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演 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廖旭东的出现,让战斗瞬间停滞。

  修罗族依然还有上千人站立着,但是此刻他们全聚在一起,没有一个人上前。

  显然,这是一群同样拥有着思维的人。

  虽然不知道这群人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智慧,但是廖旭东可以肯定,这帮人,脑海里至少有恐惧的思维。

  否则,上千人中,难道无人上前一战?

  这一刻,廖旭东忽然想到之前他在战场上杀了修罗族人后,剩下四名修罗族人逃跑的场景。

  同时,他又想到了刘健当时让他在《特别的烦恼》剧组里所用的吹牛方式。

  对,夸张,极度的夸张。

  既然你们会胆怯,那就试试吧。

  廖旭东脑海里定下计策,手执朴刀,从黄泥矮墙上一跃而下。

  他既不拎刀上前去杀人,也不去看那群修罗族人,快步走到刚刚被他一刀横切的一具尸体前,当着所有修罗族人的面,趴下身去,直接用嘴去吸其中一具还在喷洒鲜血半截尸体。

  【XX值:4.6】

  一具半截尸体短短一两分钟之间,就被吸成了人干。

  什么内脏、躯体都不存在了,只剩下皮、肉和骨头。

  全是白花花的一片。

  连应该存在的瘦肉,也变成了苍白色。

  廖旭东吸完这具下半身,左手一把抄起,转身缓步往修罗族群走去。

  不经意间,廖旭东右手的朴刀一翻。

  “哗啦!”

  所有修罗族人脸上几乎全都露出胆怯,上千人竟然十分整齐的往后退了两三步。

  人族战士们靠着墙壁,同样不少战士也露出惊恐。

  战斗本身并不让人觉得可怕,牺牲也好,死亡也罢,战场肯定会有这些。

  但是将尸体吸成人干!

  显然,在场所有人几乎都没见过。

  恐惧,更多来源于对未知的恐惧。

  不少人脑子里面都泛起疑问:这是谁?

  浑身被黄泥包裹的廖旭东,让人无法分辨出样貌。

  彭连长的脸上肌肉抽搐着,小声询问:“老孙,是他吗?”

  孙大恒的牙齿在打颤:“不……不确定!”

  廖旭东往前走了大概十几步后,将白花花的缩成一团的尸体往修罗族群的方向随手一抛,然后也不说话,也不做任何动作,转身朝回走。

  背对着上千修罗族人。

  廖旭东的心里在发抖,不是害怕的发抖,而是担心自己的行为被拆穿的发抖。

  因为,这是他现在唯一想到的能震慑这帮修罗族士兵的办法。

  还好,他能感受到,背后上千人,没有人上前。

  一具具尸体,就这样被吸成了人干。

  一具具皮肉,被廖旭东来回拎着,扔在修罗族士兵群三十几步外。

  修罗族人群里,没有一个人跨步上前。

  所有人都仿佛在看电影一般,除了面部不时的会露出惊、恐、慌、乱等表情外,身子也会微微颤抖。

  廖旭东脑海里的系统版面数值不断的开始增加。

  【XX值:4.6】

  【XX值:5.3】

  【XX值:7.2】

  ……

  吸血时,廖旭东努力压抑内心的恶心。

  是的,这回他内心里不是渴望,而是恶心。

  如果说有选择的话,他真的不希望选择这种方式。

  但此情此景之下,这是他能想到的吓唬住修罗族上千人止步不前的唯一方式,有且仅有着一种。

  而且他还需要赌,赌这群人一样害怕这种极为反人道的方式。

  面对上千修罗族人,如果系统不能再提供作弊方式,除非能瞬间增长几百XX值,否则他拿什么去真正和这上千修罗族人对战?

  廖旭东内心非常清楚,如果这一招吓不住对手,一旦这上千人攻向他一人,他的结局,只有死。

  真正和上前修罗族人打起来,他不可能有时间每次砍出去几刀后,趴地上一具具尸体的吸血。

  趁着刚刚这一刀的威慑力,再极力夸张的表现出自己的可怖一面吧。

  他廖旭东不是魔鬼,但是这一刻,他必须是,而且还必须是一个实力超强,以鲜血为食的魔鬼。

  不得不说,廖旭东做到了。

  当最后一具尸体被扔下后,廖旭东将右手的朴刀放在左手上,看着修罗族群站在前面穿着兽皮上衣,兽皮长裤的几名类似‘领导’的人物,他右手抬起,用裹满黄泥的食指往人族士兵群一点,然后随即调转食指方向,指了指自己被黄泥裹满,却又露出了嘴唇和牙齿,还带着带着修罗族人鲜血的嘴。

  意思很明显,这些人族,他要!

