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前台是仙帝 > 第40章 人心复杂

我的书架

第40章 人心复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廖旭东跟魏宁冲刚进包房,莫惊鸿笑嘻嘻的站起身来说道:“老板,今天好开心,我刚跟哥说了,一起去唱歌,走吧走吧!”

  廖旭东浑身一颤:“唱锤子,这都几点了?赶紧收拾收拾,回家睡觉,明天早上还要跟组拍戏。”

  莫惊鸿赶步上前,一把抱着廖旭东的手臂摇晃着哀嚎:“哎呀,老板,哥说他明天早班飞机要走,静哥也要回去,就去唱一会儿嘛,我真的好久好久都没唱歌了,难得这么开心,你别这样嘛,老板!求你了!”

  廖旭东苦笑着望了一眼孟越,孟越立马低头。

  望向诸葛静,诸葛静连忙掏出手机看。

  看向魏宁冲时,魏宁冲更夸张,直接拿起筷子自语道:“魏某还没吃饱,再吃几口!”

  廖旭东心里大骂:你丫一个金丹修士还要吃饱?怎么不吃死你!

  “好不好嘛,老板。”莫惊鸿哀求道:“就唱两小时,唱完我们就回去睡觉。”

  廖旭东深吸一口气,好言好语解释道:“小莫,是这样,今天在剧组你也看见了,我们整整跑了一天,我跑场务,一刻都没停过,而且静哥今天也是赶飞机来的,旅途劳顿,明天早上孟哥又要赶回去,都累了,真的,这样,明晚,明晚我跟魏哥带你去,你想唱到什么时候我都陪你。”

  莫惊鸿满脸不开心:“就一个小时,好不好?哥哥刚说,陪我唱尽兴的,静哥也说要去,静哥还说他唱歌可好听呢,刚刚吃饭我都没吃什么,去唱歌的地方,我再吃点,好不好嘛?”

  廖旭东无奈至极,他不是累,他是在考虑,去唱歌了怎么跟元首见面?

  深思片刻,廖旭东看了一眼抱着他手臂一脸恳求的莫惊鸿,又想到她以后将要扛起千斤重担,于心不忍,于是终于松口:“行吧,那就这样,干脆多唱会儿,我待会儿要是困了,就在旁边找个没人的包房睡会儿,你别打扰我就行,不然我是真扛不住。”

  “好呀好呀,那我们赶紧走吧,我刚才在网上找了一家量贩式KTV,包间都订好了,我们下楼打车直接去吧。”

  “那行,这样,下楼了我跟小莫一辆车,静哥,孟哥,魏哥你们三人一辆车,地址的话,小莫发群里好了。”廖旭东说。

  这时候其他三人才站起来答应。

  五人下楼后,廖旭东准备去结账,才知道孟越已经结过,于是五人出了饭店大门在街面上打车。

  等来了一辆出租车时,莫惊鸿极力要求孟越三人先上车,等他们车开动后,莫惊鸿忽然对廖旭东道:“老板,不远,我们走走。”

  廖旭东点了点头。

  两人并肩而行,不经意间,莫惊鸿的手已经伸了过来,主动牵起了廖旭东的手。

  同时她小声说道:“老板,你别怪我任性,孟哥在如今影视圈的身份地位你早上也看到了,所以我才想着找机会让你多跟他接触接触,以后老板你少不了巴结他的地方。刚刚我们聊起唱歌的事,我故意提议去唱歌,这样你也好跟他多亲近一些。”

  廖旭东顿时觉得奇怪,不过同时也感受到莫惊鸿对自己的感情,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莫惊鸿应该是真心与孟越结拜啊?如今一听,好像不是这回事?怎么合着这姑娘是为了让自己跟孟越拉关系?

  她怎么想的?

  廖旭东搞不明白,只好以聊事的口气开口询问:“你不是刚跟他结拜兄妹吗?你们这关系已经够用了,以后有什么事你去找他办,难道他还能拒绝你?”

