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前台是仙帝 > 第38章 两个电话

我的书架

第38章 两个电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个男人,坐在桌前,全都沉默不语。

  廖旭东电话突然响起,一下子打破沉默,朝众人抱歉的看了看,一看电话,一个陌生号码,也没避讳,接起电话:“喂,这里是午夜情感栏目:你问我答。”

  “这……打错了?”

  “您找哪位?”

  “廖旭东廖总?”

  廖旭东这才正色道:“我是,你哪位?咦,声音耳熟!”

  “我的财神爷,午夜情感栏目吓我一跳,我还以为电话打错了,是我啊,周元。”

  “我说怎么耳熟,原来是周老板,周老板有啥指示?”

  “诶哟我的个亲哥,您可别埋汰我了,我这边锅都揭不开了,您那边钱什么时候能到位啊?再不到位,没法弄了。”

  “唔……”廖旭东这才想起,他当初跟周元谈的占《风雨欲来风满楼》这部戏20%的投资额,后续也没让人去沟通,更别提打钱的事:“不好意思,周老板,是真忘了这事了,你放心,我现在马上安排,明天,明天早上钱一定到位,对了,反派一号选好了么?”

  “谈了好几个人,都不合适,要么要价高,要么没时间。”

  “那这个你得赶紧定下来,不然我明天就算把钱打给你,你也没法拍。”

  “放心,只要钱到位,我立马给你找出个全世界最靓的仔来,对了,东哥,您老板那边,要不要知会一声?毕竟这么大一笔钱?”

  廖旭东看了一眼睡着的莫惊鸿,摇了摇头:“没事,我做主就行。”

  周元的声音传来:“东哥,我建议……最好是我能跟你老板聊几句,毕竟这么大一笔钱,我可真不是不相信你,这些年我是真被吓怕了。”

  廖旭东哈哈一笑:“那这样,晚点我让我老板给你去个电话,就这个号码吧?”

  “那行,那不打扰,感谢东哥黑暗之中送来的光明,如果这部戏真赚钱,到时候东哥这边,红包少不了您的,就麻烦您多帮帮忙,多推进这事,真的不能再拖了。”

  挂了电话,廖旭东发现孟越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连忙说:“我说,我全说。”

  于是廖旭东叽里呱啦一阵把投资周元的事说了。

  “你小子,行啊!”诸葛静嘿嘿笑着:“刘健那边还说你打算投《特别的烦恼》,你这真是准备跟影视行业耗上了?”

  孟越眼珠一转,指了指廖旭东面前的酒杯:“不自罚一杯?居然不带我?你自己玩?”

  廖旭东连忙作揖:“孟哥,你就是我亲哥,我怎么敢不带你,这不都没谱的事,不敢声张嘛。”

  孟越思考片刻,说:“行,那这样,下回你再谈哪部影视剧的投资,顺便帮我的也谈了,我不抢你份额,不管你跟谁谈,也不管你占多少,我这边一律占10%,如果有人不同意,你就跟他说,我孟越说的,美丽文化的资源可以倾斜调动,宣发也可以帮忙。”

  廖旭东惊喜道:“真的?”

  孟越笑道:“我还骗你糖吃?”

  两人正说话间,忽然魏宁冲手掌平放在前,一颗纯黑色带着朦胧光芒的石头出现在他手中。

  “老祖!”

  石头里传出声音。

  “请讲。”魏宁冲礼貌的回应。

  “他想见您?”

  “他?”魏宁冲眉头微皱,扫望了一圈其他几人,目光停留在沙发上躺着的莫惊鸿身上片刻,然后对着那石头说道:“麻烦你把他电话号码告知,我自与他联系。”

  “老祖,您用电话了?”石头里的声音传出一阵惊喜。

  “与时俱进,族里若有微信群,亦可拉我入群。”魏宁冲说。

  “好的,好的,还请老祖报一下您的电话号码?”

  “158xxxxxxxx。”魏宁冲说着,又看了莫惊鸿一眼:“或者你让他打我电话亦可。”

  “好的,好的。”

  等石头颜色暗淡,魏宁冲朝三人笑了笑:“诸位见笑了,传音石,族里有事,皆通过此物传音。”说着,魏宁冲眉头慢慢拧在一起,看了一眼莫惊鸿,突然泛起一脸疑问自问道:“他找我?”

  廖旭东三人也不知道魏宁冲说的是谁,正疑惑间,魏宁冲手机响起音乐声:“一个人,住在这城市,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精疲力尽,还谈什么理想?那是我们的美梦……”

  听着这音乐,孟越三人顿时眼里泛起怪异的目光看向魏宁冲。

  魏宁冲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接起电话:“您好。”

  “魏老先生好。”

  “耽搁阁下时间,我心有愧,听闻阁下找我?不知是否是地下防护之事有了阻碍?”

