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前台是仙帝 > 第36章 影帝级演技

我的书架

第36章 影帝级演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个人进场的时候,早有一名领队上前来,看到莫惊鸿和魏宁冲,一脸不耐烦的怒斥道:“磨洋工呢?加紧点速度去化妆,快,八点拍第一场戏。”

  说着他突然看见孟越,一脸诧异:“咦?你是干嘛的?”

  孟越看对方指着自己,微笑道:“不干嘛,来看看。”

  “小何,小何,快,导演他们马上到了,你那边准备好没?”

  有声音大喊。

  领队连忙往一边跑,边跑边喊:“你俩别磨蹭,赶紧去化妆!”

  两人正打算去化妆组那边。

  孟越说:“特约妆应该不在那边,你们跟着我吧,先别忙化妆,我去跟陆斌聊几句。”

  魏宁冲和莫惊鸿对望一眼,莫惊鸿连忙说:“哥,我们还是去化妆吧,不然待会儿导演到了我们又得挨骂,你跟老板一起,你们随便逛。”

  孟越眼珠转了转,这才点头:“那也行吧,你们先去化妆,诺,应该是在那边,那边是特约妆组,画好了一会儿见,我觉得以妹妹你这身条件,穿上古装,演貂蝉的那个主角只怕都得自惭形秽。”

  “有哥哥了真好!嘿嘿。”莫惊鸿笑着,朝孟越指的那边走去,魏宁冲也跟了上去。

  等两人走远,孟越转头看着廖旭东,微笑道:“你知道他对有感情有多深吗?不,爱情。”

  廖旭东愁眉苦脸的摇头。

  孟越却轻声说:“你看你现在这样子,好像我欠你钱没给你似的!唔,也是,好像买公司的钱确实还有不少没给你!行了,笑一笑。

  说真的,她很单纯,很可爱,有点像我女儿,我真的很喜欢她,非常喜欢,见第一面,我就把我贴身藏了十几年的碎玉寒冰镯送给她了,你知道那东西多少钱吗?两亿三千七百万。

  哈哈,你是不是在想,我想趁机赶紧巴结一下这位今后的女帝大人?

  我告诉你,其实我在想,她哥哥这个身份给我,我多半会因此而死吧?恩,甚至有可能尸骨无存。

  但是!那又如何?我开心了,这就够了。”

  廖旭东皱眉:“怎么可能?尸骨无存?”

  “她难道成为仙帝后会天天在我身边保护我?不能的话,那我作为她哥,又弱的不堪一击,谁想找她麻烦,不得拿我开刀?”孟越说着,自嘲的笑了笑:“所以说,身在局中,就别挣扎,要死吊朝天,不死万万年,怕什么?你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你没看她喊我哥的时候魏老有多羡慕我,而你呢?她以后注定会天天在你身边。”

  廖旭东深吸一口气:“我还是有点放不开,老是会去想。”

  “正常,过一两天就好了,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孟越说着,收起笑容,眺望远方的莫惊鸿:“我妹妹,你媳妇儿,做为男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博一把,永远不知道生命会有多精彩。”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一处宫殿内,不少人在忙里忙外的搬东西,摆物件,廖旭东连忙上去帮忙,大殿上留下孟越一个人。

  孟越则浑不在意,背着手,踱着步,面带微笑,像极了一个漫不经心来参观景点的游客。

  不少人看到了孟越,看他的气质和打扮,还以为他是导演组的大人物,没一个人敢上前去问话。

  过了一会儿,导演的摄像机、摇杆摄像机、滑轮摄像机、收音设备等等都准备就绪,这时候门口才传来一阵阵聊天和大笑的声音,导演陆斌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一大殿不少人连忙上前去跟陆斌打招呼,顷刻间大殿里陆导早、陆导好的声音不绝于耳。

  廖旭东也赶上前去对陆斌打招呼:“陆导早上好。”

  陆斌随意挥了挥手,正眼都没看廖旭东一眼,和身边的人说笑着向导演机位走去,一群人连忙让路,陆斌直接坐在机位前,他一句话不用说,他身边的麻三大声问道:“汇报演员就位情况?”

