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前台是仙帝 > 第46章 孟越的安排

我的书架

第46章 孟越的安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已是深夜。

  送元首刚刚到楼下大厅时,诸葛静正好看见大厅右侧一排椅子上,坐着陈双他们五人,身旁站了几名笔直的西装汉子,同时也朝这边张望。

  元首似乎早就知道情况,朝陈双方向一指,轻声问道:“就是他们几个吧?”

  诸葛静怒从心起,接话道:“对,就是他们,把阿东打成这样。”

  元首停下步伐,转头对魏宁冲、孟越、诸葛静三人问:“你们打算怎么处置?”

  魏宁冲一指孟越:“孟先生有意处置,魏某并无想法。”

  孟越顿时目光尽是询问之色的看向元首,并没有开口。

  元首此刻早已戴起了防护头盔,面部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声音中却透露着柔和:“那正好我就在一旁看看孟先生如何处置。”

  孟越点头,稍微指了指元首身边的人,转头问魏宁冲:“魏老,若叫女帝前来,女帝能看出这几位的真实身份么?”

  魏宁冲愕然一愣,随即轻笑:“毫无可能,她此刻并非修者。”

  孟越对诸葛静道:“那好,阿静,你去把女帝叫来,就说打阿东的几个凶手都找到了。”

  诸葛静走后,孟越带着元首和魏宁冲,三人干脆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元首轻声对旁边穿防护服的人说:“跟所有人说,一切都听孟先生指挥,同时跟医院里的人说,一会儿发生什么事都不用管。”

  “是!”穿防护服的人应声而去,只见他摸出电话在一边开始拨打,声音很小,孟越完全听不见。

  一会儿,只听见右边走廊深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孟越起身,虽然还没看到来人,但是也迎了上去。

  此刻医院大厅里除了大厅正中心的值班台里有两个护士,再就是几个坐在一旁椅子上挂吊瓶的病人,都在打瞌睡。

  剩下刚进门的前台处,有一个值班医生,再就是取药房的灯亮着的,一个护士趴在桌上睡觉。

  陈双那几人,离取药房最近。

  随着急促脚步声,打瞌睡的病人都醒转过来。

  孟越迎着女帝走了上去。

  魏宁冲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看到女帝出现,也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只有元首,坐在椅子上整个身体并没有动作,略偏着头,目光从防护罩中透出,看着女帝这一行人,他的手不停的在椅子边上握拳、然后松拳。

  “孟哥,静哥,就是他们。”女帝遥指远处椅子上的陈双五人,脚步变得更快。

  孟越、诸葛静、魏宁冲三人跟在女帝身后半个身位,四个人快速走向取药窗口边陈双他们坐着那排椅子上。

  陈双五人被反带着手铐。

  莫惊鸿几人走上前后,陈双突然眼神迸出一股巨大的仇恨光芒对着莫惊鸿冷声道:“我当是谁把爷折腾进了局子,原来是你这小婊子,行,你够狠。”

  莫惊鸿没有说话,忽然孟越对诸葛静示意的动了动下巴。

  诸葛静忽然一个后旋踢,只一脚,就把坐着的陈双踢得栽倒在地,嘴角血渍流出,伴随着一颗牙齿掉落在离他自己不远处的地面上。

  这时候,前台的护士和医生全都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只是远远的看着,另外几名挂吊瓶的病人反而一脸热切,根本就没有呼喊的意思,那样子就是摆明了想看好戏。

  “呸!”陈双呸了一口后,因为他是反手铐,所以不太好动作,半天才慢慢的挪移着将身子靠墙蹲下来,这会儿想站起来都有些吃力。

  对刚刚踢他的诸葛静看了一眼,陈双冷哼一声:“我当是谁,鼎鼎大名的功夫明星诸葛静嘛!哈哈,怎么着?来老子横川地界,规矩都不要了?报警?真他妈的丢人,混了这么多年横川,第一回见报警的,还在老子被铐的时候来老子脸上秀腿法,你确实够牛皮!”

  孟越上前,因为陈双是半蹲,所以他也慢慢在陈双面前蹲下,笑容里带着无边冷意,对嘴角挂血的陈双轻轻说:“有点意思。”

  陈双看到孟越,脸上的嚣张气焰慢慢褪去,脸色这才变得有些难看。

  孟越也没说话,半蹲着双眼之中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陈双。

  过了好一会儿,陈双瞄了一眼站着的诸葛静和莫惊鸿,转过脸来,缓缓对孟越说:“原来是孟爷的人,小双失礼。”

  在横川,什么演员、导演他们并不怕,知名演员、知名导演他们也会巴结,但是并不怕。

  在横川最有力量的人,就是影视投资人,这类人不是威望,也不是虚名,而是实打实的让人害怕。

  为什么?

  影视投资人不给钱,谁来横川拍戏?横川大大小小景点剧组哪来的钱吃饭?这些混子们就更没混饭吃了,这就是最现实的产业链顶尖存在。

  显然,陈双混的阶层,已经可以认识到孟越,所以当他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孟越时,老实了。

  不过孟越确实不认识陈双。

  “哟,认识我?跟谁混饭呢?”孟越问。

  陈双反戴着手铐,嘴角挂血,半蹲着极其不舒服,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话了:“自己找点零碎活,没人带。”

  孟越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突然眉毛一挑:“要不来跟我混?”