  “是的,魏老先生,这样,如果先生有空,麻烦先生亲自跑一趟,我想与先生当面聊聊?可以么?”

  魏宁冲看了一眼在座的其他人,忽然目光又将目光聚集在躺沙发上的莫惊鸿身上,对电话里说道:“在下人在横林,本可前去与阁下相见,不过此时,我倒是想阁下来一趟横林,正好介绍阁下认识一位朋友。”

  电话那头突然一愣:“朋友?”紧接着那头的声音传来:“好的,多谢魏老,那这样,我立即安排,即刻启程,尽快与魏老先生相见。”

  魏宁冲问:“阁下用微信?”

  “咦?魏老用微信了?”

  魏宁冲说:“恩,阁下若是有微信,添加此号码,我将地址发与阁下。”

  等挂了电话后,魏宁冲才对廖旭东三人抱了抱拳:“实在抱歉,女帝之事,事关重大,现女帝暂未修仙,修仙界中,人心不古,我不敢坦言女帝之事,但这凡俗界中,在下希望能介绍此人与女帝认识,一是希望此人有能力能推动女帝早日修仙,二是希望两人早日相识,日后能联手配合,为我人族生死,共同进退,各位觉得?”

  孟越点头:“不知道来的是谁?魏老先生如此重视,至于妹妹这边,既然不可避免,那就接受。”

  廖旭东这一天其实状态并不好,正是因为前世没有接触过感情,突然遇到感情的事,整个人有点发蒙,这会儿几杯酒下肚,大脑又经过了一天的思考,从接电话开始,才逐渐恢复。

  这会儿听到魏宁冲的话,廖旭东想到以后人族确实需要惊鸿仙帝,于是径直站了起来,思绪中再不矫情:“恩,人族需要,小莫既然生在了大夏帝国,身为人族,本来就有保护人族的义务,还有,关于我和她的事,我想说两句,小莫还小,现在还没开始修仙,她现在心思单纯,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我们现在也别太催他,我相信有一天她自己能想明白的。来,举杯,为人族,干一杯!”

  廖旭东既然想得清楚明白,便换回了之前活力满满的廖旭东。

  四人举杯时,廖旭东想着魏宁冲既然没说来人是谁,也不好开口询问,但想想又牵扯到莫惊鸿,于是提醒道:“魏哥,你最好别随便引人入局,刚刚我听你说要介绍来人跟小莫认识。哎!这个局,一不小心,说不定会有杀身之祸。”

  魏宁冲连忙点头:“老板所言甚是,不过来者早在局中,也该与仙帝早日结识,以后诸多事情,也需要他与仙帝一齐为人族协调安排。”

  廖旭东问:“既然你判断了,那你自己安排好,别害了人家就行。”

  魏宁冲摇头:“老板放心,来人生死,早已注定,与女帝无关,人族兴衰,此人也占一半责任。”

  廖旭东、孟越、诸葛静三人同时对望,眼里全是好奇,能让魏宁冲说出人族兴衰,这个人有一半责任的人?会是谁呢?

  诸葛静更是没忍住,直接询问:“魏老,来的到底是谁啊?”

  魏宁冲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直没说人名,连忙做出个抱歉的表情:“大夏帝国被誉为铁血元首的王明浩。”

  廖旭东、诸葛静、孟越三人端起的酒杯同时掉落在地。

  噼里啪啦声音响起,莫惊鸿也被吵醒,在三人张嘴大惊之时,莫惊鸿从沙发上翻坐起来,揉了揉朦胧眼睛:“怎么回事?什么东西碎了?”

  廖旭东连忙跑到莫惊鸿身边将她扶着:“没事,不小心酒杯掉地上了,你不多睡会儿?”

  莫惊鸿揉着眼睛,脸上泛起笑容:“不睡啦,没事,不用扶,我基本上清醒了。”

  廖旭东也不管她清醒不清醒,拉起莫惊鸿的手,带着她又走回了酒桌前。

  这时候诸葛静已经喊来了服务员把地上的玻璃渣收拾干净。

  孟越、诸葛静脸上神情古怪的又坐回了凳子上。

  廖旭东刚把莫惊鸿牵到椅子上坐好,突然耳边传来魏宁冲的声音:“老板,可否出门细说?”