  “三哥,吕布、貂蝉、宫女、侍卫、舞女的演员都已经就位。”

  陆斌的脸上总是一副死爹死妈的苦瓜脸,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

  执行导演王路连忙大喊:“灯光、收音、分组摄像、场务一切就位,《征伐三国》第十镜,第十七场,先走一遍场,不实拍!”

  大殿门口,孟越站在角落里,环抱双手,面带微笑,默默看着。

  走场开始:

  先是貂蝉上场,和七八名宫女一起,同样的装扮,这时候的貂蝉,还是宫女。

  分列在大殿四周站立。

  紧接着是司徒王允上场带着吕布上场,边走边说台词:“将军,此次将军前去虎牢……”

  叽里呱啦说一通,然后司徒王允坐上位,吕布坐下位,两人举杯又说了一大堆。

  过了好一会儿,吕布离开,司徒王允走到貂蝉面前:“将军可曾注意到你?”“不曾!”

  两人又是一堆对话。

  接着,王允和其他宫女离开,剩下貂蝉在大殿的立柱旁唉声叹气,这时候莫惊鸿上场,然后与角色貂蝉聊了很多姐妹情深的话题,还聊什么可能要委身于贼之类的台词。

  两人聊完,大殿的戏,过场就算完了。

  “各部门注意,灯光……”

  执行导演正要喊开机,孟越忽然从门口走上前去,对着坐在执行导演旁边正在喝茶的陆斌挥了挥手,哈哈大笑着喊道:“老陆,忙着呢?”

  剧组所有人惊呆了。

  看着这位穿着一声黑风衣,满面微笑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所有人都看出来,此人气度非凡。

  没一个人敢上前阻挡孟越的脚步。

  陆斌刚好转脸,望着孟越,手中卷着的剧本哗啦一下掉落在地,连忙起身,赶不上前,伸出手去一脸媚笑:“哟!我说今早怎么出门有喜鹊叫,原来是孟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中午我请,我自罚,三杯!不,十杯。”

  陆斌这一说话,全场的人都知道,来人果然是大人物。

  孟越哈哈笑着骂道:“你他妈的真是会拍马屁,这地方有喜鹊?要不你弄几只来我们中午烤着吃?”

  陆斌连忙转头大喊:“麻三,王路,听到没有?抓喜鹊,中午烧烤!”

  麻三和那名执行导演王路连忙上前对孟越鞠躬行礼。

  孟越没看王路,看了一眼麻三:“哟,这位就是横林大名鼎鼎的演员副导演之一?麻三?三哥?”

  “诶哟喂,孟总,您可别,叫我小三就行,我还是第一次有幸得见孟总真颜,以前老听陆哥和王哥提起您,您可是我们行业的楷模,标杆。”

  执行导演王路也上前拍马屁:“孟总,您看,您这来前儿也没招呼一声,我们这迎接准备工作都没做,这说出去,像什么样子嘛。”

  大殿里,几百人的演职员队伍,全都安静到极致,没有人敢说话,所有人都等着他们四人聊天。

  几个人客气一番后,王路将喇叭举起,对着大殿喊道:“行了行了,今天全都不拍正戏,大家伙都好好揣摩揣摩角色,就在这里走走戏,正戏明天开拍,明天谁要是敢掉链子,就自己滚蛋!”

  王路放下喇叭,全场依然没人敢动。

  倒是孟越挥了挥手忽然大声说:“没事,没事,就是路过,大家稍微等等,我跟陆斌说点事马上走。”

  大殿里依然没人作声。

  陆斌连忙上前一个身位,对孟越极其客气:“孟总有何指教。”

  孟越伸手一指大殿各处,大声道:“那天老余找我,说你这边想把架子弄大点,说是差资金?”

