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前台是仙帝 > 第73章 被包围了

我的书架

第73章 被包围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孙大恒拍了拍廖旭东的肩膀,轻声说:“有战争,就会有牺牲。”

  廖旭东眼里的杀意渐渐消退,脸上泛起哀伤:“活生生的人,两个小时前大家还在一起吃馒头……”

  孙大恒叹息一声,转移话题:“阿东,我刚刚发现,你对工事布局好像不是很熟悉?按理说你也是修筑队的人,应该对工事更了解才对?你刚刚抱着广轩是想带他回后方救治吧?”

  副班长王深带着感激的情绪说:“头儿,阿东不是想往后,他抱起广轩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广轩不行了,哎……阿东,要不是你,今天大家全都会没命。”

  廖旭东摇了摇头:“班长,副班长,我刚刚看出来了,我们跟修罗族有太大的差距,哪怕在工事的保护下,想杀他们,依然十分困难,我之所以要参军,也是因为我知道我手中有刀的时候,个人能爆发出不一样的潜能,从小就是,但刚开始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斩杀修罗族,广轩的死刺激了我上去试试!”

  “恩,有潜能就好,你受伤不重,待会儿再用黄泥把身上裹一遍,刀上也裹好,这黄泥一旦凝固,对修罗族有特殊的防御作用,如果你觉得还有余力,班副,你们先回,我带阿东去其他战场。”

  廖旭东点头。

  王深上前对廖旭东点头说道:“好样的,不过还是要注意安全,黄泥一旦脱落,迅速撤退,修罗族人的攻击,不是我们可以抵挡的。”

  说完,王深带着其他两人转身离去。

  “班长,你告诉我方向,我自己过去,你受伤也不轻,别跟我一起去了。”

  孙大恒此刻军装露出,只是被鲜血沾满,身上几道口子还在流淌鲜血:“你是新兵,我不去,你自己一个人,对工事又不熟悉,随时可能陷入修罗族的包围……”

  正在此时,号声响起。

  “唔……撤退!”孙大恒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同时嘴里呼喊:“阿东,跟我一起!”

  廖旭东也不耽搁,跟在孙大恒身边,弯着腰在黄泥工事里左右穿行。

  几分钟后,廖旭东就发现,无数的人族士兵带伤的,流血的,断胳膊断腿的全在往一个方向撤退。

  不远处一名伤兵胳膊上还在流血,一瘸一拐,走得特别慢。

  廖旭东二话不说,几步跃上前去,蹲在伤兵面前,背朝伤兵大喊:“上来!”

  “谢谢!”伤兵也不矫情,趴在廖旭东背上。

  孙大恒停步看见,眼里透出赞许,对背着伤员的廖旭东连连招手:“走这边!”

  背负着伤员前行,廖旭东才发现,系统对他身体的体力和耐力并没有加成作用,只跑了十几秒,他就感觉胸腔中的肺快要炸裂,呼吸急促不已,原本受伤的伤口更是有龟裂,血也流了出来。

  孙大恒的脚步放缓,在一旁扶着廖旭东:“让我来。”

  廖旭东一看孙大恒满身是血,好几处刀口深可见骨,没喊疼痛也就罢了,再让他背伤员那铁定是要他的命。

  摇头后廖旭东将伤员在背部往上挪了挪,咬牙摇头,迈步向前。

  孙大恒明显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并没有强行下达命令。

  撤退路线上的人越来越多,伤员也同比例增多了许多。

  几十步外,张营长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之中,此刻他浑身浴血,俯身小跑几步,又会停下身子,直立起身,回头不断张望,同时挥刀呼喊:“快,后面的跟上,向战地医院方向撤离。”

  旗语兵跟着张营长,走走停停,不停挥动着旗语。

  廖旭东看不懂旗语,但他心底奇怪,哪怕气喘吁吁,也忍不住开口询问:“班长,战地医院还有我们那么多伤员……”

  张大恒一手扶着廖旭东背上的伤员,不时的看向旗语兵,当即解释:“放心,战地医院的医护人员、修筑队伤员以及我们的伤员早就在两个班的护送下向后方撤退了,我们现在就是要赶到战地医院,借医院外围更完备的工事与修罗族周旋。”

  廖旭东这才明白,于是再不多话。

  部队零零散散的撤回到战地医院外围的黄泥墙时,廖旭东看了看,大约还剩一百多人。

  终于在医院的黄泥内墙处放下伤员,同时王深三人也赶上前来。

  “修罗族不会轻易进攻战地医院,王深,你们迅速在医院里去找疗伤药物,每个人的刀和衣服,都要用黄泥裹满,如果天黑之前修罗族再不发动进攻,这波防御就算是守住了。”孙大恒迅速吩咐。

  廖旭东背回的伤兵受伤很重,这会儿廖旭东才细看,除了胳膊,伤兵的小腹已经被穿了个窟窿,之前他应该是用黄泥处理过,当时并没有显露出来,这会儿,鲜血早把黄泥冲开。

  那名伤员靠着墙壁,手捂小腹,整个人已经处于垂死边缘。

  孙大恒也是刚刚注意到伤兵情况,这时候看了对方脸,顿时大喊:“老余,老余……你撑一撑,我马上去给你找药……”说着,孙大恒也顾不得处理自己的伤势,转身跨步朝战地医院内奔跑。

