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涛李芳 > 第20章 是不是占便宜

我的书架

第20章 是不是占便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涛和李芳被关在水云山庄的地牢里,假张姐讲明真相,林涛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却被铁链锁着,一点办法也没有,情急之中,看到了自己手上的红宝石戒指,此时此刻,只有这个戒指能帮上他了。

但是这个戒指该怎么用,父亲当时并没有告诉他,眼看李凌云手里的匕首就要刺向李芳的咽喉,情急之下,林涛突然狂笑一声,骂道,,“两个蠢货,你们就是顶替了李芳,目的也不会达到的。”

李凌云和马远山都一愣,两人停了手,互看一眼,一起走到林涛近前,马远山踢了林涛一脚,呵斥道,“你小子笑什么,还敢骂我们,下一个就是你。”

林涛呸了马远山一口,道,“我当然要骂了你,我刚才都听明白了,你们不就是想移花接木,顶替李芳吗?”

“对呀,怎么了?”马远山反问道。

“我实话告诉你们,就算是你做了易容术,你也不能完全代替不了李芳,一定会被人识破的。”林涛看着李凌云说道。

“云姐的易容术天下无敌,没有人能识破,你小子就是在耍诈,云姐,别理他,咱们还是按计划行事。“马远山看了一眼李凌云。

“让他说,我倒想听听,我的易容术怎么会被人识破。”李凌云冷着脸,摆摆手。

“那你快说,说得不对,我一刀一刀割了你。”马远山把匕首横在林涛的脸上。

“你能易容,但你能换血型吗,万一哪一天你的血型被查出与李芳的不符,到时候你怎么解释,李芳的父亲岂不是要怀疑你、”面对马远山的凶蛮,林涛反而不急了,慢慢说道。

“这。”马远山和李凌云都迟疑了一下,李凌云回头问李芳,“你什么血型?”

“B型。”李芳一直惊恐地看这边。

“云姐,你是?”马远山忙问。

“O型。”李芳定定道。

“云姐,别听这小子危言耸听,哪有那么巧的事,等李家人发现你两血型不符,咱们的事早办完了,还用向他们解释。”见到李凌云神色迟疑,马远山忙劝道。

“哼,早办完了。”林涛冷笑一声,“我实话告诉你们,李芳是秦州的义务献血员,每年都要固定去秦州医院献血,办完了水云山庄的事,李芳就要回秦州献血,到时候我看你们怎么解释,对吧,李芳?”

一边惊慌听着的李芳忙点点头,“是,是,我后天就要回秦州献血,这都是我父亲知道的,每次都是他陪我去。”

“后天。”李凌云咬了咬嘴唇,“你说的都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到时候穿帮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林涛冷笑道。

“你既然这么说,看来你有办法了?你要是有办法,我回了江城,你也要好处,绝对比你当一个小司机强的多。”李凌云神色缓和一下说。

“看来你够大气,我也不想就当一个小司机。办法我当然有,不过你的听我的,绑着我,我可不愿意说。”|林涛挣了一下胳膊。

“把他的胳膊给他解开。”李凌云顿了一下,命令道。

“云姐,我怕这小子有诈。”马远山有点迟疑。

“解开。”李凌云脸色一沉。

马远山把绑在林涛上身的铁链卸去,但腿还是被牢牢捆着,林涛晃了一下胳膊,胳膊被捆得太久了,都已经麻木了。

“快说。说得不对,我直接捅了你。”马远山匕首在林傲面前一晃。

林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马远山,好歹你也是名家的后人,怎么像一条狗,出卖祖宗的家业不算,还不停乱叫。”

“你敢骂我是狗,我现在就宰了你。”马远山气急败坏,就要动手。

“马远山。”李凌云在身后喝了一句。马远山只得把刀子收回去,气鼓鼓站在一边,圆圆的肚子一鼓一鼓,像个吐气的大蛤蟆。

“好了,林涛,我已经给你松开了,你可以说了吧。”李凌云没理马远山,直盯着林涛问。

林涛笑笑,“李凌云,你会易容术,手法也确实厉害,但是你听过易血术吗?”

“易血术?”李凌云想想,摇摇头,“我没有听过。”

“那还是你学艺不精,或者你那个义父也不算高人,顶多是个半瓶子醋,今天我就交给你易血术,你是不得先叫我一声师父。”林涛得意道。

“你让我叫你什么?”李凌云一愣,

“师傅啊?小学生学东西都要叫老师,难道你连小学生都不如,怪不得你学艺不精呢。”林涛一脸戏虐。

“云姐,这小子就是在耍咱们占便宜,什么易血术根本就是这小子编人的,我看直接把这小子结果了算了。”马远山还记着刚才林涛对他的羞辱,李凌云的脸上也是一脸阴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