  廖旭东抬头一看,魏宁冲的表情和嘴都没有变化,突然想到修仙者可以单独传音,于是点了点头:“我下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菜,再点几个新鲜的,魏哥,陪我一起呗。”

  诸葛静和孟越头脑转动速度非常快,孟越更是开口:“恩,你们去看看那海鲜鱼缸旁边,我之前点菜的时候不知道大家习不习惯吃海鲜,我还蛮好这一口,阿东你帮我点个龙虾和帝王蟹,挑好点的点,记得,帝王蟹啊!”

  莫惊鸿摇晃了一下脑袋将鼻孔朝着魏宁冲,傲娇的说道:“本来我陪老板去的,算了,我头晕,让给你去吧。”

  那模样,仿佛是什么心爱的物件借个朋友玩耍一般。

  廖旭东心里震惊,也没管莫惊鸿,带着魏宁冲出了包房门然后下楼,廖旭东没说话,魏宁冲也没说话,廖旭东带着他直接走出了酒店大门,站在车来车往的大马路边,在不少噪音伴随下掏出一根烟点上后,深吸一口才问:“元首……来做什么?”

  “老板有所不知,前年在帝国各处发现灵气从地下溢出,举国震惊,帝国元首出面派人与我修真界人士,共同探寻,后来发现大震之处,地底有灵气逸散,深掘千尺,终寻不出灵气来源,为预防祸事,遂决定建设地下城池,派人镇守。

  至此之后,帝国境内,多达几十处有同样情况,均建设地下城池镇守。去年底,修真界和大夏帝国高层商讨,地下城池越建越多,许多城池甚至首尾相连,于是推出新想法,打算打通许多地下城池,建造地下世界。”

  廖旭东顿时明白了,原来后世传闻能躲灾避祸的地下世界是这么来的。

  “因地下世界与灵气逸散有关,最近几年天象大乱,根据各界猜测,怕是有大祸降临,所以地下世界建造,邀请了修真界金丹以上修为合力,打造灵气护壁,若日后真有灾祸降临,可转移人族入地下保存人族火种。”

  廖旭东连连点头,这才明白原来这地下世界早就开始建立,是因为人族里没人能判断仙域出世到底是福是祸,只能早做准备。

  “在下估计,王明浩前来,多数找魏某商讨此事,因修真界之中人心不齐,大多人不愿出力,才需有人从中协调,而魏某不才,经常协调此事,所以……正好,仙帝现世,引他二人相识也是必须,若人族真有大祸,两人相识,也好一齐协调配合,不至于以后大祸降临之时手忙脚乱。”

  这……

  廖旭东也不能说仙域现世的事情,只能点头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介绍他们认识吧。”

  魏宁冲顿时摆起苦瓜脸:“老板,我找你出来,便是因为我如今在仙帝心中,形象地位属实不佳,若以在下名义引见,女帝怀疑在下心中有鬼,岂不坏事?不如这样,在下先用电话与元首说明情况,然后,老板你就说元首是你失散已久的亲戚,忽然相认……”

  我尼玛!这什么鬼?

  魏宁冲看到廖旭东一脸惊愕,同样也露出一脸为难说:“若不如此编造,只怕仙帝对元首,也是敬而远之,如此一来,想要两人熟络,不知又需多少岁月,而且这灾祸到底是一年、两年降临?我等皆无法预判,只能提前准备。”

  廖旭东爬起苦瓜脸:“我和元首,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突然成了亲戚,她会信么?”

  魏宁冲微笑道:“根据在下观察,但凡老板心中认可之人,仙帝对此人,异常亲近,诸葛先生如此,孟先生更是如此,如今之事,权宜之计,只能请老板为人族大计,牺牲小我,勉强与王明浩认个亲戚如何?”

  廖旭东无奈道:“不是,我不是说牺牲不牺牲的问题,再说了,跟元首做亲戚,是我高攀……我主要是说,我突然告诉她,我跟大夏帝国老大是亲戚,我……我自己都不信,他能信?”

  魏宁冲皱眉叹息:“在下与女帝接触虽然不久,但深知女帝对人,戒备心极重,若老板你不先表示与帝国元首亲近,女帝心中,必定戒备重重,要真是我介绍帝国元首与之相识,决计只会坏事。”

  “哎!行吧,那你跟元首大人说好,我……我……我尽力配合。”

  “老板大爱,魏某先替天下人族,谢老板大仁大义之举,日后若老板有何需求,魏家上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魏宁冲原本正高兴说着,忽然又将笑容收回,有些尴尬的看着廖旭东:“老板有仙帝相伴,魏家……咳咳……只能说,但愿日后别拖仙帝和老板后腿便好。”

  廖旭东默然无语。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书,祝各位十一快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