  没奔出三步,廖旭东扶着的老余,头一偏,再无呼吸。

  廖旭东双眼冒出火光,短短一天时间,他眼睁睁的看着两个活生生的人死在了自己怀里,那种感受,让他这种哪怕经历过两次生死的人都格外的崩溃。

  “班长,班长……老余他……他牺牲了!”大声呼喊着的廖旭东眼中闪烁着泪花。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一名战士,一名真正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的战士。

  决定参军那一刻,廖旭东只是热血上涌,其实并不算真正做好了准备。

  但是这一刻,廖旭东体内的血液彻底沸腾了。

  一道道仇恨的目光在满是泪花的眼眸里释放着。

  孙大恒扑上前来,一把从廖旭东怀里接过老余,呼喊了几声后,满脸沮丧的放弃了,抱着老余,孙大恒使劲一晃脑袋,轻轻的将老余的尸体往黄泥上一放,轻声说道:“老余,你安息。”

  廖旭东感受不到孙大恒情绪上太大的波动。

  这就是战争?

  战争就意味着一定有人要战死沙场?

  这时候,号声再次响起。

  孙大恒豁然起身,拍了拍身旁廖旭东的肩膀:“原地集合号,不用慌张,营长要安排下阶段的战斗任务。”

  廖旭东扫望时,这才注意到,满地伤兵,没有几个是没染血的。

  战斗前个个黄泥满身,一战之后,几乎个个都露出了军装。

  军装上,鲜血早已浸入。

  一百多人横七竖八的挤在战地医院十来米外。

  只听到张营长大声开口:“战士们,刚刚我们打退了修罗族的第十四次进攻,成功掩护了战地医院里的伤员和医护人员的撤退,现在,他们正在努力向后方靠拢,刚刚我收到消息,修罗族刚刚同时袭击了正过来换防的第六团,这样,第六团就无法赶这里与我们换防。同志们!现在没有支援了,你们怕不怕?”

  “不怕!”一百多人,连带伤员,大声回应。

  “好!我们是军人,当国家受到侵犯时,我们的第一任务是什么?”

  “奋勇争先,保家卫国!”

  “对!奋勇争先,保家卫国,我们大夏国的军人,没有一个是怕死的孬种。就在刚刚,我已经收到消息,第六团因为不是在驻地工事与修罗族大战,伤亡特别大,但他们也是好样的,接应了我们的撤出的医护人员和伤员,现在,修罗族人分两面,准备向我战地医院发起进攻,也就是说,我们被包围了!”

  “营长,您就说吧,您希望我穆小顺临死前干死几个?”一个手执朴刀,一身鲜血的士兵站起身来。

  “营长,我也还可以战斗!”

  “对,我也还可以!”

  ……

  一时间,无数人起身回应。

  张营长站在一处堆得稍高的黄泥地上,压了压单手,战士们又迅速坐下了地面。

  “放心,仗有你们打的,但是我们也不能胡来,现在六团带着医护、伤员还没有撤到安全的地方,我们既然被包围了,那就得给兄弟部队争取更多的时间,一连长、二连长、三连长!迅速清点各排各班剩余可战人数,马上上报。”

  廖旭东看了看身边的孙大恒,一脸坚定:“班长,我想……”

  孙大恒摇头:“你刚才背老余我就感觉到了,你没力气了,别莽撞,服从组织安排,还有,如果你能恢复力气,把你的潜力发挥出来,记得,保护好营长,如果你有足够的能力,想办法,带营长回去。”

  廖旭东一咬牙:“班长,我一定想办法,把你和营长都带回去。”

  孙大恒拍了拍廖旭东的肩膀,在烈日下脸上早成血壳的脸上露出笑容:“我跟孙营长是老乡,所以,救他,就等于救我!”

  廖旭东点了点头,并没有回应什么。

  孙大恒叹息一声:“哎,可惜,你有武技,但是当兵时间太短,体力跟不上,不然这仗,你还说不定真能救几个人杀出重围。”

  廖旭东还是没有答话。

  他脑海里,正在跟系统沟通。

  “都要救!”廖旭东立场坚定。

  系统的声音有些懒散:“那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一点攻击值就可以杀一两个修罗族人,一个修罗族人的血液就能增加10点XX值!我一个就足够了!”

  “宿主请不要想当然,第一次给宿主增加XX值10个点,是因为是首次!首次开启系统,系统给你的奖励。”

  “那就多给我奖励几次。”

  “凭什么?你脸大?”

  “我死了,你一样烟消云散。”

  系统冷笑一声:“合着你以为,我离了你就找不到其他人了?”

  廖旭东深吸一口气,眼珠一转,突然在脑海里说:“其他人认识莫惊鸿不?”

  系统一点铺垫都没做,径直开口:“按东哥的意思办!”

  (感谢‘东方wzc’11张推荐票,感谢‘知微’的打赏和推荐票,谢谢你们,我还在努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