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张陈冰 > 第二十一章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一章

老张万万没想到,自己能迷倒两个大美女!

看着视频爽了一通,陈冰和叶琳也早早休息。

看着屏幕一片黑暗,老张也爬上了床。

正想着休息,门外传来一阵女声,“张师傅,你在不在家啊?”

老张竖起耳朵一听,妈呀,这好像是房东太太李芸的声音!

他赶紧把自己蒙在被子里,默不作声。

“张师傅,你开开门好吗?我有事找你帮忙,着急的嘞!”

李芸见老张不给开门,她就开始砸门了。

“咚咚咚——”

每砸一下老张的心就跟着颤抖一下。

这个母夜叉,大半夜又过来干嘛?他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不敢去开门。

“老张,我知道你在家!赶紧给我开门,我有正事!”

李芸态度来了个大转弯,变得粗鲁起来。

什么正事?白天不能打电话,非要晚上来串门子!

老张心想,就不给她开门,上次的事他还没消除阴影呢。

“老张,你再不开门我可就喊人了啊!”李芸下了最后通牒,然后尖着嗓子开始喊,“非礼啊!救命啊!老张你干嘛啊,你别这样……”

李芸的声音格外销魂,老张听了腾地从床上跳下去,赶紧给她开了门。

“我说祖宗,我求求你了,大半夜你不睡觉又想干嘛啊!”

老张双手合一,在胸前拜拜,对这个李芸,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要是被谁听见,还真以为他饥不择食呢!

“看你,我有那么可怕么!人家好歹也是咱小区的一枝花!”

李芸倒是利索,没等老张拉住她,就窜进了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你要是来收房租,我10号发工资就给你,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睡吧!”

老张迫不及待就要把她往外扯。

这个骚婆娘,真是一天不骚就浑身难受!

“哎呀不是!”李芸用力挣脱开老张。

老张猝不及防,还打了个踉跄,这婆娘怎么力气这么大?

“别张口闭口就是钱,人家哪里图你的钱了!”

李芸一脸不满,夹着嗓子说话,让老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了,我这手机上老跳出一些带颜色的东西,你瞧!”

李芸打开手机,画面上一对男女正在做着羞羞的事。

老张瞬间面红耳赤,就算他背地里也经常看这种小电影,可和一个老女人共看,感觉也太奇怪了。

“这我也帮不了,你去找别人吧。”

老张摆摆手,转身就想走开。

“你都没用手怎么知道帮不了!”

李芸一把抓住老张的手,用了十足的力气,顺势往后一倒,两人纷纷跌坐在沙发上。

她见老张反应不及,赶紧贴上去,“你给人家看看么,老是出现这种的,是不是中病毒了?真是羞死人了啊!”

李芸将老张挤到沙发角落里,整个身子都贴上去撒娇,让他感觉腹中一阵恶心。

“快帮人家看看嘛!”李芸还继续往老张身上压,他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

“你先离我远一点!”

四周的空气都被李芸的赘肉堵住,密不透风。

说时迟那时快,李芸从兜里掏出一个棕色小瓶子,冲着老张就是一顿乱喷。

“哎哟你给我喷的啥!都弄到我眼睛里了!”

老张捂着眼睛痛叫,同时吸入了很多喷雾。

“当然是让我们都快乐的东西啊!”

李芸十分得意,接着就把手机扔到一边,一撩裙子就骑在了老张腰间上。

“老张,你就别挣扎了,从了我吧,人家想你想了很久了!”

李芸伸手就去扯老张的裤腰带,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时间。

这可是特效催情药,据说比伟哥还厉害,她花了大价钱网购的。

“李芸,你疯了啊!男女授受不亲!”

老张一边捂着眼睛一边挣扎,不知什么原因,浑身开始燥热起来。

“嘶啦——”

不等老张抬眼看,李芸又扯开了他的上衣。

“哇塞,这八块腹肌简直太男人了!老张,快来宠幸我吧!人家真是爱死你了呢,每天晚上想你想的睡不着~一晚上被子都能湿透了~”

李芸发浪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坐在老张腰间扭啊扭,就等着旗杆屹立起来。

“你真是个疯婆子……我不要,不要啊!”

老张欲哭无泪,想要挣扎却感觉浑身发软,根本使不上力气。

该死的,这么多年守身如玉,竟然要被一个老娘们给强上了!

这要是真办成事,他一辈子心里都会有阴影!

“救命……非礼了!非礼……唔唔——”

老张刚张嘴叫唤,李芸就对准他的嘴巴亲了上去。

一顿乱啃,老张脸上唇上都是口水。

他紧紧闭着嘴巴,不让这个骚婆娘有机可乘。

可越是挣扎,他全身越是燥热,本能地起了反应,顶着李芸的两腿中间。

“啊~这感觉,太美妙了!一会进去我会死的~”

李芸销魂地叫了一声,随后扯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自己的胸衣。

“喜欢吗?这可是特意为你准备的!

老张打眼一看,哪里算是胸衣,明明就是在那啥头上贴了两个血滴子。

流苏一晃一晃的,让他看着眼晕!

上次已经见识过她的“丰满”,一弯腰更是快垂到肚皮上,让人实在没眼看。

李芸趴在老张身上,用自己的两坨压着他结实的胸膛。

这感觉非但不美妙,还压得老张喘不过气。

她手下也没闲着,一抽皮带就把老张裤子解开了,随之小手就伸了进去。

那硕大的旗杆都要把裤衩子撑破了,摸得李芸花枝乱颤,下面瞬间变得水汪汪的,沾了老张一裤子。

“你放开我,放开我!强扭的瓜不甜!”

老张看她玩真的,愈发害怕起来。

千万不能毁在这个老娘们身上啊!他的半世清白要留给陈冰,叶琳也行啊!

“我不管甜不甜,够硬就行!”

李芸不放弃手上的动作,老张越来越虚弱,被这娇小的房东太太压得动弹不得。

她看老张放弃了挣扎,动作也轻柔了很多,用小手在他脸上拍了两下。

“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这神情态度,显然就是一个粗暴老汉强上一个良家妇女。

老张心里无奈至极,任由李芸在自己身上乱拱,摩擦着他的旗杆。

他头一回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冰火两重天!

下身火热胀痛,心里却一片冰凉!

怪不得李芸霸王硬上弓,谁让老张的硬件设备太优秀呢,只是那一眼,就让李芸天天惦记地不行。

这几十年也尝过几个男人,每一个比他更坚挺。

可老张偏偏就喜欢躲着她,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

所以为了上老张,李芸也是使出了千方百计。

好不容易有了这次机会,她肯定不能轻易放过!

上次让老张逃走,李芸郁闷了好几天,所以这次拼了蛮力也要压住他。

就当快放弃挣扎的时候,李芸再次发出销魂的声音,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不行,他绝对不能这么失身!

想想陈冰那曼妙的身子,她还给他喝了母乳,还有叶琳对他的夸赞……

强烈的反抗欲让老张重新燃起斗志,体力好像也恢复了一点。

这时的老张全很酥软使不上劲,唯独那里是坚硬如铁,仿佛一根木棍一样直直挺立着。

李芸正乐呵呵地扒开老张的裤子,想要一看究竟,那朝思暮想的东西,肯定气势磅礴。

四十如虎的年纪,每天都欲求不满,手和玩具根本不足以满足她空虚的潮洞。

现在李芸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赶快占有老张,让他的家伙把自己填满,一点缝隙都别留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