好看,你说的都对。那我就先不打扰了,告辞。”

  “哦,公子当我们依月楼想来闯就来闯,想走就走的吗?”女子可不想放过林安,最起码也要弄清楚他到底知道些什么东西,若是误了大事,这可担不起,宁可错杀,也不想放过。

  本来想直接走的林安,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道:“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服务?”

  虽然看不见林安的嘴脸,但是他那肆无忌惮的眼神,让女子觉得很不舒服。不等林安再多说一句,直接手边成爪,抓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