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魏 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郑娟娟领着诸葛静进办公室的时候,廖旭东在茶桌前来回踱步。

  “娟娟,别让任何人进来,有事我会通知你。”

  郑娟娟盯着诸葛静看了好几眼,这才答应着出门。

  “静哥,坐。”

  两人并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在茶盘前面对面坐下,廖旭东沏好茶后,将带着清香的茶水倒进诸葛静面前的杯子里。

  诸葛静一脸严肃,看着廖旭东。

  廖旭东同样一脸严肃,看着诸葛静。

  两人足足对视了一分钟,诸葛静才开口:“兄弟,她的身份,你应该不知道吧?我只能说:不简单!”

  廖旭东深吸一口气:“昨天她没出来,我大概就能猜测到一点点。”

  他不是猜测,而是确定。

  惊鸿仙帝,身份能简单吗?

  “你知道什么是五行灵根和五行灵脉吗?”

  “听人说过。”

  “那就好,修仙一途,灵根是基础,有根才有脉,修仙者主修灵脉。”诸葛静说着,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继续道:“还有,本命法宝你听说过么?据说,测出五行之中任何一行的灵根修者,本体内都会伴生着一件本命法宝,这就是所谓的一根一法宝。”

  毕竟是重生者,廖旭东虽然跟修仙者没有交集,但是后世网络上到处都是修仙的相关信息,很多东西,廖旭东是知道的。

  诸葛静没有停下,接着说:“魏家人告诉我:修仙界,单行灵根即可修炼,双行灵根者,少之又少,三行灵根这个世界上,只有几个人是。至于四行灵根、五行灵根,魏家老祖说他听都没听说过。”

  “她是五行灵根?五行灵脉?拥有五件本命法宝?”廖旭东在前世的网上看见过关于莫惊鸿资质的猜测,所以他也没旁敲侧击,直接开口就问。

  诸葛静点头:“昨天魏家人告诉我的时候,我惊呆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没回过劲,你知道她身上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她为什么能回来吗?”

  廖旭东心里早有准备,但依然好奇:“为什么?”

  “修仙界里,有几句话关于大乘帝境的话:不死不灭是帝身!这是第一句。第二句是:仙帝不可辱。第三句:帝可灭天。”诸葛静说话的时候看似平静,嘴唇已经颤抖得厉害:“五行灵根就意味着可以生成五行灵脉,五脉并修,可以极快的速度修炼至大乘帝境,至于修炼,用‘生脉丹’激活灵根,五行灵脉生出,她就可以开始修炼。”

  廖旭东点头:“这方面,我不懂。”

  “更可怕的是,昨天下午灵根测试的同时,更是测出了她拥有五件本命法宝。”诸葛静说到这里,浑身一颤,一字一顿:“关键是完美无缺的五件本命法宝:碧落剑,青玄铠,魏家人只肯说这两件本命法宝的名字,剩余三件,魏家老祖只说了三个字:不可说!”

  想想前世莫惊鸿八年时间就从凡人修至大乘境,成为十大仙帝之一,资质肯定逆天,不过听说归听说,这会儿这些东西从诸葛静嘴里迸出来,还是让廖旭东内心震撼不已。

  虽然,他也不太懂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但是他非常清楚仙帝在他的前世意味着什么。

  诸葛静继续说:“灵根测试刚结束,发生了些什么事我不知道,我不在现场,过了大概个把小时,魏家闭关的老祖亲自出面,当着十几个人的面,当场跪拜在她面前,磕头跪拜高声大喊:魏宁冲叩拜女帝大人!不过奇怪的是她不愿与魏家任何人沟通,只让魏家人找我,所以很多事,魏家老祖和魏家的家主都是跟我谈的。”

  诸葛静一边说着,一边自己伸手倒了一杯茶,喝下后将茶杯放好,又从怀里摸出一枚戒指,放到廖旭东面前:“这是魏家送的储物戒,里面有‘生脉丹’和灵石还有很多修炼功法,我打不开,只有她自己能打开,她让我先带来给你。”

  廖旭东将储物戒指拿起,仔细查看。

  前世他听说过储物戒指,但是从未见过。

  这是一枚纯黑色的戒指,材质似铜非铜,似铁非铁,模样就是一个圆圈,上面没有任何图案修饰,甚至没有任何光泽,看着十分普通,说是戒指,更像是老人用来缝衣的顶针。

  这种东西,掉马路上估计也没人会捡。

  “给我什么意思?”廖旭东有些疑惑。

  诸葛静双眼里透出极其怪异的目光盯着廖旭东看了足足十秒,深吸口气说道:“兄弟,过了今天,我怕是不敢跟再你称兄道弟,因为魏家老祖问她是否愿意留在魏家修行,你猜她怎么说?”

  “怎么说?”

  “她说:我浑身上下,并不属于自己,属于我的老板廖旭东,以后你们有什么事,找他谈,别找我。”

  廖旭东浑身一颤,差点从椅子上滑落在地,两脚一软,浑身一颤,嘴唇不停的抖动着说:“她……真这么说?”

  诸葛静没回话,连续给自己倒了三杯茶,都是一饮而尽。

  “仙帝,我只知道很牛,具体怎么牛,修仙界的东西,我也不太懂,反正我们走的时候,魏家老祖一步一步把我们送上车,本来他说要御空飞行,送我和惊鸿,惊鸿说只接受我开车送她,所以魏家给了我一辆车,让我开车把人给你带回来。”

  廖旭东还沉浸在诸葛静所说的前一句话里,双眼微闭,浑身颤抖,依然没反应过来。

  “魏家老祖还说:若女帝同意,魏家愿倾其所有,助女帝成就大乘帝境。谁知道惊鸿当时就说:修不修仙?成不成帝?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得我老板同意才行。”

  诸葛静说到这里,看着廖旭东的目光,不知道饱含了什么复杂的情绪,他使劲闷了一口茶,长长吐了一口气后感叹:“你知道吗,我开车的时候,她喊我静哥!是静哥啊!我的个廖老板呐!”

  廖旭东也同样反应不过来。

  诸葛静这时候慢慢释放出了激动的状态,整个人站起来,在茶桌前盯着廖旭东,声音略有些大:“你知道魏家老祖什么身份吗?具体我不知道,但是我听说过,魏家老祖去天山办事。”

  廖旭东端起茶杯,默默的喝了一口茶。

  “我们走的时候魏家老祖还说,会尽快来拜访你。”

  “拜访我?”廖旭东一脸惊疑:“拜访我做什么?”

  “这种人物,我哪知道他要干什么?要不是她不搭理他们,这些话,魏家的人也不会让我来给你转达。”诸葛静忽然伸手上前,拍了拍廖旭东的肩膀:“兄弟,该带的话全带到,好多事,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也参与不进去,也不想参与太深,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撤了。”

  诸葛静说走就走,留下在办公室里怔怔出神的廖旭东独自一人。

  (求推荐,求收藏,关键是求评论,大家多多评论啊,也好让我知道这本书到底写得行不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