  【XX值:17.1】

  这是廖旭东脑海里系统最终定格下来的数据。

  修罗族群里,终于,一名上身半截搭着黄色兽皮,下身不知道是什么绿色兽皮裤子的人往前走了几步,从人堆里走了出来。

  他浑身肌肉极其发达,身高跟普通人族差不多,也就一米七左右。

  除了皮肤黝黑,他和人族的身形体态包括身体构造并没有太大区别。

  这时候,廖旭东眼前的修罗族群,离他也就三十步左右。

  那名修罗族人站定身形后,右手放在胸前,竟然躬身对廖旭东行了个礼。

  然后指了指人族战士群体,又指了指廖旭东,再指了指自己的嘴。

  廖旭东轻轻的点了点头。

  修罗族那人顿时再一礼,然后转回身去,叽里呱啦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片刻后,所有修罗族人对着廖旭东,同时行了个礼。

  廖旭东没有回礼,而是扬了扬手中的刀。

  这时候,廖旭东耳边回旋的是刘健当初鼓励他装X的话:快,极端疯狂的装X,炫耀,秀金钱,秀豪气,秀人脉,秀资源!

  而现在廖旭东秀的,是实力,一刀砍杀十四人的实力。

  果然,修罗族群缓缓的开始向后退步。

  廖旭东心底开始激荡。

  还好,有浑身黄泥裹卷,他的表情以及身体变化,他相信,这帮修罗族人是看不穿的。

  也是,如果修罗族群里真有高手,何至于没人敢上前?

  修罗族人一直在后退,后退的速度逐渐加快。

  廖旭东一动不动,就那样站立着。

  足足十分钟,当廖旭东眼里再没有修罗族人时,他才缓缓的挪动步伐,向此刻还聚集在黄泥墙前的人族走去。

  哗啦哗啦!

  人族之中,无数人举起手中朴刀。

  刚刚廖旭东和那名修罗族人的行为对话,他们都看得真真切切。

  在所有人族之中,廖旭东俨然就是吸血魔鬼。

  而且是一个极具杀伤力的吸血魔鬼。

  廖旭东缓步走着。

  旁边有一具人族士兵的尸体。

  他略一停顿,蹲下身去,吸一口人族士兵的鲜血含在嘴里。

  但是这个吸血过程,廖旭东足足演绎了一分钟。

  缓缓起身,他再次迈开步伐,慢慢的向人族士兵群走去。

  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廖旭东其实一直在纠结,他担心,修罗族有留下人在观察。

  一个人数上占据着巨大优势却能毫不犹豫退走的族群,绝不会是傻子族群。

  廖旭东如果扑上去马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和人族士兵相聚欢笑,他担心,几分钟后,大家会再次被修罗族包围。

  那时候,再想演这出戏,基本没有可能。

  当离人族士兵群大概只有二十来步时,廖旭东忽然停下了身子,故意仰头看了半天,然后将朴刀扛在肩上,既不上前,也不向后,更没有肢体的表达和语言的沟通。

  人族士兵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盯着廖旭东。

  刚刚廖旭东吸修罗族人鲜血的行为,确实让他们每个人内心产生了不少惧意。

  不是惧怕死亡,而是对一种未知的惧怕。

  “他到底是不是阿东?”彭连长举刀,远远的对着廖旭东,眉头深皱,小声问身边的孙大恒。

  孙大恒脑子也在飞速运转。

  过了好一会儿,孙大恒嘴里肯定的吐出一个字:“是!”

  “一定?”

  “一定是,我见过阿东用刀,手法、身形、方式几乎一样,而且,阿东跟我说过,他拿刀,可以爆发出特殊技能。”

  彭连长连忙小声开口:“那传令,所有人都要严阵以待,举刀对峙,但是千万不能上前,也绝不能开口说话,还有,每个人都要露出惧怕神情。”

  孙大恒一琢磨,脑子恍然大悟,小声道:“怪不得阿东不上前来,他是在演戏?”