  陈双皱眉片刻后,声音稍微大了些:“孟爷,我知道我陈双在你面前不够看,今儿真要是动了你的人,我陈双认罚,孟爷你说想要我怎么做?一条腿?一双手?我陈双都认了,就是麻烦孟爷您别拿我开涮。”

  孟越伸出手去,一边在陈双的头上拍着,一边哈哈大笑:“你小子,有种,真是有种。”

  说着,孟越将陈双扶了起来,是伸双手扶的,将他扶到凳子上,帮他调整着坐好了,然后轻言细语的缓缓对他说:“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四十多了吧?应该在横川混了不少年了,起来坐好,蹲着小心你这老腰。”

  莫惊鸿、诸葛静、魏宁冲三人同样一动不动,站立在原地。

  只有孟越,整理好陈双后站直了身体,背负着手,开始在陈双他们的椅子前踱着小步,皱着眉头,仿佛是在深深思索着这一切应该如何处理。

  过了一会儿,陈双自己受不了这气氛,大声喊:“孟爷,您在我们横川,有身份有地位,小的们不认识你,我陈双是知道您老的威名,这样,你也别劳烦你身边这几个便衣哥们,你想怎么样,只要不是要兄弟几个终身残疾,兄弟们都照办。”

  孟越哈哈大笑,上前摸着陈双的头,一边笑一边说:“你也太把你孟爷我当回事了,说话这么给面儿的吗?”

  笑完之后,孟越弓着身,弯着腰,整个面部往前,离陈双的脸只有一臂距离的地方,与他的脸保持着同一水平线,嘴两边嘴角微微向下,眼睛里看不出爱恨情仇,对陈双轻声说道:“今天你小子挺给我面儿,那我也得给你们哥几个面子,这样,你打的人呢,是我妹妹的男朋友,也是我妹妹的老板,至于说怎么处置你们?我说了不算,我妹妹说了算,你们觉得怎么样?公平吧?”

  陈双看了一眼站着不动面无表情的莫惊鸿,又看了看孟越,没有答话。

  孟越眯着眼接着说:“啊?不说话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呢?我不动你们,旁边这几位便衣兄弟也不动你们,但是我妹妹要怎么动你们?那是她的事,你们只要做到八个字就行。”

  陈双皱眉问:“哪八个字?”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孟越说话的声音大了一点:“嗯?能做到吗?”

  陈双眉头深皱,半晌后看向孟越:“孟爷,您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哥几个?找她来动手?明显是打算放过我们?还是后面有戏等着我们?”

  陈双一看莫惊鸿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顿时无法理解孟越是什么意思。

  孟越连忙将头摆得想拨浪鼓:“不,不,不,陈小弟,我看你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吧?我孟越也是快五十的人了,我会这么不守规矩?你打的是我妹夫,那我妹妹要怎么才能出气?全凭她自己。

  至于你们,你们只要好好坐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等我妹妹出完气,今天的事,一笔勾销,以后你见到我喊我一声孟哥,哪怕喊声孟越,我一样乐呵呵答应,怎么样?”

  陈双皱眉脱口而出:“君子一言?”

  孟越顿时哈哈大笑,轻轻一拍陈双脑袋:“你他妈的还会秀成语?算你小子有才华,行,我知识浅薄,就不接下句了,但这事就按我说的办,你放心,医院大厅有监控,都录着的。”

  陈双深吸一口气,目光望向莫惊鸿:“妹子,我不知道你是孟爷的妹妹,也不知道打的那位是孟爷的妹夫,你看你要怎么处理,是让我们自己动手缺胳膊少腿,还是你来动手,我们都认,今天谁喊一声,谁他妈就不是爷们儿,正好在医院,待会儿都不用路费,对了,我就一个要求,你动完手,不管我们缺了什么零件,此事以后既往不咎。”

  莫惊鸿双眼微闭,面无表情,并不搭理陈双,转身对着孟越问:“哥,有刀么?”

  孟越摇头后,转身对身边站着的便衣问:“兄弟,有小刀么?”

  那便衣扫望大厅一眼,看到元首这边站立在元首旁穿防护服的人点头后,这才从腰带上抽出一把带倒刃的军刺,递到孟越面前。

  孟越二话没说,直接走上前,递给了莫惊鸿。

  陈双看到这一幕,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对,妹子,你狠一点,我觉得这仇能解!最好把哥哥大拇指剁一个,实在不行,手掌也行,哥哥也算是能还你们小两口这笔债了。”

  莫惊鸿没回话,也没表情,目光凝聚在陈双的笑容上,跨前两步后,忽然伸出手,一刀直接刺进了最左边椅子上,跟陈双一伙的其中一人的心脏处。

  只是眨眼之间,鲜血顺着利刃刷刷流出。

  莫惊鸿并不停手,原本只有半截刀身刺入,此刻她猛力一推,刀至没柄。

  这可是极其锋利的军刺,半点都没收到阻碍。

  莫惊鸿的目光就没从陈双身上离开过,此刻她紧紧的盯着陈双,脸上既无害怕,也无兴奋,还是那张毫无表情的平淡面容,只听她一字一顿说道:“他心脏出血,你们心脏里也出点血,扯平了。”

  说话间,鲜血已经开始从没柄的刀口处朝外喷射,喷了莫惊鸿一身,一脸。

  但是莫惊鸿始终一动未动,手依然捏在刀柄上,瞳孔里不断收缩,目光紧紧的盯着陈双。

  (今天的更新写不动了,一万一了,真的这两天很感谢几位读者朋友的回复和支持,感谢你们‘晴垠’‘前台是仙帝书迷’‘暗护’‘黑了灯全一样’‘南上不南’还有好几个没名字的书友,我只能说,我尽我能力写,争取把书写得好,周一了,新的一周,需要推荐票支持了,谢谢各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