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也太会脑补了吧 > 第四章 请君入座(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四章 请君入座(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这弱肉强食的险恶世界之内,压制自己的气息,让对方无法准确判断境界,几乎是所有修道者的惯用手段。

  因为强者之间,胜负往往只在一瞬之间,哪怕是一个境界的差别,同样的招数也可能完全不起作用。

  如果判断失误而采取了错误的力量,很有可能就会使得原本到手的胜利瞬间逆转,最终身死道消。

  一个人当前的灵力是有限的。就比如现在的情形,恶狡知道那老道可能在旁边的屋内。

  若他用全力攻击这位大仙,那么旁边的老道借机出现之时,他就会再无应对之力。

  他到底是何境界?和恶狡一样的合体期?还是渡劫期?难道是已经大乘飞升?

  高深莫测,高深莫测啊!

  更让恶狡觉得浑身一阵颤栗的是,墙壁之上的血迹如此明显,这位上仙却一点都不解释,毫不在意。

  保守地猜测一下,这是在迷惑自己,想让他以为那老道伤得很重,从而让他丧失警惕。但恶狡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

  更有可能的是,对方之所以毫不在意,是因为对他来说,无论是这老道还是恶狡,都根本不值一提!

  若他真是毫无灵力的普通人,又怎么敢如此狂妄和自然地将我引入到屋内?

  在恶狡独自浮想联翩的间隙,白朴从厨房端出了两杯茶水。

  他把其中一杯放到恶狡面前的小桌上,随手一抬,做了个“请”的姿势,另一杯捧在自己手中,默默地站在客厅中央,背对着恶狡,若有所思地望着屋外。

  恶狡有些不明就里,却又不好随便开口问,于是只好也捧起这用竹节做成的杯子,放到面前。

  这是……绿茶?

  茶汤清澈明亮,杯子散发的淡淡竹味没有掩盖茶叶的味道,倒是更加凸显出了绿茶的清香。

  恶狡犹豫了一下,抬头看到白朴喝了好几口之后,才终于心一横,将被子举到嘴边。

  这……这是……

  此茶闻起来清香扑鼻,喝起来却是滋味浓厚,甘甜生津。入口微苦,却没有一丝涩味,反而可以感觉到微微的甜味。

  一口饮下之后,茶汤干净利落地将全部味道缓慢地铺满舌苔,渐渐地,像是有一股清凉的仙气径自在口中蔓延。

  入喉不久,即可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回甘在口中满盈,仿佛他喝下的不是茶水,而是这座仙山所孕育出的一整片生机盎然的春天。

  这茶绝非凡品!恶狡从未喝过如此好喝的茶!

  虽然他并不喜好这一口,但数千年来也曾经品过不少仙茗。此等品级的茶水,恐怕只有在仙界的三山四殿的茶杯之中才可能有幸一尝。

  !?

  此人难道是真仙下凡!?

  这种猜测令恶狡顿时一惊,不由自主地猛然从座位上弹起,手中的茶水也因此而溅的满手都是。

  然而他顾不得被热水烫的有些生疼的手,全部精力都只关注在距离他仅数步之遥的白朴身上。

  与此同时,他暗中将全部法力凝聚在脚下,准备一有情况就立刻施展遁法,逃之夭夭。

  然而白朴的心思好像并不在恶狡那边。

  或者说,他早已完全放空自己的大脑,当做对方不存在。

  他又喝了几口茶,然后转身返回了厨房,端出几碗米饭出来,径自坐在堂屋中间的桌子旁,自顾自地开始吃起早饭。

  然而这个动作,却让恶狡产生了新的无限遐想。

  他看着桌面的碗,终于鼓起勇气,问道:

  “……敢问上仙,家中是否……有其他人在?”

  !

  他果然问这个问题了!

  怎么办?

  要冷静!不要慌!

  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自曝。不能因为别人随口一问,自己就立刻心理防线崩溃。

  秉持着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原则,白朴头也不回地嘴硬道:

  “没有啊,就我自己。”

  他拼命克制自己手臂的颤抖,伸筷子夹起一块蘑菇放入口中。

  今天这蘑菇炒的还是挺不错的。如果这注定是自己的最后一餐,那么至少让我吃完!

  然而就在他准备再夹一块的时候,却猛然发现桌子上的异样,瞬间一股冷汗冒上头顶,也终于明白恶狡为什么会那么问。

  完了个蛋!

  刚才太紧张了完全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

  我特么怎么端上来了四碗饭!?

  白朴深深为自己的忙中出错而后悔,但是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此时多余的解释反而会引出更大的漏洞,于是只好拼命扒饭。

  而对另一边的恶狡来说,四碗饭所代表的意义,更是让他感觉此人一言一行用意之深,令他无法揣度。

  因为,如果算上屋内的老道,再加自己和远处的孤言师妹,在这座小屋所处的灵山之内正好有四个人。

  难道说,他早就知道我们会来,所以煮了这么多的饭?

  白朴本想就这样装作无事,可是恶狡那直勾勾盯着桌面碗筷的视线,却让从小接受的良好教养让他浑身有些不自在。

  有客人在场,一个人怎么能只顾自己吃自己的呢?

  于是他只好扭头说道:

  “请入座。”

  恶狡想了想,慢慢走了过去,坐在了白朴对面的位子上。

  “山野小民的粗茶淡饭,恐怕入不了阁下之眼。阁下一路风尘,不妨稍作休息,有事,吃完再说。”

  白朴强行从脑海中捞出几个文绉绉的词语,因为他觉得这样会显得自己不是那么粗俗,有助于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待会万一对方要对自己不利,也许能念在自己是文明人,下手轻一些。

  恶狡又有些不明白了。

  此举是何用意,难道是对我有所考验?

  他已经有好几千年没用嘴吃过东西了。辟谷乃是最基本的修仙之法,吃饭这种凡俗世人赖以生存的过程,对修仙者来说却完全是不必要的事情。

  还是一只紫狐的时候,他倒是吃过蔬果和生肉。到修炼成人之后,一切有灵气之物到了他手中,都只用餮食法直接吸食干净。

  事到如今,他早已忘记筷子是如何用的,一时间拿在手上竟然有些恍惚。

  “请。”

  白朴露出了一个颇具自信的浅笑。

  毕业上班之后,他还算是经常自己做饭。虽然自知手艺一般,但今天这鸡蛋炒蘑菇他觉得还是蛮不错的。

  恶狡在这笑容中看到了某种难以抗拒的威势。他只好用拙劣的执筷法,夹起一块鸡蛋,送入口中。

  入口如此顺滑软嫩,轻咬一口,被油脂包裹的香气迅速在齿间融化,淡淡的清香在食盐的帮助下直达味蕾深处。

  这东西,竟然这么好吃吗?

  难怪那么多人舍不得丢弃凡俗生活,原来被火和油脂烹饪出来的食物,竟然能够如此令人满足。

  当鸡蛋下肚之后,恶狡不知为何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些热热的,就好像是刚刚吸食完灵气的那种感觉一样。

  错觉吗?

  恶狡又夹起了一片蘑菇,正欲放入口中,却猛然大吃一惊。

  等等!

  这蘑菇表面散发出来的淡淡微光,时而如深不见底的虚无之海那般幽蓝,时而又如冰封的雪国那般洁白无垠。

  这不是……幻海灵菇吗!
sitemap