  陆斌顿时一脸苦相:“是啊,孟总,上次去您公司找您,您秘书说您不在,我等了五个小时,连您的金面都没见着,后来还是余总答应帮忙传个话。”

  孟越笑着说:“不好意思,有时候确实事多,怠慢怠慢,你看,我这不是自己找来了嘛?”

  “是,是!孟总百忙之中来这里,真是让我喜出望外,您来的意思是?”

  孟越接过话说:“老余说你还差一点三?我刚看了一下,我觉得这个片子确实可以,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要不这样,我出十个,你把盘子再给我弄大点。”孟越说着,一指台上的貂蝉:“像这个这个演貂蝉的妹子,不好意思,我不是针对你哈,我是说,得把她换掉,换个人来演,还有演吕布的那个演员,我觉得,也应该换个人来。对了,十个够不?”

  陆斌听到孟越这话,激动得浑身颤抖,两腿一软,差点跪下,连忙朝孟越躬身行礼:“够,孟总,太够了!换人,立马换人,现在就换!”

  “我刚听说你们已经拍到第十镜呢?那前面的镜头……”

  “扔了,重拍,全部重拍,孟总您说请谁来?您只要说了我就去找。”陆斌特别激动。

  孟越一指麻三:“咦,小三才是演员副导演吧?找演员的事,小三去办就成。”

  麻三同样激动得浑身发颤,连忙上前:“没问题,孟总,小三办事,您尽管放心,包您满意。”

  孟越忽然收敛笑容,右手凝成爪状,猛然一把抓住麻三的咽喉。

  “是吗?你办事?我能放心吗?”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麻三差点尿在裤子里。

  陆斌和王路也是一脸惊恐:“孟总,您……这是啥意思啊?”

  孟越忽然哈哈大笑,又收回了手:“哈哈,怎么回事?开个玩笑开不起?”

  三人均是一愣,反应过来后麻三连忙伸出手,就要去拿孟越的右手,然后故意把脖子抬高:“来,来,孟总您喜欢这个玩笑,小三正好没事,陪着您,您想玩几次就玩几次,想玩多久就玩多久。”

  孟越甩了甩手,摇了摇头,对陆斌说道:“这样,十个亿,没问题,但是我有要求,换人演貂蝉和吕布,换谁你自己琢磨,十个钱的事,你要是真想要,明天早上9点,我在帝都的办公室等你,来不来你自己看。”

  陆斌三人连连点头。

  “好咧,孟总,那我立马去找演员。”

  孟越摇头,对着大殿上演宫女的女孩随手一指:“要不她来?”

  陆斌三人吓得脸色一白,这些宫女都是群演、特约连角色演员都没有,怎么可能?对方多半是开玩笑。

  果然,孟越连指了几个宫女后,在莫惊鸿身上停下:“就她吧,我看她可以。”

  “孟总?您……开玩笑?”麻三上前,找演员本来就是他的事,这时候陆斌和王路都不回答,只能他上前去问。

  孟越的笑容逐渐消失,脸上变得阴沉起来,随着他脸色的变化,周围的空气渐渐变得扭曲,仿佛整个大殿都变冷了一样。

  “就她了。我这个人,挑人看眼缘,我看她挺好。”孟越指着莫惊鸿,脸色越来越冷。

  此时陆斌也连忙上前满脸赔笑:“孟总,您这肯定是跟我们开玩笑,这位……这位是我昨天签的……特约,刚做演员,戏不熟……”

  “十个,你要还是不要?我的要求:她演貂蝉。哦,对呢,昨天跟她一起的人呢?我听说昨天他还帮你们降服了一匹发疯的马?叫什么?”孟越故意问。

  “魏宁冲!”麻三接口。

  孟越忽然猛的一个转身,一巴掌扇在麻三的右脸上,整个场子里发出‘啪’一声脆响:“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我让你说话了么?滚一边去。”

  这时候,一个大殿几百人全都懵了,所有人都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全都傻眼了,这位孟总,翻脸比翻书还快。

  麻三捂着脸,更是完全不可置信的看着孟越,一脸委屈。

  陆斌突然一脚踹在麻三腰腹上:“孟总叫你滚你没听见?”