  莫惊鸿却自嘲的笑了笑,说道:“老板,你是装无知?还是真无知?孟哥这么大的老板,在影视圈又有那么大的威望,他跟我结拜?你搞笑吧?他凭什么跟我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姑娘结拜?还不是纯粹看你面子,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这话说说就好,你还真当真?我家庭什么情况?人家家庭什么情况?今天是因为都在横林,早上话赶话,赶上了,他不好意思拒绝而已,我如果真不懂事巴结上去,人家能指着陆导鼻子骂娘的人,难道还真能把我当回事?”

  廖旭东听得莫惊鸿这话,哭笑不得,原来这妹子脑子里是这种想法,顿时让他发愁不已。

  这尼玛!

  闹了个天大的乌龙,这咋解释呢?

  难道说因为你有成为仙帝的天资,所以大家其实都是巴结你,我才是配角?

  说可以说,关键是莫惊鸿现在这状态会不会信?

  怪只怪,莫惊鸿出身太过卑微,而且社会地位从未提升过,突然一帮人对她好,她不是习不习惯的问题,而是要先质疑,先思考为什么,再才去考虑怎么处置这些关系。

  这就是人性逻辑。

  正常来说是没错的,但是,妞啊!你是正常人么?你是仙帝啊。

  这会儿廖旭东终于明白之前在马路旁魏宁冲跟他说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孟越、诸葛静包括魏宁冲想跟这位天帝大人关系走近,几乎不可能。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这事,太绕了。

  但是这是关于人心,关于人性的问题,能解释清楚么?解释了莫惊鸿会信么?

  怎么跟她说?说因为她会成女帝?所以,所有人其实都是围绕她在转?

  除非,她现在就是女帝。

  但是她如果此刻已经成了女帝,那按照她对人心的揣摩方式,她还会不会在乎自己?

  至于孟越、诸葛静?

  她还会不会搭理?

  魏宁冲?那更别提了,莫惊鸿真要此刻就是女帝,魏宁冲面对的将会是什么情况?

  天知道?

  万一莫惊鸿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想法,魏家上下几百口人还真得考虑考虑性命能不能保住。

  从上饭桌前想清楚了关系之后,廖旭东就再也没避讳过跟莫惊鸿的接触,手牵手他本身就不介意了。

  感受着莫惊鸿手中的温度,闻着这妹子身上的香味,廖旭东真的头疼,越来越头疼。

  本来元首突然出现就让他头疼,这会儿好了,莫惊鸿的想法原来是这样,这更加让他头疼。

  还想着说看看有没有机会让元首跟孟越的关系近一点,然后再通过他们这结拜兄妹的关系,来拉进莫惊鸿和元首的关系,现在看来,想都别想。

  这到底怎么办呢?

  廖旭东想着就头大,但是还得回话解释:“也不能这么说,孟哥对你,肯定是真心实意……”

  谁知道廖旭东话还没说完,莫惊鸿脸色平淡,小声回道:“老板,我自幼家贫,从上小学一直到高中毕业,我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不低于一百次,结果呢?

  我还记得特清楚,小学三年级,我在家后屋的野桃树上摘了七八个桃子,背着妹妹带着桃子去学校。

  你能想象得到,当我前后左右的人知道我摘了几个桃子后,他们是什么反应么?”

  莫惊鸿说到这里,嘴里发出一声极其不屑的冷哼声,也没让廖旭东接话,接着说:“一群人围了上来,当时又是给我讲习题的,又是帮我照顾妹妹,嘴里还不停的夸我漂亮,夸我勇敢,最后呢?桃子都被分走之后,所有人都离我远去!”

  莫惊鸿说着,眼里只有冷漠:“这种事,我经历了太多太多。老板,我只信我自己握在手里的东西。”

  说着,莫惊鸿将握着廖旭东的手往上扬了扬。

  继续说:“不会信任何人没有给我的东西,魏宁冲跟着我想干什么你不是不知道?他说我能修成仙帝我就得信他?好,就算我能成仙帝?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天天跟着我干嘛?