  彭连长赞许口吻小声说:“如果他真是阿东的话,那就是在演戏,这小兔崽子,脑子转得还挺快,是颗好苗子,等有机会出去,让给我?得!放心,不白要你的,上次你的提干申请还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

  孙大恒顿时点头:“放心放心,怎么敢跟彭连长您争?我孙大恒能有今天,都靠彭连长您栽培!”

  这是实话,但要说是拍马屁也没毛病。

  彭连长想笑,压抑住了。

  “孙猴子,我们这回算是走了狗屎运捡回了一条小命,我猜阿东现在不上前来,肯定是在等天黑,幸亏他是从外面过来的,不然以我对这帮修罗鬼的了解,他们没那么轻易能相信阿东是外人。”彭连长说。

  孙大恒小声回应:“是啊,无巧不成书,如果不是让阿东送营长走,他也不可能从外面走回来,以修罗鬼的精明,哪怕战场上阿东能以一敌十,上千人对几十个人,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亏得阿东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回来了,这个兵,没白收,对了,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他拿刀的爆发力到底有多强?”

  “没有,不过时间很短,他原话我还记得:‘我之所以要参军,也是因为我知道我手中有刀的时候,个人能爆发出不一样的潜能,从小就是,但刚开始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斩杀修罗族,广轩的死刺激了我上去试试!’,他当时是因为同班的曾广轩被修罗族杀死,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上战场的,我所知道的信息就这么多。”

  “恩,怪不得当时敢来申请当兵。这回大家能活下来,也有你一半功劳,幸亏你小子没傻不拉几让他去跟修罗族人硬干,而是做了这样的安排……”

  “可能是天意吧,我当时看见他在战场上的表现和事后他体力不支的情况,就打算让他想办法带营长突围出去,这样,修罗族最近这十几天的情况,才有人能全面的汇报给上面。”

  “恩,你小子,也是好样的,居然没动私心,没想让他把你救出去。”

  “哎,连长,您可别夸我,我还真动过这念头,特别是当时阿东一刀砍翻了三个修罗族士兵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自己有可能有机会能逃走,惭愧惭愧!”

  “第一反应再正常不过,老子们都是正常人,又不是神。”

  ……

  三十步外的廖旭东看见了孙班长和彭连长在聊天,同时也发现了自己的目的被人群里某人识破了。

  所以,他的心,逐渐沉了下来。

  “宿主,今天的表现,你让我刮目相看。”

  廖旭东脑海里立即回应:“主要还是你的功劳,我就是演演戏而已。”

  “你嘴里那口人血,什么时候吐掉?你不觉得恶心?”

  还好,跟系统沟通不需要动嘴。

  “我也想吐,我担心待会彭连长他们问我怎么能一刀砍死这么多修罗族人,没法解释,只能吐血装受伤。”

  “你是猪脑子啊?等会儿再吸啊,现在就开始含在嘴里?一直到晚上?”

  “系统请你注意文明用语,社会很复杂,骂人有代价。”

  “明白。宿主,你这演技还不错啊。”

  “你懂什么是演技?”

  系统冷笑一声,没回应。

  廖旭东突然问:“系统,你怎么选择跟着我了的?你不知道我没灵根?”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不该问的别乱问,虽然你是宿主,我是系统,从身份上来说,你好像是主,我是仆……”

  “言重了,言重了,你才是主!”

  足足还有三个多小时才能天黑,廖旭东只能一直站立着不动,没办法,只能没事跟系统聊闲篇。

  好在厚厚的黄泥能保护他的表情。

  不过廖旭东嘴里那口鲜血,他确实找机会吐掉了。

  一直含着真的很难受。

  吐掉的时候,廖旭东突然想到之前自己对曾广轩身上鲜血有极度渴望的时候,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径直在脑海里发问:“系统,我也能吸收人族血液?”

  “我哪知道?行了,别说话了,好好感受一下你周围有没有发生变化。”

  廖旭东心里一紧,猛然间,他突然感受到无数目光正在自己身上扫望。

  缓缓转过身去,廖旭东突然看到自己左边,密密麻麻数不尽的修罗族人出现在地平线上。

  而之前退却的那数千修罗族人,同样出现在了廖旭东的眼前。

  头顶烈日,似乎从未挪动过位置,依然释放着猛烈的光。

  此刻廖旭东却一点都不热,心里,哇凉哇凉。

  他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

  (深夜更文,再次感谢‘你猜我是不是最帅的’书友,原来你每天也还在支持,谢谢你。也谢谢每一位还在支持我的朋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