  麻三被陆斌一脚踹倒在地,脸上抽搐着,眼里全是恐惧,连忙爬上前去跪在孟越身前:“孟爷,孟爷,我错了,我错了,小三哪儿有得罪您的,您大人大量,就当小三是个屁,放了小三。”

  孟越从怀里掏出一块白色的手帕,擦了擦刚刚扇麻三巴掌的右手,然后将手帕一扔,转身一指陆斌厉声喝道:“给你面子,叫你声陆导,不给面子,你就是你妈个锤子。”

  陆斌连忙躬身赔笑:“锤子,我他妈就是个锤子。”

  大殿上,安静得一根针掉地上仿佛都能听见,除了几百人微弱的呼吸声。

  整个场面仿佛静止了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孟越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他捧着腹部。一边笑一边喘息着说:“哈哈……哈哈……你们真是……我服。”努力压抑住笑,好一会儿孟越恢复了正常,走到还趴在地上的麻三身边,伸出手:“好了好了,跟大家开个小玩笑的,我拉你起来,三儿。”

  大殿里几百人,全都静静的看着,大气都不敢出。

  麻三颤抖着身子还趴在地上,根本不敢伸手。

  孟越突然躬身,一把扯住麻三的手将他往上拉,麻三这才顺势站了起来。

  “好了,刚才的场面,大家都看到了吧?这才叫演戏,昨天我来找陆导说投资的事,陆导说这批演员专业度不够,戏不好,所以我们一起商量了这场戏,刚刚大家都看见了么?”

  大殿上,所有人逐渐回过神来。

  有弱弱的声音回应:“看见了。”

  孟越笑着把身旁一个工作人员的扩音器拿了过来:“刚刚都看见了么?”

  “看见啦!”这回大殿里声音大了许多。

  孟越微笑着拿着扩音器继续说:“对,我为什么要投资你们?因为我觉得陆导也好,麻导也好,都是我们影视圈最珍贵的人才,他们几个拍你们的戏,你们有什么资格不努力呢?刚刚大家都看见了,我们四个一起演的这出戏,就是为了告诉你们,最真实,最贴近,最震撼,最还原,这才是好演员,才能演好角色。

  你们平时看陆导,他是不是每天都是一张非常严肃的脸?”

  “是!”大殿里所有人齐声回答。

  “但是你们刚刚看见了么?从我一走进来,我们各自的戏份一开始,他的脸就变了,变得丰富多彩,变得有血有肉!”

  “麻三,麻导,虽然是负责演员的副导演,但是刚刚你们大家也看见了,麻导的摔倒、被打、哭喊等等等等,那是演出了影帝级别的反应。这!才叫演戏,都学到了么?”

  “学到了。”大殿里再次齐声回应。

  “来,为我们这几位导演影帝级别的表演鼓掌,他们专门想了一通宵,想的就是让大家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演戏,什么叫演技。哎,我今天表现得很差,跟他们比起来,我自愧不如。”

  雷鸣般的掌声在大殿上响起,还有人不停高呼:“陆导影帝,陆导影帝。麻导影帝,麻导影帝。”

  将扩音器还了回去,孟越走到陆斌身边小声说了句:“我回北京,明天早上9点,我在办公室等你。”

  说完,孟越再不停留,朝大殿里所有人挥着手,走出了大殿大门。

  (各位读者大大,我已经每天尽全力在写,在更新了,希望各位读者大大有推荐票的投一投,能投资的帮忙投资一下,能留言的留个言,让我这个小小的写手能加油,把书写好,让大家看得舒心。谢谢各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