  孟哥认我做妹妹,不过是因为老板你对于他有价值而已,哪一天你对他没价值了,他也就不会认我这个妹妹了。

  静哥上次在魏家,人要杀我时,他一句话都没说。”

  莫惊鸿此刻说话,再也没有小女儿姿态,眼中饱含着世态炎凉的沧桑:“当然,我不怪静哥,毕竟,他的命远比我贵重,后来他能送我回来,我已经很感激他了。”

  莫惊鸿说着,将脸凑到廖旭东耳边,轻声说:“迄今为止,我见过的、也是我拿到过最多钱的,就是你给我的那张卡,那张卡里的二十万,包括后来你又转进去的三万,你是唯一一个从我这里没有拿走任何东西还在不停的给予我的人。”

  说着,莫惊鸿握着廖旭东的手,轻轻的加了一把劲。

  “老板,我觉得孟哥这条线,你肯定不能断,影视圈真的太难了,你一定要抓住机会,静哥那边也是,他的资源也不错,至于魏家,我不是很了解,但是魏家,我没半点兴趣和他们打交道。”

  莫惊鸿的话,如同重锤,一锤一锤敲击在廖旭东的心里。

  这就是人心,也是人性。

  人心隔肚皮。

  你无法去猜测你身边任何人的人心。

  当然,除非你是重生者。

  人与人之间能有信任吗?

  当然能。

  但是你要让一个日日夜夜处于不信任环境下的人忽然要相信世界是美好的人,你身边的都是好人,这确实难,太难了。

  之前廖旭东一直以为莫惊鸿跟大家在一起时间长了,就会对大家建立起足够的信任。

  如今看来,这条路,还有很长很长。

  “老板,你别想多了,不管我怎么想,你放心,人际交往上,我该做的面子工程还是会去做好。

  孟哥也好,静哥也罢,我会好好跟他们处好关系,说不定哪天我们的影视投资公司就能用上。

  至于魏宁冲,老板,这人跟我没半点关系,我也不想跟他有半点关系,你自己看着处理就好,什么时候你觉得他在你身边对你没有任何帮助的时候,如果你不好开除他,我替你去说。”

  震惊,廖旭东真的震惊。

  从重生回来至今,从他接触莫惊鸿至今,他一直认为,莫惊鸿只是个二十二岁的小女孩。

  现在看来,他想错了。

  她也是人,是人就会对人性有判断。

  也对,这二十二年以来,周围的人对她付出了什么,那她自然就会回报什么。

  这也是人性。

  但是对廖旭东来说,他肯定不希望莫惊鸿是这样,而且从前世传出的各种消息,惊鸿仙帝努力守护人族,明显也不是这种性格的人啊?

  怎么到了自己这儿一切都变了?

  现在这个局,究竟要如何解呢?

  廖旭东打算开门见山:“惊鸿,你有没有想过,假如魏老先生说的是真的,说不定你真的能很快修炼成为天帝呢?你可以尝试一下啊?”

  莫惊鸿转脸看了廖旭东一眼:“老板,我一个饭都吃不起的人,来个人跟我说让我去修炼什么天帝?是你你会去么?”

  “试试啊,万一呢?”

  莫惊鸿冷笑一声:“这个世界,就有那么多万一?我怎么以前没遇到过?这个月全赶上了?”

  廖旭东继续追问:“那你怎么解释,十几个修仙者围攻你一个人没有把你杀死?”

  莫惊鸿回答得极其合理:“是他们要杀我,我哪知道他们为什么杀不死我?我当时什么感觉都没有,你如果真要问这个问题,得去问魏家的人,或者问魏宁冲,我哪知道他们演的是哪一出?”

  廖旭东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劝了。

  “老板,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莫惊鸿是什么人,不用他们说我自己知道,我不过就是个穷苦农民出生的长得漂亮一点,身材好一点的普通女孩。”

  “对啊,你既然知道,你是普通女孩,那你应该想想,为什么他们都会围在你身边转?为什么他们个个都对你很好,又很客气?”

