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威震四方 > 第七章 隐秘

我的书架

第七章 隐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府,刚刚到家的林安就被管家喊去孟文的书房,林安一路还在想着是些什么事情。

  踏入书房,就见孟文在那看着什么文件,好像整天的文件都看不完似的,不过想想也是,谁都不像他目前这样无所事事的。

 “来啦,坐”孟文指了指旁边的椅子,放下手中的文件笑道:“用过饭了吧?”

  “嗯,在外边和胖子应付了些”林安自己也不客气的自己倒了杯茶。

  孟文点点头,说:“最近城内要开始不太平了,因为北齐密探的事,城内要开始大规模排查,那个密探死咬不松口,很是难办。庞葛那边我刚刚也让人去让他这段时间安生点,孟虎孟熊那边因为这段时间有任务不在军营,不然都叫回来和你见一下,你什么时候出发去金陵?”

  想了想,林安轻声道:“过几天吧,等见一见以前的老朋友,就出发了,金陵那边也没要紧事,不急。”

  孟文见林安有自己的安排,也不多说什么,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马前辈最近还在竹林吗?”对于马前辈,提起都能让他兴奋,虽说这世上他服气的人不少,但是能尊重的人,马前辈或许能比金陵金銮殿那位还要重要。

  林安无语道:“老头子还能去哪?两年前就回竹林看他的竹子了,我还是半年前才从北边回来,刚到竹林没住半年,就打发我去金陵了。”

  孟文哈哈大笑,说:“马前辈那是高人作风,天下之大虽说何处都去得,但是择一地免得别人清扰,也是一种享受。”

  林安就不说话了。

  孟文看着林安,神秘的道:“小安,可有婚配了?”

  林安无语,今天这是咋地,都关心他人生大事来了?

  摇了摇头,林安道:“还没这方面想法,等金陵之行后再说吧,或许路上就捡到个媳妇都不一定,随缘,随缘?”

  孟文哈哈大笑,他也只是问问,毕竟认识的这么多人,虽说也有能让林安配对之人,但是他知道选择权还是在马前辈和林安自己,他也就不多提了。唠嗑了些家常,林安也说了些在北齐的事,让孟文连连惊叹。

  依月楼,内院一庭院,各种花花草草,还有装饰,都在显示着比地主人的雅兴,或许没人会想到,这种歌舞场所背后,还有这么处清静之地吧。

  庭院中有一位正站着在桌案写字的女子,身着淡绿色长裙,不过二十模样,袖口各绣着一朵牡丹,胸前裹胸也用金丝银线勾勒出一朵牡丹花,长裙披散在石墩下方,黑发垂直散落在两边,红唇淡妆,举手投足如风扬柳,若是被四小只看到,怕又是多了一个十年还能偶尔想起的女子。

  不远处一丫鬟模样的姑娘疾步走来,站在院子外围轻声唤了下“小姐,有要事。”

  女子放下正在写书的笔,轻声道了句“进来说话”

  丫鬟走到女子身旁,左顾右盼,见周围没人,轻声轻语说道:“小姐,听陈管事说,今天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尾随着他,还有军营传出消息,最近要大规模排查,因为前几天庄子一事,还有他们一队斥候,怕不会是他们知道了些什么?”

  女子眼珠转了转,问道:“陈管事有没有说从何处开始跟着他的?又跟到何处才发觉?”

  丫鬟道:“他说在黄公子外边的一府邸,因为黄公子最近刚好受伤,他让人找到陈管事,说有重要的事,陈管事就过去那边,就昨天晚上,过去时候没有发现尾随之人,在里面说了很久,也就是说在大齐占据青月城后,他要孟城主,还有青月帮的帮主庞葛,交给他处置,也没有其他重要的事,不过陈管事说,当他回来的时候,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跟着,手段挺高明,不知道当然在府邸有没有听到些什么,怕影响小姐的大事。”

  女子皱了皱眉头,这成事不成,败事有余的黄平明,之前就听说他被人阴了,和孟府主有关,谁知道就因为这么个事,让陈管事被人尾随。

  女子走了几步,盯着小湖里的鱼儿不语,想了想,说:“现在城门口的守将是何人负责的?”

  丫鬟走过来,说道:“是孟城主,还有冬将军,黄城主主要还是负责排查工作,这个对我们影响不大,黄城主说过,在城门口有他的人。”

  女子点了点头,说:“你派人和黄城主说下,我们安排下人,给大齐送信,说让他们早做安排,找个机灵点的。昨晚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头,若是我们被怀疑了,怕误了先机,这个我们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还好公主前几天已经回去了,不然更加不安了。”

  丫鬟欠身应是,就退出庭院,去安排人手去了。

  清风轻轻挽起女子的发丝,美丽的容貌中有双明亮的眼睛,此刻正来回转动,显示着她内心深处的不安。

  青月帮,在城东拥有一处较大的地盘,这里也坐落着各种酒楼,饭馆,武馆,镖局,还有烟花之地,只是不如依月楼罢了。不过要说这里最清闲的,还是在这边的衙门,基本就是个清水衙门,没啥大事。就今年唯一报官之人,还是因为一饭馆的老板,在其母错手打碎了一个碟子,他动手打了自家母亲一巴掌,恰巧被路过的庞葛看到,从此让人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让他给他娘道歉,若是以后再看到一点不尊,直接沉湖。饭馆老板虽然害怕青月帮,但是也害怕被打,然后一时忍不住跑去报官了,结果又被人从衙门拉出来,当街继续揍,可惨。

  此时的胖子正在青月帮的一练武的大武堂内,赤裸上身,虽说看着肥胖,可是若是细细观察,这肥胖的五花肉里,还是有隐约可见的肌肉。

  “呼呼~”庞葛正一拳一拳的打着从武师那里得来的算法,听说是一大门派的正统拳法,他练的也有些眉目了,虽说实力没有林安那种变态可怕,但是在青月城,打打杀杀习惯了的他,已经很够用了,毕竟这么多年打架,他身上只留下了一处不深的刀疤。

  门口小林子不知何时出现,胖子停下身子,拿起准备好的毛巾擦着身上的汗,坐在旁边的台阶上抬头看着何林道:“林子,我总觉得你现在这偷偷摸摸的本事越来越强了,是不是最近又偷看哪家媳妇练出来的?”

  何林都习惯了这帮主的花花嘴脸,走到胖子旁边,说:“帮主,你让我盯着黄平明,昨晚发现有一男的半夜穿着黑衣,鬼鬼祟祟的去他外边的府邸找他,最后那人回到依月楼就没出来过,轻工还有意识都很强,最后应该也发现了我,不知道他们在房里说了些什么。”

  胖子疑惑,莫不是这姓黄的喜好龙阳之事了?甩甩了脑袋里的水,应该不是,毕竟大半夜的,这人也确实有问题,在依月楼虽说男的也有,不过一般除去后厨,还有杂役,基本都是女子多,这人在里面没出来过,这依月楼难道有什么秘密?不过他们每个月都有给城主那边孝敬,城主那边知道吗?

  沉思一会,庞葛对何林道:“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有什么问题和我汇报,还有,你下午先和各堂堂主说下,最近都安分点,别惹事,最近官府有大事,让各赌仿先关门停业,酒楼那边就照常,不过都安分点,下午我有事,就不组织会议了。”

  何林点头称是,转瞬就离开了练武房。

  胖子坐着,细细想了会,想不出个所以然,觉得还是找林安一起商量的好,这事也不好和孟城主说,毕竟他们派人跟踪人的,等会跟踪到孟城主头上,这话可就说不清了。

  冲了个澡,穿好衣服,胖子就直奔城主府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