  莫惊鸿轻轻摇头:“老板,你到现在都没明白,他们看中的不是我,是你!”

  我尼玛!这都哪儿跟哪儿?

  “怎么可能?我一无所有……”

  “你一无所有?真的?你一无所有孟哥会买你公司?你一无所有静哥会找你喝酒?你一无所有,魏宁冲会天天追在你屁股后面喊你老板?以前我们不熟,我不知道,但是这一个月,我见识了你所有的一切,能力,魄力,执行力,感染力……你敢给我一个刚熟悉两天的女孩二十万,你敢找到一个穷得连打印机墨汁都买不起的公司直接给人家砸几百上千万,你说你一无所有?”

  廖旭东有些气短:“你这样,这样好不好,我想办法,找些修炼资源来,你试试修炼,等你修炼了,你就知道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样。”

  莫惊鸿噗嗤笑出声来,笑完之后脸色转冷,轻声说:“老板,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这么多人围着我说:诶呀,你是仙帝,你赶紧修炼吧,你修炼成了仙帝,就能拯救苍生,拯救人族,拯救蓝星?

  老板,好歹也我在你公司做了三个月前台,看的小说虽然不多,《凡人》我还是看过,凡人里的墨大夫为什么要收韩立为弟子?夺舍啊!老板,夺舍你懂吗?男频小说你应该懂得比我多吧?

  我不把魏宁冲的目的说明,不就是不想挑明很多东西嘛,免得你到时候说我整天怀疑这个怀疑那个;好,就算他修仙界没有夺舍这一说,你就相信,他魏宁冲让我修仙没有别目的?万一他才是人族中的败类?万一他才对人族,对蓝星有所图谋?万一他要从我这个仙帝身上开始图谋呢?而且,一旦我开始修炼,我还会不会是我?我真的不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重生,莫惊鸿这番话,差点让他都信了,这帮围在莫惊鸿身边的人是不是另有所图。

  但毕竟,后面发生的事廖旭东很清楚,他是百分百肯定,惊鸿是一定会成为仙帝的。

  但是想想莫惊鸿刚刚这些话有没有道理?

  那真的也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反正换成廖旭东自己,如果不是重生,他也不会这么轻易相信魏宁冲,至于孟越和诸葛静,那还稍微好一点。

  得呢!

  孟哥,魏哥,静哥,各位哥,大家都白忙活了!

  廖旭东彻底明白了,想劝莫惊鸿修仙,没戏了。

  怪不得,孟越也好,魏宁冲也罢,说惊鸿仙帝修炼非常快,三年五年应该就能修成仙帝,但是前世记忆之中,惊鸿仙帝从2018年开始修炼,差不多到了2026年才成为仙帝。

  这样一个满脑子都在怀疑别人的人,怎么可能轻易相信别人?

  修仙,也要有人给资源才能修啊!

  莫惊鸿这状态,谁给她资源她会收?

  哎!

  廖旭东长叹一声,心里对自己说:看来,仙域不出,大夏帝国不进行全方位的测试,莫惊鸿是不可能开启修炼之路了。

  这可怎么办啊!

  魏老啊魏老,让你留在身边,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小莫都在怀疑你是不是要对她进行夺舍了!

  还有孟哥,你还是赶紧想办法把那块玉拿回来吧,否则小莫一定会怀疑你另有所图的。

  静哥啊静哥,你说你,当时让你陪她进去,你胆子怎么突然变小了?当时就不敢帮她说几句话?你就这么怕魏家的修仙者?

  算了,我也怕,那帮逼,根本不给人说话的机会,要不是惊鸿当时劝阻,自己说不定早就命丧魏家的山路前。

  人心啊,怎么就这么复杂呢?

  (好晚了,得睡了,晚安各位,感谢大家,请大家多多留言投票支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